“南国牡丹杯”广东汉剧院建院60周年 征文大赛作品展示(选登)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20-01-15 11:11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南国牡丹杯”广东汉剧60周年征文大赛评选结果已揭晓,可登录“掌上梅州”APP或扫描右侧二维码查看作品获奖情况。本次大赛自11月份启动以来,广大中小学生及社会各界踊跃参加,共收到征文作品500余篇,以下展示部分获奖作品。

  一等奖作品:

广东汉剧之昔日盛景轶事

温带权

  广东汉剧被誉为“南国牡丹”,来之不易。老一辈艺人功不可没。如今要想使其生生不息、枝繁叶茂、花开不败,必须走群众路线。只有根植于老百姓这片沃土中,才有生命力。也才能更加旺盛;在戏剧百花园中争奇斗艳。正所谓:有人看戏才有戏;百姓叫好才叫好。

  笔者常怀念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老家梅县丙村圩镇最为有名的汉乐私伙局。以民间艺人李启华叔侄为骨干聚集众多汉乐爱好者吹拉弹唱,夜夜笙歌的情景。那真是免费的文化大餐。玩得尽兴、听得过瘾。记得有一位叫金发师的铁匠,那小生腔唱得字正腔圆,声情并茂,不亚于专业演员。有一个杀猪卖肉的汉剧迷阿黄伯,要么边卖肉边哼哼,要么肉卖完了后沿街溜达,边走边唱丑腔“蓝继子哭街”,要是偶尔喝点小酒来了激情,那真是进入角色痛哭涕零,边唱边讲剧情。他全不在意唱得好不好,人家怎么看,自我陶醉,天天如此。有一位小年轻票友,天天都唱汉剧《梁祝:十八相送》里面的歌词“过了一山又一山,不觉来到凤凰山”,他的声音很清亮,十足的小生味。但不知什么原因,他就只会唱这两句,反反复复唱,重去重转唱,就是不晓得唱后面的部分。搞得听的人很憋气,起了个花名叫他“半绝句”,他也不小气,不会不高兴,乐此不疲,一笑了之。听得多了,耳熟能详,朗朗上口,就连坊间孩童,也常成群结队满街巷打闹玩耍。边玩边唱“铃钉铃钉嘟铃钉,另钉滴铃钉,冷钉,嘟令钉”,接唱“过了一山又一山……”——由此可见汉剧在那些年是多么受群众欢迎,在那个年代是多么普及。

  近年笔者退休闲居梅城,又见广东汉乐协会、梅州乐友会等众多草台班子极为活跃。特别是梅州乐友会,以唱汉曲见长,别具特色。恐怕除汉剧院外没有比这里唱得更好的了。一帮老八音班艺人像怀姐、强哥、杰师、嫦娥奔月(微信名)等,还有乐友利霞、李映梅、炎叔、何先生等,那真是厉害,把“盘夫”“打洞结拜”“平贵别窑”“红书宝剑”“百里奚认妻”“空城计”“一袋麦种”“七律·长征”“回娘家”等剧目唱段,唱得极熟极好,常唱常新、百唱不厌。

  最近笔者看了大埔虎山中学汉乐团排练“将军令”的视频,气势磅礴,场景恢弘;又到大埔看了全县汉乐比赛冠军大麻镇汉乐队展演的“摘樱桃”汉曲曲牌演奏,掌板鼓师是个耄耋老头,吹唢呐的童男童女是一对小不点,真是好听好看。大埔,不愧为汉乐之乡。看来大埔县汉乐进校园的举措已见成效,为之击掌点赞!听说市艺校、幼苗班也新苗茁壮,好苗子如雨后春笋。广东汉剧院的牡丹剧场的周五有戏,担纲演出已是年轻一代,人才辈出,不乏新秀,已成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展旧人格局。梅州市广东汉乐协会重排“梁祝十八相送”唱段,献演周六艺苑平台,又闻“过了一山又一山……”的音韵旋律。仿佛五十多年前的场景再现。

  哈哈!快哉,幸甚,百姓有福!这正是:欣逢盛世,南国牡丹老树开新花;百姓有福,广东汉剧传承谱新曲!

  二等奖作品:

广东汉剧之涅槃

黄凯达

  广东汉剧是我市首批入选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作为广东三大剧种之一,广东汉剧以其独特的地方艺术特色深受海内外人士的喜爱,当年就曾被敬爱的周恩来总理誉为“南国牡丹”。如今,在东山教育基地侧的南国牡丹剧场,每周五都有惠民演出,从最初只有几个老人过来观看,到现在每场都座无虚席,我甚至见到过有年轻人抱着小孩来感受欣赏汉剧之美,汉剧正慢慢地走入了越来越多的梅州群众心里。

  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舞台鲜美的演员,哪怕是所谓的配角,为演好演活角色,背后所付出的汗水心血是无法计量的。在新时代下,人民群众的审美取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那种每逢盛事必演汉剧的习俗,如今遭受冷遇,人们特别是新生的一代,更热衷于电影、网络游戏等娱乐方式,传统文化特别是汉剧这种苦行僧的行业,越来越得不到年轻人的待见,年轻的从业者更是寥寥无几。

  为进一步弘扬传统文化,切实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工作,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以光大汉剧为己任,特别是近年来,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梅州市艺术学校强强联合,开设汉剧专业,如2015年,梅州艺术学校从小学四五年级中选取优秀的苗子细加培养,学制五年,学业优秀者减免各项学费,吸引了一批优秀学子为汉剧这一古老的表演艺术孜孜以求。乃至更早到2005年,广东汉剧院与梅州市艺术学校联合举办汉剧幼苗班,国家一级演员梁素珍、杨秀微、张广武等老一代汉剧名家,时常亲临教学一线指导,常常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学员就要反复练习上几个小时,甚至一个姿势停留着不动长达上小时,时常一场排练下来,人都要扶着墙壁才能站立起来。但是,正是对汉剧的热爱,这些本应还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小孩们,咬牙坚持,克服了很多同龄人所不能克服的困难,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90后的管乐莹就是幼苗班的一员,在一代名家梁素珍等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在汉剧表演上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而像这样的学员例子还有很多,每个周五有戏,周六有约的演出,不仅为广大市民提供了一个了解汉剧的窗口,是一块擦亮汉剧的鲜活招牌,也给广大学员学业训练提供了一个展演的大舞台。一边是刻苦训练,一边是学以致用,使一批批学员在艺术的道路上得以迅速地成长。而如今,往前稀稀疏疏的剧场,常常是座无虚席。而且,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在过去传统曲艺渐行渐远逐渐淡出人们视线的时候,一批热爱汉剧的老艺人,不但没有鼓动子女去从事轻松却挣钱快的行业,反过来努力激发和培养子女认真做好传承汉剧的工作,传承衣钵,继续过苦行僧般的生活,如果没有强烈的传承汉剧的历史责任感和一颗极其热爱汉剧的心,是断然不会这么做的。在刚刚于大埔落下帷幕的全市客家文化(非遗)艺术周,笔者就见到了一对父子同台演出汉剧的喜人景象。何国美,市级广东汉剧代表性传承人,在艺术周压轴戏节目《汉剧行当演唱》中,与他的儿子何德添同饰小生行当,一文一武,唱响大埔城的西湖边。

  汉剧的历史源远流长,新时代,在老中青汉剧人的努力下,结合新时期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改革创新,如广东汉剧数字电影《白门柳》展演,获得各界高度肯定,而该剧正是由“二度梅”得主李仙花老师、国家一级演员张广武老师出演主角,以汉剧艺术形式再现明末清初的风云故事。当300多年历史的汉剧遇上现代化的电影,碰撞出耀眼的火花。

  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还开创性地打造了广东首部原创汉调音乐剧《梦@时代》,后起新秀黄丽华等名家担纲。这是一部根植于本土的戏剧,讲述的就是汉剧团里三代人的故事,既有原味的广东汉剧、汉乐的经典唱腔,又不乏音乐剧场面,再加上现代韵味的舞美,是对传统戏曲融入当代语境所作的成功探索。而这只是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锐意改革的一个缩影,通过主动走向新时代,迎来了更为广阔而强烈的市场反响。

  这些年,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为弘扬传统曲艺做了大量的具体工作,进校园、入社区、进军营,开展唱腔、身段、化妆等各行当的培训班。仅2014年,广东汉剧院共完成演出任务130场次,观众达26万人次。如今,一批汉剧文艺志愿者响应国家号召,积极投身到弘扬广东汉剧的工作中,如就在上月,广东汉剧院一行在汉剧省级传承人、院长张广武老师的带领下,到梅江区美华小学开展弘扬汉剧的志愿活动,声情并茂的演唱,极大地激发了全校师生对汉剧的喜爱,激发了他们传承广东汉剧的热情,广大师生通过各种形式表达对汉剧的喜爱之情。

  汉剧的种子在广大青少年中播种发芽,汉剧的春天还会远吗?

  二等奖作品:

我与汉剧的故事

黄巧巧

  九月的太阳偏西,整个大地热得像蒸笼一样,一株株沉甸甸的稻穗低着头。外公家的这口钟敲响,非常准时地听到收音机里播放的汉剧《杨贵妃》唱段从屋后窗前飘来。雨后的村庄散发着清新的气息、河流变得湍急,黄昏灌醉了潮湿的村巷,灯盏在雨中的冲击中暗淡,那是一个美妙的黄昏。外公抬头瞄一眼时钟: 5点准。外公说,我们偷听汉剧时间到了。

  外公家围屋背后住着一个孤寡盲老头,长年只有一根又旧又黑的拐杖陪伴着这个萧瑟的背影。他平时总是穿着一身皱巴巴的旧军装,听说是镇里捡来的,嘴里总是叼着小学生写过的作文纸,捡来的大烟卷身上也总散发着一股呛人的烟味,这些秘密渣渣的黑胡子散布在他嘴巴的四周,就像岩石上一层没有根的茅草飘着。“《贵妃醉酒》听过吗?《长恨歌》听过吗?谁恨谁?是唐明皇在自己恨自己。”偶尔盲老头会在村东头跟读书人攀谈两句唱两句。每次都左右两手相交,练起了金鸡独立、水袖抛空也随之而来,眼神入剧,妖娆下蹲,这刀马功夫真不知师承哪位。

  也许盲老头太过于怪异,也许盲老头抱养的远嫁异国的女儿不会再回来,村姑们都对盲老头的行为艺术嗤之以鼻,指指点点:盲老头唱汉剧就是为了骂日本人,是前世红妆朱胭转世为在老头身上,他是迷人魂魄的魔。盲老头凭着真假“老戏骨”的身份被村里人边缘化了。在物质匮乏的农村,政府扶贫配给盲老头这台式收音机,却可真让村里老小羡慕不已。每天收音机收听到的汉剧,节奏慢时,就像摇篮曲似的催人入睡;唱腔吐字速度快时,没有字幕是听不出他在唱什么。有一天我突然问外公:“盲老头他知道我们在准时准点偷听吗?”外公哦了一声:“当然不知道,人家是瞎子。他唱汉剧就是为了骂日本人,那么高雅的艺术对于他简直是浪费,听他,还敲脸盆,简直是糟蹋。”外公的话让我偷听收音机里的汉剧听得心安理得。

  时间把日子串成四季串成流年。

  几年下来,我都知道些名剧《百里奚认妻》《齐王点马》《贵妃醉酒》。当然,我最喜欢《王婆骂鸡》,全国的王婆就属方言的王婆骂得最好,其实要比较高下的话,看谁的形象最粗鲁,谁的语言最庸俗,谁就胜出。我们的兴宁王婆可有得一比。每次农村人争田争地两人一边骂一边跳着用手指戳对方,双脚都蹦起来,像在斗舞一般,令人捧腹,我就联想起王婆开骂的架势。乡间的东西讲的就是这个,原始、形象就是灵魂,就是原汁原味。当然外公也这么认为——因为,外公当年在部队就唱过汉剧。

  记得盲老头的葬礼,他远在异国的女儿回来了,葬礼隆重。棺材在乌泱泱的人群和咿咿呀呀的民间治丧的八音声中被抬起,那一刹,哭喊声与悲怆感铺天盖地朝我袭来,是时候和盲老头告别了。正式地、庄严地告别。外公在葬礼上唱起了盲老头改编的《击鼓骂曹》唱段:“汝不识东方雄狮,是眼浊也;不讲道理,是口浊也;不听人话,是耳浊也……”表示对老人的送别,我也低声地吟起。全场人都惊呆了:村里有人竟然会唱盲老头唱的歌词!盲老头的女儿也惊呆了:父亲那似乎已经干枯凝固的老迈身躯原来可以涌动出这般新鲜灵动的泉流。外公说,盲老头平时在这铿锵的音调下配骂词,唱他对日本倭寇的仇恨,现在盲老头去了,唯一能留在我们身边的就是这曲调下的词了。

  于是,钟声和汉剧都留在了外公和我的记忆里。

  晚风吹起了杯盏般的野花,青石板和黄沙铺就的山道弯弯曲曲,锈迹斑斑的灯柱被风雨侵蚀缄默不语,她模仿人的衰老。民间汉剧还在广大的乡野里流传。“南国牡丹”,仍在盛开绽放。

  岁月匆匆,我在外求学工作,外公九十高寿。老了的外公喜欢简单的生活,将大把的时间交付给那把木质摇椅。摇椅“吱呀吱呀”地荡悠着。老了的外公,那间寝室俨然成了禅房,静得只剩下时钟滴答作响,这一口钟把几十年的记忆敲响,每天有数不清的人跟随这口钟声在外公脑海里拾级而上抑或拾级而下。外公记忆减退,也许会褪成了一张白纸。而有一种记忆是一个人的,有一种记忆是一代人的。而有一种记忆,是一个民族的。

  一等奖作品:

退场

汤辰奕

  这是老杨最后一次上台了。最后一次的舞台显得尤为重要,他特意选在了他六十岁大寿的这一天。

  他熟练地穿好戏服,为自己上好了妆,一步一步地踏上了台阶。

  短短的楼梯似乎很漫长,他想了很多。

  他与汉剧的大半生是属于辉煌和艰辛并织。从早年间因家境贫寒被班主收留的“小杨”到如今能支起一家剧院的“老杨”,他一步一步,从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到戏班子的台柱子,上过了繁华大都市的高档剧院,也去过了乡下小村落的临时舞台。

  他管都市叫“浮世”,管村落叫“寻根”。可无论身处何方他始终坚持的只有一样——汉剧。汉剧本是寻常劳动人民农闲时的寻常作乐,后来却为更多人所爱。

  而他,他爱汉剧,胜若生命。

  最后一步落下,他已来到台上。多年含辛,尽管只为一朝绽放。

  “饲牛拜相世称奇,满腹酸辛只自知……”

  他的声音淳厚高昂,尾处却略显低沉,道出百里奚虽身居高位却不知妻儿生死的内心酸楚。

  一折《百里奚认妻》是他最钟爱的曲目之一。这一被誉为“南国牡丹”的剧种在日益凋零,昔日里一同演出的伙伴,或是已经老去,舞不起双袖了,或是早早转了行,不再从事汉剧行业了。

  他曾无数次深夜自问,自己的坚持是否有意义?汉剧能否继承下去?前者他持以肯定,后者他却深感迷惘。

  不是说广东汉剧不够辉煌不够悠久,而是愿意了解愿意去爱汉剧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他不免感到悲戚,悲戚作为国家级非遗的广东汉剧不再为青年人所爱,甚至被忽视。

  “叹沦落天涯,辜负韶华。两鬓催,飘零无那憔悴。”

  女声和来,那是他的女儿,他的骄傲,也是汉剧院的接班人。现在在浮华现世里能沉得下心来的年轻人愈发少了。

  女儿说,她今天给他准备了一份惊喜作为寿礼。他猜不透,却很是期待。

  他忘我地唱着,回忆一幕幕涌入脑海。

  结尾是百里奚与妻相认,放声大笑。他笑着笑着,眼眶开始发涩。

  原本空落落的剧院,此刻却座无虚席。

  来的人有许多他的老朋友包括当初转行的伙伴,还有的,是更多的年轻人。

  “爸,你知道吗?这几年我都在思考如何让我们的广东汉剧传承下去,几位叔叔伯伯知道我们的困难后也积极帮助我们出谋划策,用新时代新方式传播改良汉剧,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汉剧……”

  老杨的耳里再也听不见什么了,他只觉得,掌声如雷,好像回到了汉剧院最巅峰的时候。原来,没有人忘记。

  “接下来,有请欣赏新编曲目《登场》!”

  他是时候退场了,旧汉剧模式也是。

  新汉剧模式将要登场了,新时代也将开始了。

  一等奖作品:

汉剧之缘 永久不衰

刘颖齐

  “老父,百里奚——”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用心观看的第一部汉剧——《盘夫》中的开场一句。直至多年后,我与父亲也时常一起唱起这个经典,虽不及汉剧大师梁素珍的万分之一,但也唱出了心里的汉剧之美。而我与汉剧的缘分,从这开始。

  多年前,父亲经调动到广东省汉剧传承研究院工作。那时我与父亲虽为地道客家人,可对于汉剧,父亲也只剩幼年时汉剧乡村巡演的幸福回忆,更别说我一个00后——对汉剧可以说是穿世纪的触摸。为了能更好地开展工作,也是为增长我的认知,星期五的晚上,父亲带我来到了剧院。

  那是一个不过百座的剧场,很普通,甚至有些简陋。舞台上几盏不算透亮的黄灯,似乎穿梭千年的老人,笼罩在台上两位演员身上,投下两圈光影。我挨着父亲坐下。观众席上只稀稀落落坐着几伙两鬓斑白的老人。“老父,百里奚——”一句唱出,除此四周寂静、昏暗,乐团奏乐缠绕着唱腔的拖长,在小小的剧场里来回飘荡。我好似回到了父亲曾向我讲述过的那个时代:在古朴、清贫的小乡村,在夜月下,在一天农忙的闲暇时刻,人们脸上虽有疲惫也不光鲜亮丽的脸庞,却处处洋溢着对生活的满足,那时的汉剧,唱得更慢更久,可在慢节奏里生活的人们慢悠悠的做着一切……那是专属他们那代人美好的记念。父亲推了推我,我惊醒了,原我早已进入了梦乡。

  到后来,慢慢的,慢慢的,每周五晚我都去剧场看汉剧。渐渐的,渐渐的,我发现每周五晚观剧是免费的,那些汉剧演员每星期五都坚持为“最后”一拨看汉剧的人们孤单而顽强的演出。他们大部分是90后甚至00后,是因为心底的喜爱才从小开始学汉剧,从他们选择汉剧且与之共生共荣那一刻起,汉剧每天都陪伴着他们,他们的练功房里流传着一句话“一日不练,自己知道;两日不练,师傅知道;三日不练,观众知道。”汉剧台上的每一个字正腔圆的唱腔,无不是他们日日月月,年复一年的训练所结成的颗颗果实。他们还正值青春年华,却愿摒弃世事的浮华,保存内心的热爱,去追求那旁人所不愿追求的汉剧之梦。我知道《盘夫》在1959年曾被毛泽东、周恩来所欣赏,也是那时周恩来称汉剧为“南国牡丹”。那时人们都因看一场汉剧而感到骄傲。我懂得,《盘夫》中的百里奚在外做了大官也愿回乡寻当年嫁给个穷小子的结发之妻,那是“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时代,那是富贵不忘糟糠之妻的真情。我流泪了,偷偷的擦去,不愿承认我被汉剧之魂所感动,我好似走进了那悠长的唱法后缓缓流过的岁月,轻轻吹过的真情,慢慢逝去的长情的慢时代……

  再后来,汉剧好像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汉剧院的演员们为吸引更多的青年人认识汉剧,让汉剧更能紧跟时代潮流,又推出了集传统汉剧表演与现代唱演为一体的《梦@时代》。其讲述了一位从小学汉剧的女孩参加现代综艺节目后,经历了一系列打击和与选择现代表演还是传统汉剧的矛盾,好似如今汉剧的缩影,既浓缩了过往年华的经典沉淀,又面临着快节奏高速运行的新时代浪潮的冲击。《梦@时代》成功吸引了许多人,在世界各地举办了多次巡演……汉剧又回到了人们的视野里。

  汉剧,是中华传统文化流传下绽放的无比璀璨的“南国牡丹”,它过去被人们的喜爱浇灌着,长出了最美的姿态,而如今的它,就算面对风,面对雨,我也相信,它骨子里的魂,它根下扎的那片文化热土,它身旁无数爱着它的人会让它再创光彩,闪耀未来!

  这是汉剧,虽不是一见钟情,却让我日久生情,永生难忘的汉剧。

责任编辑: 叶子通

>> 精彩图文

  • 梅州代表团审议省政府工作报告
  • “梅州元素”频现省政府工作报告
  • 张爱军主持召开市政府党组会和市政府常务会
  • 张晨代表致公党广东省委会在省政协会议作大会发言
  • 服务大局件件有落实 建言献策条条得回应
  • 梅州两百余项体育赛事齐闹新春 各级足球赛事唱主角
  • 新春献爱心!梅州日报社联合爱心企业和志愿者到大埔开展慰问活动
  • 梅州日报社开展企业普惠宣传
  • 梅州省人大代表首次走“代表通道”
  • 梅州籍省政协委员登上“委员通道”发言
  • 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开幕
  • 2020中国(兴宁)花灯节开幕,展期持续到2月8日
  • 用工供需矛盾可以“三板斧”解决
  • 让未检“繁星”指引成长之路
  • 别让“黑服务区”黑了务工人员返乡路
  • 明天上午文化公园将举行 迎春送福活动
  • 春节回家种树栽花共建美丽美好梅州
  • 梅城中环路梅塘东路段通车
  • 点赞!去年梅州无偿献血总量达1998年以来最高值
  • 96路公交虽开通数月,但站点信息仍未更新
  • 民生沟通丨居民住宅区楼道不允许电动车充电
  • 民生沟通丨被抽查到的企业须提供年度审计报告
  • 梅江区江南街道红光社区开展社区邻里文化节活动
  • 民生沟通丨发现消防通道堵塞应该向谁反映?
  • 寒冬腊月,墨暖人心!百名书画家为市民挥毫送福迎新春
  • 民生沟通丨安置地建的房屋如何办理确权?
  • 丰顺县一摩托车与货车相撞致一死一伤
  • 梅县区松口镇以党建为新引擎,跑出乡村振兴加速度
  • 安信视点
  • 超华科技铜箔覆铜板价格上浮调整
  • 民生小切口推动城市大变局
  • “南国牡丹杯”广东汉剧院建院60周年 征文大赛作品展示(选登)
  • 市公安局始终把“为民服务”贯穿主题教育始终不断深化主题教育成效
  • 防范电信网络诈骗巡演走进梅县区
  • 梅州举行 “110宣传日”活动
  • 应酬都不暇,一岭是梅花
  • 大埔西河黄堂:格桑花开醉游人
  • 漫游客都丨千年古镇新铺
  • 22家旅游景区确定为国家5A级景区
  • 到沪上威尼斯感受江南水乡年味
  • 旅途感悟丨想起了远行
  • 梅州代表团召开全体会议:推选陈敏为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梅州代表团团长,张爱军黎健平为副团长
  • 梅州市省政协委员分组审议两个报告
  • 建睿智之言 献务实之策!我市省政协委员积极向大会提交提案
  • 花市添喜气 花样迎新春!梅州第36届迎春花市(梅县区)开幕
  • 中共梅州市委情况通报会召开:悟透全会精神对标部署落实
  • 市税务部门走访企业界省“两会”代表委员
  • 梅州上线医保电子凭证!不带卡照样用医保买药
  • 梅县金柚品牌估值113.27亿元,全省第一
  • 广东省人大代表省政协委员参加专题学习会 李希马兴瑞李玉妹王荣出席会议
  • 梅县区妇幼保健院:护卫妇幼保安康 谱写发展新蓝图
  • 万众期待!2020中国(兴宁)花灯文化节今晚开幕
  • 省人大会议今开幕 营商环境等成代表履职高频词
  • 广东加快5G商用步伐 2020年将新建4.8万个5G基站
  • 东京地铁:奥运期间错峰出行有机会得到门票
  • 五华县梅林镇开展节前安全专项排查行动
  • 傅国强、温志清到龙村镇检查春节期间安全生产和森林防火工作
  • 大埔组织部分干部职工观看广东首部大型原创民族歌剧《血色三河》
  • 大埔召开长寿文化研究会工作座谈会
  • 市政协领导到大埔县青溪镇青华村开展春节慰问活动
  • 朱汉东开展春节走访慰问活动:真情关怀暖人心
  • 平远县表彰2019年度群文创作获奖者
  • 中共平远县委十三届十次全会召开:决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 市督导组到平远督查春运工作
  • 兴宁团市委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 教育总结会
  • 兴宁市场监管局:强化春运票价监管 构建和谐春运价费环境
  • 兴宁市纪委开展春节前慰问活动
  • 王毅:分裂国家,注定遗臭万年
  • 深圳一国企晚宴喝掉16万元茅台 官方通报:涉事董事长免职
  • 西宁南大街路面坍塌事故最新情况:找到6具遇难者遗体
  • 武汉市卫健委:肺炎病例新治愈出院1例 687人接受观察
  • 中国代表呼吁继续推进哥伦比亚和平进程
  • 巴尔贝尔德“下课” 塞蒂恩出任巴萨新帅
  • 安倍访问阿联酋讨论地区局势
  • 应急管理部派工作组赶赴青海西宁路面塌陷事故现场
  • 梅江区发展和改革局踊跃参加无偿献血公益活动
  • 会不会在你的城市试点? 接受教育可减免交通违法记分
  • 菲律宾火山喷发:45万人恐需撤离 或引发火山海啸
  • 港媒:香港打工者替暴徒买单 年末减薪“不开心”
  • 伊朗坠机事故受影响五国将会面 商讨赔偿和调查事宜
  • 巴萨首度超越皇马登德勤足球财富榜首
  • 《小丑》领跑第92届奥斯卡奖提名
  • 最高奖励20万!兴宁公安公开征集14年前这宗血案线索
  • 不用绕路了!梅县区人民南路将于16日通车
  • 梅县区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结会议
  • 春节期间打车难,滴滴加价全给司机
  • 澳大利亚GDP增速或被山火拉低0.5%
  • 陈小山调研兴宁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以增强退役军人获得感衡量工作成效
  • 给予党纪政务处分45人!大埔多管齐下纠治“四风”问题
  • 澳门航空成为首家入驻北京大兴机场港澳台航空公司
  • 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新赛季揭幕 iG战队收获“开门红”
  • 第13届亚洲金融论坛在港开幕 林郑月娥致开幕辞
  • 中小学厕所革命如何“补短板”?省政协委员建言
  • yyyy
  • ffff
  • 广东法院去年执结案件超90万件 居全国首位
  • 星光璀璨!粤式春晚年初一亮相广东卫视
  • 广东省打响破旧泥砖房清理整治攻坚战
  • ddddddddddd
  • 消防通道被挤占怎么办?广东省政协委员支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