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探微】说“奥灶”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9-05-25 10:00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张德厚

  梅州客家人常常用“àozào”(汉语拼音)来表示生气、烦躁、恼恨之意。比如:“他借钱没还,我十分àozào。”作为一个生长于梅州蕉岭的客家人,笔者也常常这样讲,但以前并不知道“àozào”两字是怎样写的。近日,在《梅州日报》上读到清嘉庆年间兴宁县令仲振履的一首散曲,通过一番探究,才知道这两个字的几种写法。

  仲振履散曲中的“鏖糟”

  《梅州日报》2019年4月15日的文化公园版刊出陈蔚梁先生文章《兴宁县令仲振履:为官善政笔生花》。读后,笔者才发觉,客家话中的“àozào”曾经写作“鏖糟”。

  文中录有仲振履(1759-1822)散曲《羊城候补曲》。其中一曲言道——

  “听谯楼五鼓初交,黑地仓惶,觅套寻袍。急唤茶汤,无人来舀,叫跟班还故意伸腰。宁耐他哝哝絮叨:一个说米少难熬,一个说鞋破难跑。才急得满肚鏖糟,又气得满腹咆哮。”

  因为跟班不听话,仲振履又气又急,“满肚鏖糟”。很明显,这里的“鏖糟”就是生气、烦躁、恼恨的意思。表此意的例子很多,比如“劝人切莫做先生,满肚鏖糟气不平”(文徵明《嘲学究》诗)。

  鏖糟,现代汉语读作“áo zāo”,有肮脏、拼命厮杀、不达时务、懊丧烦恼等含义。

  大多数时候,“鏖糟”是作“肮脏”解的。如“松人以物不洁净为鏖糟”(施蛰存《松江方言考》)。又如“某尝说,须是尽吐泻出那肚里许多鏖糟恶浊底见识,方略有进处”(《朱子语类》)。唐人颜师古注《汉书·霍去病传》云:“世俗谓尽死杀人为鏖糟。”

  “鏖糟”还被认为有不识时务、执拗之意。比如北宋的“洛蜀党争”,据说就是因为苏东坡嘲笑程颐是“鏖糟陂里叔孙通”引发的(一说“鏖糟鄙俚叔孙通”)。当时,宰相司马光去世,苏轼带着同僚准备去祭奠。因朝廷给予司马光特殊的哀荣,群臣刚刚祝贺完,理学家程颐引《论语》说孔子“哭则不歌”,认为这时候不能去祭奠。苏轼于是说他是“鏖糟陂里叔孙通”,制定的是不合理、不近人情的礼仪。

  吴越等地方言中的“懊糟”

  仲振履是江苏泰州人,虽然当过兴宁县令,在客家地区生活过,但毕竟不是客家人。当他说“满肚鏖糟”时,我们并不知道他说的是客家话,还是他家乡的吴越方言。在查证“鏖糟”释义的过程中,笔者了解到,在吴越方言中,“鏖糟”又作“懊糟”。

  懊糟,读作àozāo。它的含义较“鏖糟”纯粹,只表达烦恼、烦躁之意。在东北、河南洛阳等地方言中,也用“懊糟”表示烦恼、烦躁——

  “他们来时,老王太太心里正懊糟,对客人冷淡,跟儿媳吵嘴,都是因为心里不痛快。”(周立波《暴风骤雨》)

  2018年8月12日,凤凰网播发报道《张艺谋回应林妙可当年假唱:懊糟,坚持下就没这事了》。据报道,张艺谋在某档节目上对话许知远,重谈北京奥运开幕式林妙可假唱事件。许知远问张十年后对此事作何感想——

  “刚刚准备继续吃一口面的张艺谋停下筷子,然后猛地晃动了头,说了一句‘那个就很懊糟。’”

  周立波(1908-1979)是湖南益阳人,《暴风骤雨》讲述的是东北地区的人和事。张艺谋是陕西西安人。两人都使用“懊糟”,并且表达相近的意思,说明“懊糟”一词在国内一些地方仍在使用。

  《客方言标准音词典》中的“噢燥”

  在现行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等现代汉语工具书中,笔者没有查到“鏖糟”和“懊糟”。

  2004年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客家话通用词典》没有收录“ào zào”一词。该词典由罗美珍、林立芳、饶长溶主编,主要以福建长汀话和广东梅县话为收词依据。

  2012年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由梅州籍中山大学教授张维耿先生编著的《客方言标准音词典》中,“ào zào”写作“噢燥”,释义是“烦闷,烦躁”。不过,该词典比较注重的是客家话的读音,词目中一些有音无字的词语,有的采用民间习用的方言字,有的则自造形声字替代,还有一部分用同音字或音近字替代。“噢燥”的现代汉语读音是“ō zào”,应该属于第三种情况,是用音近字替代的。也就是说,“噢”“燥”两字未必就是“ào zào”的本字。

  张维耿先生是梅江区东郊人。

  《论语·八佾》中的“奥灶”

  “鏖糟”和“懊糟”也未必是“ào zào”的本来面目。就读音来说,这两个词与“ào zào”都有细微的差别。就字义而言,“鏖”与“糟”很难拉上关系。为什么“鏖糟”能表达客家话“ào zào”的意思?说不清。相对而言,“懊糟”更像客家话“ào zào”。因为“懊”有懊丧之意,不像“鏖”那样浑不可解。但“懊”与“糟”这两个字又是怎样组合在一起的呢?这个词的本源是什么?

  在吴越方言中,“懊糟”可能源自“奥灶”。在江浙一带,有一种“奥灶面”,是江苏昆山的传统面食。关于“奥灶”两字的来由,历来众说纷纭。一说面的美味来自“灶上的奥妙”,显然比较牵强。另一种说法是因为面馆不干净,所以“奥灶面”又称为“鏖糟面”“懊糟面”。在昆山方言中,“鏖糟”和“懊糟”都是肮脏邋遢的意思。由此观之,“奥灶”“懊糟”“鏖糟”,三者似出同源。

  “奥灶”究竟从何而来?可能来自古汉语。《论语·八佾》中以“奥灶”比喻当道贵宠——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竈,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奥,古时指室内的西南角,是祭祀设神主或尊者居坐之处,这里指屋内位居西南角的家神。竈,就是灶。《康熙字典》称,“灶”是“竈”的俗写。这里“竈”指灶神,供奉在灶边掌管人们饮食烹饪的神,又称灶王爷、灶君,是传说中等级较低的神仙。王孙贾是卫灵公的大臣。他问孔子:“与其供奉家神,不如供奉灶神,这是什么意思?”当时孔子到了卫国,卫灵公只给俸禄,不给官职。为此,孔子去见了声名狼藉但掌握实权的卫灵公夫人南子(《论语·壅也》“子见南子”)。王孙贾的意思,或许是在讽刺孔子——与其敬奉空有身份地位的人,不如讨好地位低却有实权的人。

  这个故事看来与汉民族“祭灶”的习俗有关。祭灶,也即“送灶神”,民俗通常在农历腊月廿三、廿四。传说这一天灶神要上天向玉皇大帝报告这一家人的善恶,让玉帝赏罚。因此,人们供上麦芽糖等甜而黏的食物,希望封住灶王爷的嘴,不让他在天庭讲自己家里的坏话——“上天言好事,下界降吉祥”。

  “àozào”的本字可能是“奥灶”

  本来意指神灵的“奥灶”,何以成了客家话的“àozào”?在漫长的岁月里,这个词的词义经过了怎样的讹变?“奥灶”与“懊糟”“鏖糟”又有着怎样的关系?这些问题,已经难于考证,只能猜测。

  或许,穷苦的客家先民,因为生活拮据、物质匮乏,平日里对奥神、灶神疏于打点,祭品长期欠奉,每逢祭灶日就临时抱佛脚,企望用糖瓜煎粄糊住神仙的嘴,但心中始终恐惧忐忑,生怕神仙“ào zào”,上天去打小报告。久而久之,忘却了“奥灶”的本义,却把想象中愤怒的神仙形象保留在了集体记忆之中,并且与“奥灶”联系在了一起。

  这仅仅是猜测。客家话“àozào”的原形,可能是“奥灶”。

  但如果今天我们要把“ào zào”写出来,可写作“懊糟”,不必一定写其本字。因为“懊糟”到现在还有一定的生命力,而且能够“望文生义”。

  活着的语言必定变化,只有死物才一成不变。

责任编辑: 张晓珊

>> 精彩图文

  • 张爱军到梅州城区专题调研重点民生项目
  • 第5期广东省复垦指标网上公开交易 我市指标交易额1.04亿元
  • 五华惠堂体育场获“詹天佑故乡杯奖”,系广东土木工程最高荣誉
  • 最新!梅汕高铁完成揭阳北站至丰顺东站焊轨锁定
  • 梅县这个乡村将建设五星级酒店,李有权现场再捐1200万元
  • “双到”进社区 创文入人心!党员干部和志愿者积极参与创文
  •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驻广州专员办调研组来梅调研森林资源保护管理工作
  • 我市召开重点项目和固定资产投资推进工作会
  • 杜敏琪到梅江区城北镇督导创文工作
  • 全市征兵宣传工作会议召开 彭延虎出席会议并讲话
  • 韩小林到梅县区新城办事处调研督导创文工作
  • 省考核组来梅开展2018年度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实地核查
  • 今年9月开始招生,兴宁加快整合成立新中职教育学校
  • 130名!梅州招聘政府专职消防员了,有意向的快去报名
  • 2家物业管理“占”一个小区,梅县这个小区业主愁!
  • 上半场0:2落后,下半场连扳2球,梅州客家与呼和浩特2:2握手言和
  • 【方言探微】说“奥灶”
  • 少年!让他们给你科普一下“水泥的三两事”
  • 消火栓无水、报警器失效...梅城这4家单位被责令整改
  • 民生沟通丨特殊病种门诊补偿办理流程是怎样的?
  • 民生沟通丨哪些人就读技工院校可以享受免学费?
  • 民生沟通丨没有户口本原件 可办理结婚手续吗?
  • 民生沟通丨机动车驾驶证有效期满如何换证?
  • 民生沟通丨文物保护单位修缮 政府是否有补助?
  • 今起开通92路公交线路,看看都走哪
  • 丰顺汤坑五一社区:集中整治六乱行为
  • 打造景观塘 带旺农家乐!五华这个村这样发力乡村振兴
  • 平远大柘黄沙村:举行女子书法展示
  • 梅江区西郊街道马石社区:清理卫生宣传创文
  • 蕉岭召开创文誓师大会:精准对标共建共创共享
  • 习近平对张富清同志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强调积极弘扬奉献精神
  • 朱国城率队到长三角等地区进行考察学习
  • 结合实际,借鉴经验!梅江区组织到肇庆市考察学习
  • 车放我门口,就对你动手!梅城这舅甥仨把自己“作”入囹圄
  • 进一步深化“暖企”行动!梅江区召开政银企座谈会
  • “你知道我是谁吗?”梅县男子辱骂、威胁、尾随民警,就因为这个...
  • 做好新时代检察工作!省、市人大代表到梅县区视察检察工作
  • 温助民调研民营企业:不断优化营商环境 推动实体经济发展
  • 平远召开2019年第8次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近期重点工作
  •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宣布将于6月7日辞职
  • 平远政府召开党组(扩大)会议,传达学习相关精神
  • 最高6517万元起拍!大埔3宗地块将拍卖
  • 国际足联宣布扩军至48队暂不可行,卡塔尔世界杯只有32队参赛
  • 家庭小景丨庆生趣事
  • 张爱军:推动教育全面振兴 重塑梅州教育辉煌
  • 学习笃行丨推动企业发展实现“三变”
  • 黄建固到平远调研:为苏区振兴提供坚强纪律保障
  • 市人大常委会组织调研江南片区供水管网改造办理情况
  • 中医药发展(梅州·留隍)国际峰会推进协调会召开
  • 宁惠军到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调研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工作
  • 温向芳到丰顺调研检查“农民丰收节”筹备工作情况
  • 曾祥海到梅县区程江镇调研督导创文工作
  • 丰顺留隍金岗村非法洗砂致河道污染?镇政府行动了...
  • 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召开创文工作推进会
  • 进出口总值12.4亿元!4月我市进出口整体小幅增长
  • 政协大埔县委员会副县级干部黄启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 余其豹调研部分交通公路重点项目建设,强调了这些...
  • 全面提升司法水平!省、市人大代表视察兴宁视察检察工作
  • 今年,五华9309人报名参加高考,设5个考点315个考场
  • 朱少辉率队调研高考备考工作,提了这些要求...
  • 张裕到琴江中学调研工作:全力抓好备考 努力夺取好成绩
  • “公安”来电说你被“犯事”了?当心是骗局!蕉岭有人差点中招...
  • 如何识别电信网络诈骗,如何防范?蕉岭这场活动告诉你
  • 梅州日报小记者2019夏令营
  • 无语!丰顺两男子相约荒屋干这事,不料等来了警察...
  • 曾永祥主持召开全县经济形势分析暨重点项目建设推进会
  • 我国120个城市车辆转籍信息可网上转递
  • 广东检察机关依法对江森源决定逮捕
  • 广东将连续3年每年扶持1000个村发展农业特色产业
  • 广东已进入“龙舟水”时期 未来3天雷雨频繁
  • 2019年华工大幅增加广东计划 招生约3200人
  • 万家灯火丨我来了,你却走了……
  • 童言稚语丨师生对话
  • 25日晚,“客天下”杯朗诵、征文大赛举行颁奖晚会
  • 4月梅州楼市销量微涨土拍升温,后市乐观or消极?
  • 不合作也是一种双赢
  • 思辨读四书五经丨为什么说儒家不是宗教
  • 我与《粤东客家山歌》的故事
  • 新时代的《石窟一征》——读汤国云的《蕉岭(镇平)掌故传奇》
  • 梅园书汇丨亲子同台演绎经典咏流传
  • 读书随笔丨空谷幽兰自含芳
  • 五华籍企业家李百尧获佛山创业杰出人才奖
  • 广东青年企业家来梅开展理想信念教育
  • 嘉应学院与客商银行缔结战略合作
  • 蕉岭:打好组合拳 升级寿乡牌
  • 大埔一货车撞上沙堆,车头严重变形,司机不幸身亡
  • 市红十字志愿者和爱心机构人士开展义诊活动
  • 民生沟通丨拿了离婚判决书还要办离婚证吗?
  • 民生沟通丨医保逾期不缴视为自动弃保
  • 民生沟通丨现在摩托车上牌只上一块牌吗?
  • 民生留言丨期盼华侨城附近新建公园或绿地
  • 一老人猝死他人店中,事发丰顺北斗,疑心梗所致
  • 民生沟通丨这一带老城区有改造计划吗?
  • 全市机构编制业务培训班开班,80多人参加培训
  • 梅州电网首个智能巡检机器人亮相,来看看长啥样?
  • 梅州日报与多家单位联动,进校园宣传核心价值观
  • “警家校”联动护学模式值得推广
  • 从勇救落水者看城市文明
  • 副县长“变身”主播卖特产是个好开头
  • 梅城这些地方披上“绿装”, 你感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