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大诗人杨万里与梅州丨提携刘涣深刻影响梅州文教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8-10-07 10:09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张应斌

  杨万里对梅州的影响,梅州方志只字不提。除了梅州治安和梅州得名诗外,杨万里的影响可以寻觅的还有二:一是梅州桥梁史上,梅州最早的桥梁是淳熙八年杨万里到梅州后建造的嘉应桥和梯云桥。乾隆《嘉应州志》卷一:“嘉应桥,城东一里,北门濠水出此,宋淳熙时创建。”濠即沟濠,濠水即今周溪,嘉应桥是周溪上的小桥。它当是淳熙十二年,黄畟任梅州知州后所建。康熙《程乡县志》卷一:“梯云桥,县治南六十武【步】,文庙外,淳熙年州守黄启宗创,木梁二间。以士子赴试发轫于此,故名梯云。”梯云桥是木梁二间的风雨桥,当是淳熙十五年(1188)黄启宗任梅州知州时建。杨万里梅州平乱以及他在京城上疏的《第一劄子》后,中央和省政府更加重视梅州,梅州最早的桥梁便与杨万里关联起来。

  杨万里对梅州的影响,还表现在其门生刘涣身上。杨万里与刘涣的师生之情不仅影响到刘涣的一生,也深刻地影响到对梅州文化和教育的建设。

  方志对刘涣有所记载。康熙《程乡县志》卷一:“百花桥,城南之西百花洲,宋庆元州守刘焕造舆梁十二间,因洲而名。”卷二:“宁宗庆元六年,知州刘焕增学宫,新十哲像,编续从祀。”卷五:“刘焕,庆元间任。”一人而有三条,记载不可谓少。但是,却没有为他立传,对他任职的时间和事迹,均语焉不详。周修东《宋潮州七贤年谱丛刊》,在潮州七贤之五《刘允暨子昉二先生事迹系年》后附二《刘涣行年考》,《梅州文化通史》第五章第三节《刘涣作宰梅州及其文教建设》载有刘涣事迹。它们对刘涣的认识有所深入,但仍然不详。

  梅州历史上有著名的关于梅州状元的《谶语》。但是,《谶语》因何而生,为谁而生,至今依是无头公案。其实,这个《谶语》与刘涣有关。

  刘涣(1152?-1225?),广东潮州府海阳县东津村人,约生于南宋绍兴二十二年(1152),约卒于宝庆元年(1225)。在南宋淳熙四年(1177)至嘉定六年(1213)间的36年中,他为官于岭南的梅州、惠州、琼州和广州等地,特别是在梅州任职18年。他本名刘唤,杨万里《诚斋集》作刘涣,清康熙《程乡县志》和乾隆《嘉应州志》作刘焕,明正德《琼台志》作刘汉。他本字明甫,为官后字伯顺,又称刘炜叔。其祖父刘允,为潮州八贤之一,宋绍圣间任程乡县令;其伯父刘昉,为宋龙图阁学士、湖南安抚使;其父刘景为宋银靑光禄大夫开国男。潮州《桃坑刘氏族谱》还称刘涣“赐紫金鱼袋,食邑三百户”。宋代赐食邑三百户、紫金鱼袋者,常有“开国男”爵位,这需要任朝官20周年的人才有资格。此说不足信。

  刘涣为官的时间,笔者考证大致为:淳熙四年至淳熙十二年(1177-1185),任梅州尉。淳熙十三年至绍熙五年(1186-1194),升任肇庆通判,兼摄清远县令。庆元元年至庆元三年(1195-1197),任琼州通判。因知州见缺,依据绍兴二十六年(1156)宋朝规定:“二广容、贵、新、柳、南恩州、吉阳、万安军见阙守臣,令吏部权行差注一次。如一季无人就,即破格差初任通判人。”刘涣破格代理琼州知州一年。庆元四年至嘉泰三年(1198-1203),升为梅州知州(宋周必大《梅州重修学记》作于“庆元五年”)。嘉泰四年至开禧二年(1204-1206),他接替曾秘,任惠州知府。开禧三年至嘉定二年(1207-1209),再任梅州知州。嘉定三年至嘉定五年(1210-1212),任广州府同知。其时,杨万里长子杨长孺任广东经略安抚使、广州知府,刘涣为广州知府的副职,可见他与杨万里一家特别有缘。他在嘉定六年(1213)致仕,嘉定十一年仍在世,约卒于宝庆元年(1225)。他一生在广东为官36年,其中一半任职于梅州。刘涣家与梅州犹如本郡,且四次任职梅州,他与梅州的特别关系和深厚感情,值得观注和研究。

  刘涣的一生得益于老师杨万里的栽培。刘涣任职梅州尉时,恰逢广东提刑杨万里东征梅州,使刘涣得以结识杨万里,并结下世代的情谊。淳熙四年(1177),因梅州、龙南、安远等闽粤赣边区穷困落后,官吏不愿到此地为官,朝廷对梅州官吏给出优惠政策。第一,梅州可优立赏格,打破举荐需要六人的惯例,举主只需两人便可改合入官。第二,三年任满后便可转一官。第三,减少二年的磨勘期。因此,孟镈在淳熙四年出任梅州知州,游庾在淳熙七年任梅州知州。刘涣的父亲刘景,靖康元年举贤良方正,任台州、南雄知州。在这样的历史条件和家庭背景下,淳熙四年,25岁的刘涣因父荫注官为梅州尉、迪功郎。淳熙八年(1181),沈师兵围梅州,杨万里率师东征梅州。作为梅州专管治安的地方官刘涣,成为广东提刑杨万里的直接下属。杨万里《送刘孔章县尉得官西归》:“却提猛士弓弯月,去扫封狐雪打围。”也可以形容刘涣任梅州尉时的形象。杨万里向刘涣询问梅州地理险要和敌情,刘涣除了率部于要路巡护,组织兵士和壮丁配合杨万里大军逐捕盗贼外,还成为杨万里军前向导和情报参谋。在平寇过程中,二人相知日深,热爱诗歌的刘涣遂拜博学的大诗人杨万里为师,从此成为杨万里的得意门生。平定沈师的战役结束后,刘涣既积累了资历和军功,文学和思想上也大有长进。

  淳熙十二年(1185),两广县令见缺36县,有的地方十余年无县令。梅州在淳熙十年至十一年均缺知州。在杨万里上疏《第一劄子》的次年,朝廷对梅州官员再次制定优待政策:第一,特许知州知县可辟差一次(宋制,帅臣﹑监司﹑郡守奉旨铨选可用人才,奏请朝廷授以实际职务,谓之“辟差”);第二,准许任满后升职;第三,资历上可减一年名次。在此政策背景下,黄畟担任了梅州知州。因杨万里的举荐,34岁的梅州尉刘涣又有三任七考的资历,进入升职名单中,成为广东肇庆军府通判、承事郎、兼管内劝农事,并代理清远县令。

  刘涣升迁后对老师感激不尽。淳熙十三年,他任肇庆通判后,立即出资刊刻杨万里的广东诗歌《南海集》。淳煕十三年三月十九日,孝宗在东宫荣观堂大书“诚斋”匾额,钤以“清赏堂”御印以赐杨万里。刘涣刊刻《南海集》,既是他报答师恩,也弘扬了地方文化,还有报答圣恩的意义。《诚斋集》卷八十一载杨万里《南海诗集序》云:“予生好为诗,初好之,既而厌之。至绍兴壬午,予诗始变,予乃喜,既而又厌,至乾道庚寅,予诗又变,至淳熙丁酉,予诗又变,是时假守毗陵,后三年,予落南,初为常平使者,复持宪节,自庚子至壬寅,有诗四百首,如竹枝歌等篇,每举似友人尤延之,延之必击节,以为有刘梦得之味,予未敢信也。潮阳刘涣伯顺,为清远宰,时尝为予求所谓《南海集》四百首者至再。见于中都,伯顺复请不懈,乃克与之。嗟乎,予老矣。未知继今诗犹能变否。延之尝云,予诗每变每进。能变矣,未知犹进否。他日观此集,其羡也乎,其亦厌也乎。予诗自壬午至今,凡二千一百余首,曰江湖集,曰荆溪集,曰西归集,曰南海集,曰朝天集,余四集伯顺尚欲之,他日当续寄也。丙午(淳熙十三年,1186)六月十八日,诚斋野客杨万里廷秀序。”叙述《南海集》的由来、诗风的转变,以及刘涣在京都向杨万里请求刊刻《南海集》的过程。《南海集》今四卷,但最早的版本作八卷。《宋史·艺文志》:“杨万里《南海集》八卷。”即为刘涣在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腊月刊刻本,其全名是《诚斋先生南海集》八卷,简称《南海集》宋淳熙刻本。此书在日本宫内厅书陵部有藏本。

  在《南海集》后,有刘涣《诚斋先生南海集跋》:“诗人之作,类皆流于一偏,如乐天之俗,孟郊之寒,贾岛之穷苦。是岂不欲变而通之,去其偏而谄于全,由其技之所局,不能改耳。至如韩昌黎,则无施而不可,其发谈笑、助谐谑,叙人情、状物态,一寓于诗,而曲尽其妙。初不见其诸子之偏,盖其所禀之高,所蕴之富,则形之吟咏者,自然日光玉洁,周情孔思,千态万貌,岂一偏之所能囿哉!侍读诚斋先生,乃今日之昌黎公也。为诗之多,至于一千八百余首,分为五集。而其风雅之变,有三焉。世之论文者,尝谓自汉至魏四百余年文体三变。史臣亦谓唐有天下三百年,文体无虑三变。文之在天下,其变也如此之艰。而先生自绍兴壬午以迄于今,方历二纪,抑何变之之易。常非胸中涵蓄者渊泫澄深,无以异于昌黎,则词源之溢,横流逆折,纡徐迅激,新奇百出。宜夫变之之亟,而非一体之可定也。先生之诗既与昌黎并驾,则知比诸刘梦得者,亦未为确论。涣幸出于先生之门,今得《南海》一集,总四百篇,不敢掩为家藏,刊而传之,以为骚人之规范。余四集将继以请,则又当与学者共之。淳熙丙午(淳熙十三年,1186年)十二月朔,门生、承事郎、新权通判肇庆军府、兼管内劝农事、刘涣谨跋。”此年,杨万里任枢密院检详官,尚书省右司郎中、左司郎中,仍兼东宫侍读官,故刘涣称之为“侍读诚斋先生”。此《跋》,在清驻日参赞杨守敬《日本访书志》卷十四作《诚斋集》刘炜叔《序》。刘涣的《跋》论述杨万里诗风的转变,高度评价诚斋的《南海集》在杨万里诗歌创作史上的地位,把杨万里视作宋代的韩昌黎,最后论述刊刻《南海集》的意义。

  刘涣的《跋》立论高远,在总观古今文学演变的文学史视角下评论《南海集》,具有大家的风范,即表现出刘涣洗练的文笔,更见出其卓越的见识。文章还是关于《南海集》的最早的文学评论,在杨万里文学研究中具有重要的地位。淳熙十四年,任秘书少监的杨万里把《朝天集》再寄给刘涣,以备刊刻。杨万里《诚斋朝天集序》:“至丁未(淳熙十四年,1187)六月十三日,得故人刘伯顺书,送所刻《南海集》来,且索近诗。于是汇而次之,得诗四百首,名曰《朝天集》,寄之云。”同年,杨万里《诚斋西归诗集序》:“凡一年,得诗仅二百首,题曰《西归集》,录以寄公。今复寄刘伯顺与钟仲山。”杨万里再次把《西归集》寄给刘涣,仍是以备刊刻。不过,到目前为止,仍然未见到《朝天集》和《西归集》的刘涣刻本,是个遗憾。

责任编辑: 张开帆

>> 精彩图文

  • 宋代大诗人杨万里与梅州丨提携刘涣深刻影响梅州文教
  • 客家讲古丨盲人息斗
  • 客家山歌丨改革开放爱支持
  • 诗词赏析丨平平仄仄桂花香
  • 甘肃一公司一氧化碳泄漏多人中毒 已致5人死亡
  • 有“法”又有“画”!丰顺北斗拾荷村乡村振兴有一套
  • 宋代大诗人杨万里与梅州丨杨万里咏梅诗与梅州得名
  • 辽宁省凌源第三监狱脱逃的两名罪犯被抓获
  • 第二届国际奥委会终身教练奖揭晓 中国教练落选
  • 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台风蓝色预警 “康妮”趋向韩国沿海
  • 印尼地震和海啸已致1571人遇难,经济损失超6.6亿美元
  • 哭笑不得丨花钱折面子
  • 奇情妙趣丨看白云
  • 世间百态丨“怂”人余大顺
  • 励志人生丨再坚持一会
  • 梅园絮语丨人人不同
  • 客家山歌丨村里新事就系多
  • 梅县区办乒乓球赛庆国庆,李志种子队夺冠
  • 曼丁斯青少年羽毛球大赛落幕,梅州小将获佳绩
  • 中国少儿国学风采梅州选拔接受报名,11月30日截止
  • 这个国庆不孤单!梅州志愿者到学校、福利院、敬老院送关爱
  • 注意绕行!梅城中环路全段正围蔽施工
  • 风干物燥!梅州国庆期间全市发布森林火险橙色预警
  • 冷空气影响北方地区,台风“康妮”将影响东部海域
  • 正式“脱欧”就在半年后,英执政党寻“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