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鬼陈浩天的一足三船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9-09-04 20:36   来源: 冯雨杰 港嘢茶餐厅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上一回港嘢君讲述了《周庭的白痴病历》,她装乖卖萌,与日本右翼等海外反华势力勾肩搭背,后来在港独势力内部的权斗中失势,沦为跌落神坛的“政治花瓶”。

  今天,要讲的是陈浩天,他与周庭一样也与日本“黑龙会”等极右翼势力有染。为追求金迷纸醉的生活,陈浩天走上港独之路,他鼓吹“揽炒”发动爆恐袭击,更是借助港独运动之机拈花惹草、“一脚踏三船”,被前女友痛斥“色中饿鬼”。如今,多行不义的陈浩天难逃“生天”,他自设的“逃生门”卡住了。

1

8月29日,陈浩天在出境时因涉嫌“参与暴动”及“袭警”被拘捕

 

  涉足政治,为“阔佬梦”走上港独之路

  1990年9月,陈浩天生于香港,他的成长轨迹与罗冠聪颇为相似,都来自基层家庭,一度为职业选择彷徨不安。

  中学时,陈浩天曾考虑成为传教士,香港理工大学读书时又谋划进入大型企业。毕业后,陈浩天成为无业游民,整天烟不离手,时常携龟到住所楼下散步,或者呆坐在小区的角落里。

  陈浩天的父亲是一家装修公司的包工头。眼看着儿子无所事事,陈父就安排他到公司帮忙。不过,陈浩天懒散如旧,每周只工作一两天,还摆出一副“阔佬”的面孔。

 他依旧穷困潦倒,与母亲、妹妹挤在狭小的公屋里。他的“阔佬梦”难以在装修工程中实现,陈浩天决意参与街头政治。

  陈浩天自述,他原本并不热忱于政治。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受大学教授戴耀廷等乱港分子的鼓动,陈浩天才走上街头。他第一次政治运动就以失败告终,失落的陈浩天将此归咎于“和平、理性、非暴力”路线。

  2016年3月,陈浩天联络“雨伞运动”“占中运动”结识的狐朋狗友,正式创建“香港民族党”,主张“民族自决”,逐渐与泛民主派分道扬镳。

  陈浩天公开表示对周永康、罗冠聪等人组建的“香港众志”不屑一顾。2016年5月,他在接受“港独派”媒体《本土新闻》采访时公然叫嚣:“丢掉雨伞!香港独立!”

2

  三年来,陈浩天逐渐在“街头暴恐”中搏出位,却仍在社交媒体上哭诉“生活艰难,找不到工作”,并以此鼓动“废青”上街闹事。

  然而,外界发现,昔日的“携龟呆男”已是名副其实的“阔佬”。他不仅频繁与性感女郎出双入对,还搬出位于沙田水泉澳邨的公屋,在大围村附近租了一处豪宅,月租一万多港币。

  面对“钱从何来”的质疑,陈浩天常以“敏感话题”为由避而不答。2018年8月14日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午餐会上,被媒体穷追猛打的陈浩天敷衍说,“香港民族党”是自己筹钱,例如卖T恤。

  当时,“香港民族党”已被裁定违反香港基本法,不能通过公司注册和银行户头,更不能接受社会捐赠。但是,卖T恤岂能支持它庞大的开支?

  一时,陈浩天“卖T恤”成为谎言的代名词。实际上,他的背后至少有两大“金主”支撑。2016年以来,他一直得到“台独”势力每月5万港币的日常运作经费。每次发动暴力骚乱时,陈浩天还可额外得到5万到10万港币的追加款项。

 这些活动经费通常经由“中间人”现金转交。来自台湾交通大学的孙治本被曝即是“中间人”之一,他多次与陈浩天、黄台仰、梁天琦、梁颂恒等港独组织头目密会。

  “自由印太联盟”则是陈浩天的另一大“金主”,它是由陈浩天筹建的一个跨国反华组织。正是这一笔笔庞大的乱港金援,让陈浩天真正过上“阔佬”的生活,住进豪宅,身边的女伴更是走马灯般地更换。

 

  “脚踏三船”,借乱港之机拈花又惹草

  2018年9月,陈浩天与现任女友Kelly搬进大围村附近的“万元豪宅”。

  不过,陈浩天的母亲和妹妹并没有随之搬家。这个单亲家庭曾因住房问题而龃龉不断。他原本与母亲和妹妹一起住在沙田水泉澳邨的公屋,但其母不时地带“男朋友”回家过夜,陈浩天亦时常带女友在家留宿,其妹只好搬到男朋友家中居住。

3

  2018年7月,陈浩天与一名女子首次被发现在台北亮相

  搬进豪宅后,陈浩天则沉浸在二人世界里,他的女友Kelly也是朝秦暮楚的传奇人物。公开资料显示,Kelly毕业于香港树仁大学新闻与传播学系,因为长相颇似影星故被称“树仁陈法拉”。Kelly曾任空姐,现已转至中环的一家医疗集团工作。

  Kelly原本与港独分子卢斯达拍拖。2016年2月的“旺角暴乱”中,Kelly还多次在社交媒体上贴文大骂香港警察。犹如电影《无间道》里的情节,2017年3月,Kelly被网友发现疑似恋上一名香港警员,她还高调贴文贴照片大秀恩爱。

  这让卢斯达沦为笑柄,他的一些追随者纷纷谴责Kelly“水性杨花”。Kelly则不甘示弱,她与“卢粉”对骂,并宣称从不支持港独和“本土派”。

  一年之后,Kelly却又重投港独分子的怀抱,新欢自然不是卢斯达。2018年7月,Kelly与陈浩天首次被发现在台北亮相。他们相拥“扫街”品尝街头美食,还揽着陈浩天的脖颈轻声窃语。Kelly一时孟浪,直接将她在酒店的性感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随即又删除。

  这段“狗血”的恋情曝光后,一度触发港独组织的内讧,卢陈二人迅速反目成仇。公开资料显示,卢斯达原名刘耀文,绰号“肾弟”,曾与陈浩天还是“老友”,被大众讥讽为“港独襟兄弟”。这段香艳故事中,卢斯达撕开了陈浩天风流成性的真面孔,直接斥责陈浩天不厚道。

4

  2018年7月,Kelly将在台北一家酒店的床上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随即又删除

  然而,在与陈浩天同游台湾时,Kelly还只是“小三”(第三者)。当时,陈浩天的“正印女友”英文名为Karen,二人相识于2018年初。这名陈姓女孩在香港恒生管理学院读书,她一度崇拜陈浩天。与陈浩天相识不久,Karen就搬进男友在水泉澳邨的公屋。

  得知陈浩天在台北出轨的消息后,Karen终日以泪洗面,在找“好姊妹”诉苦时痛斥陈浩天“色中饿鬼、非常花心”。

  陈浩天常借社会运动之名拈花惹草。2018年4月下旬的一个深夜,他与沙田区议员黎梓恩吃饭后,迅速跑到一家便利店购买酒精饮品后,又快步走向沙田大会堂广场。

  不久,一名戴眼镜的年轻女子赶来相会,二人把酒言欢。当夜10时许,陈浩天突然站起来向四周张望后,手指公园一处小树林。起初,该女子似乎不太情愿,但禁不起陈浩天软磨硬泡,最后半推半就跟随陈浩天钻入小树林。

5

  2018年4月下旬的一个深夜,陈浩天被发现与一名戴眼镜的女子在沙田大会堂广场见面,随后一同钻入附近小树林

  大约一个小时后,二人衣衫不整地走了出来。这段丑闻被香港《文汇报》曝光后,陈浩天“一脚踏三船”的故事不胫而走。

  这只是港独运动“脏乱差”的一个缩影。“大专2012”头目周澄混乱的男女关系早已传遍全港,“热血公民”创办人黄洋达则与他的“港独教父”黄毓民反目成仇,起因只是如何分配每月3万元的活动经费。

 

  鼓吹“揽炒”,实则“又想威又要戴头盔”

  2019年8月2日下午3时20分,陈浩天被十多名香港警员押返水泉澳邨的住所进行搜证,他垂着头,呆呆地盯着自己的双脚。

  犹如被捕鼠器夹住的老鼠,戴上镣铐的陈浩天内心翻滚着愤怒与绝望。见到闻讯而来的各路记者时,他情绪失控地大喊,“唔使惊白色恐怖,唔使担心俾人啦!”

  陈浩天擅长“贼喊捉贼”。2019年8月25日,在荃湾大陂坊的暴动中,一群暴徒用长铁棍等袭击警察,却诬陷“都系警察所为”。陈浩天还煞有介事地带头“抓鬼(警方卧底)”,最终证实只是暴徒自己人所为。为避免被“猪队友”牵累,暴徒们每次都临时通知,衣服上要更换不同颜色的贴纸。

  被捕后,陈浩天仍故伎重演,他又在一系列证据面前自称遭遇“白色恐怖”。

  陈浩天的败露纯属偶然。2019年8月1日21时,在处理一宗盗窃案时,香港沙田警区巡逻人员意外发现暴恐线索,随即顺藤摸瓜搜查了火炭坳背湾街45号喜利佳工业大厦,查获汽油弹、弓箭及含大麻成分的精油等违禁物品。

  香港警方以“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无牌藏有爆炸品及无牌售卖第一部毒药”三项罪名拘捕7男1女,皆为“香港民族党”成员。这也坐实了陈浩天“组织暴动”“袭警”等多项罪名。

  陈浩天一直崇尚暴力乱港。2019年7月13日,他在所谓“光复上水”游行期间已涉及一起伤人案。8月16日,他又公开鼓动暴力袭击香港的银行体系,而丝毫不顾此举将危及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其间,陈浩天还公然叫嚣,“中国和香港政府,我们要同你‘揽炒’!”

  “揽炒”原是香港黑帮的暗语,有“玉石俱焚”之意,更通俗的说法就是“抱住一起去死”,却逐渐成为乱港分子时常挂在嘴边的动员令。按照“揽炒”逻辑,骚乱所影响的行业越多越好,被拖下水的人越多越好。

  2019年7月20日,香港警方在荃湾一座工厂大厦查获爆炸品,包括至少1公斤TATP烈性炸药和10枚燃烧弹。一名27岁的香港籍男子当场被捕。后来,该男子被证实是“香港民族阵线”的成员。

  香港人口密度极高,每平方公里平均居住着3.2万人。陈浩天等暴力乱港头目口口声声“为七百多万港人福祉抗争”,却将爆炸品工厂藏匿在居民区,随时可让无辜的民众身陷火海。

6

  “香港民族阵线”与陈浩天领导的“香港民族党”同气连枝。但它的创建者早已抱头鼠窜。2018年10月,“香港民族阵线”前召集人陈卓南就抛下组织和兄弟,远赴欧洲,较早抢得“港独走佬”的绰号。

  临行前,陈卓南火线安排梁颂恒为他的继承人。不过,这名新晋掌门也是“怂货”。游行时,他总是戴着口罩,躲在游行队伍中充当“布景板”。游行一结束,他二话不说赶紧“掟旗走人”。

  梁颂恒与陈浩天之流更是“聪明人”。他们深知,接手维持“独”党如同手捧“火球”,但他们“又想威又要戴头盔”,既想赢得“兄弟们”的拥戴,更觊觎着大笔外援经费。

  眼看着一个个祸港乱港的头目落网,陈浩天也急欲做“走佬”。2019年8月29日晚,准备出境的陈浩天在香港国际机场被拘捕。

 

  串联“五独”,卖国路上暗设“逃生门”

  东京“五独”俱全,也是港独分子的常聚之地。港嘢君在《周庭的白痴病历》一章就讲到,周庭时常窜访东京,还与枝野幸男等极右翼势力勾肩搭背。

  陈浩天走得更远。他与日本“黑龙会”会长田中健之联系密切。2016年11月,陈浩天首次秘密拜见这名黑社会头子,开始建立起“香港民族党”与“黑龙会”的勾连渠道。

  从公开信息统计来看,此后的三年里,陈浩天与“黑龙会”人员至少五次见面,陈浩天已彻底走向卖港卖国的汉奸之路。

  1901年2月成立之初,“黑龙会”就将夺取中国黑龙江流域定为组织目标。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黑龙会”又派出大批武士、浪人和间谍进入中国,他们从事谍报、策反与谋杀等活动。直到1946年,盟军最高司令部勒令“黑龙会”解散。

  这一臭名昭著的军国主义组织却从棺材里爬了出来。2008年7月26日,田中健之与头山立国联手重建“黑龙会”,大肆介入“台独”“疆独”“港独”等分裂中国的活动。2018年10月,“黑龙会”又加入由陈浩天倡导的“自由印太联盟”。

  所谓“自由联盟”实则“五独俱全”。2018年3月,陈浩天以“香港民族党”头目的名义,召集“疆独”“台独”“蒙独”“藏独”的部分代表组建“自由印太联盟”。

  借“联盟”之壳活跃于“众独”之中,陈浩天还与“疆独”头目热比娅、“黑龙会”头子田中健之等臭名昭著的人物勾肩搭背,并把合影照片发布到互联网上炫耀。

  陈浩天还向热比娅等极端分子“取经”,学习如何组织武装暴动和发动恐怖袭击。返港后,他将所学诉诸恐怖主义实践,开始招兵买马吸收黑恶帮派分子,还在荃湾、火炭等地居民区秘密建立“军火库”。

7

  陈浩天在暴力上的胆大包天,甚至让另一些乱港分子都侧目。就在陈浩天赴“2018台北国际研讨会”前夕,香港《大公报》披露梁国雄、罗冠聪、郑宇硕也将出席上述集会,三人立即变成“缩头乌龟”,不愿明目张胆与之共会,而是在“五独会”举行的前五天秘密前往台北会见了相关人士。

  2018年11月25日,“2018台北国际研讨会”举行,虽然“五独”对外声称阵容强大,实际只有不足40人出席,台上振臂高呼,台下则沉沉欲睡。

  由乌合之众所拼凑的“自由印太联盟”,也同样难免“一盘散沙”的命运。一名港独分子曾自揭疮疤,“各自为政、一盘散沙,甚至相互掣肘、相互攻讦,陷入严重的内争、内耗之中”。

8

  每一名参与者都有“小九九”。2018年3月,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陈浩天公开鼓吹“外力结盟,对抗中国”。

  “议会路线和街头路线已经在香港行不通……而街头路线代价非常大,效果亦非常差,旺角冲突案中很多人被判暴动,一坐监就是三年。”陈浩天在上述采访中还透露,“所以,我们都是望向国际……可以说这是造一道‘逃生门’,如果有一天香港连说(港独)都不能,会坐监的话,我们都需要一个地方去发声。”

  那时起,陈浩天就已为“跑路”做准备。2019年8月4日,陈浩天被拘押42小时后获准保释,他声称仍要去日本。而8月29日在机场被捕时,他要去的目的地正是东京。

责任编辑: 叶晓洋

>> 精彩图文

  • 色鬼陈浩天的一足三船
  • 学习笃行|实行国家公园体制 利在当下福泽千秋
  • “中国好人榜”又多了一位梅州人,就是他
  • 梅州谷城医院动工建设总投资约12亿,计划2023年运营
  • 闫景军到梅江区金山街道调研督导创文工作
  • 张晨在全市就业工作座谈会上强调:多措并举确保就业形势稳定
  • 陈晓建温向芳专题研究中央苏区(广东)历史博物馆和广东梅州革命历史纪念馆筹建工作
  • 为迫业主“长租”车位,50余辆外来车开进小区占位半年
  • 宁惠军参加市公安局专题会议部署安保维稳工作
  • 亲梅逐马 长寿梅州丨11月3日,2019梅州马拉松开跑
  • 我市各地举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4周年主题活动
  • 十家“梅城老街名店”获授牌,还没去过的赶紧走起
  • 十家“梅城老街名店”获授牌,还没去过的赶紧走起
  • 大埔·瑞山第十九次百人诗会作品选刊
  • 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人民日报今天点赞广东
  • 梅江区城管综合执法大队三角中队原负责人魏智勇被双开
  • 乌克兰外长说顿巴斯地区有望年底结束冲突
  • 山西:重大政务舆情处置不得力等将通报批评或约谈整改
  • 中企首次在法国发布可持续发展报告
  • 美网王蔷不敌小威止步女单八强
  • 全国武术套路冠军赛决出25块金牌
  • 美网费德勒爆冷遭淘汰 “金花”王蔷无缘女单四强
  • 我国已与14个国家签署第三方市场合作文件
  • 张裕到学校检查开学工作: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 五华长布镇召开自然资源管理专题工作会议
  • 张少凡到长布镇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行动
  • 丰顺县委理论学习中心组举行专题学习会
  • 丰顺县委常委会召开会议,传达学习贯彻《中国共产党宣传工作条例》
  • 大埔政务新媒体整合统一工作有序开展
  • 大埔考察组到梅江区考察学习老旧小区微改造工作
  •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外文局成立70周年
  • 共赏最美“星月童话”!“木星合月”9月6日上演
  • 平远县党群系统党委举办宣讲报告会
  • 凌志达到挂钩村坝头村调研脱贫攻坚工作
  • 宋才华率队到八尺镇调研新农村建设工作
  • 华为鲲鹏、昇腾处理器首次成功应用于我国电力行业
  • 梅江区召开全区教育大会暨庆祝2019年教师节大会
  • 梅县区委第四轮巡察向园区管委会党组、梅县区科协党组织反馈情况
  • 梅县区领导调研美丽乡村建设和乡村振兴工作
  • 中国邮政智能无人投递车投入商业运营
  • 东航一航班因旅客充电宝自燃返航
  • 请绕行!5日起,兴宁这段路将全封闭施工
  • 财政部要求加大生猪调出大县奖励力度 保障市场供应
  • 公安机关侦办“套路贷”案件1890起 抓获嫌疑人18651人
  • 两高发布司法解释:高考等4类考试作弊属犯罪
  • 中越联手摧毁武装贩毒团伙 缴海洛因5公斤
  • 云南厅官马洪军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
  • 教育部公布2019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名单
  • 三部门: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
  • 四川巴中一购物中心开业促销发生拥挤事件 已致16人受伤
  • 伊朗称有能力在两天内重启20%丰度浓缩铀生产
  • 安徽破获特大网络迷信诈骗案 涉案金额超5000万元
  • 英国议会夺取议程控制权 约翰逊警告或将提前大选
  • 纵暴派意图乞美制裁香港 政界人士:真的很可悲!
  • 一辆巴士在新西兰发生事故,目前已造成包括中国游客在内的6人死亡
  • 梅江区省定贫困村巡察“回头看”情况反馈会在西阳镇召开
  • 梅江区开展移动政务服务平台宣传活动,全区超6万人注册“粤省事”
  • 厉害了!这3家平远籍企业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 联合国调查组:美英法插手也门内战 或涉战争罪
  • 工信部就“ZAO”APP用户隐私协议不规范等问题约谈陌陌
  • 美国对伊朗航天机构实施制裁
  • 广深港高铁将在2020年春节前实现境内全线5G覆盖
  • 台风“剑鱼” 折返趋向广东沿海 未来几天南部市县将有降雨
  • 为外卖食品“上锁”!广东推广网络订餐食安封签
  • 广东新高考进入实操阶段,教师工作量和难度提升
  • 兴宁解放大事记(1949年)
  • 亲历见闻丨坭陂战斗的回忆
  • 兴宁解放:战雷震天,和风翻页
  • 丰顺县公安局局长罗小天:坚决守好梅州的“南大门”
  • 放高音喇叭、入屋纠缠、跟踪拦截家属...丰顺4名非法讨债者获刑
  • 就问你快不快!悬赏通告发出3小时,兴宁一逃犯就被逮了...
  • 丰顺首例!这起案件从开庭到宣判仅用了5分钟
  • 梅州:红色基因主导乡村善治
  • 天津港集装箱码头公司完成合并
  • 大商所8月处理异常交易42起
  • 广深港高铁内地段5G覆盖工程启动
  • 塔牌集团上半年分红10派3元
  • 信用房地产网站上线试运行
  • 成品油价迎年内“第十涨”
  • 上交所探索科技“赋能”监管
  • 广发视点
  • 强者恒强,上市公司业绩分化
  • 茶座|3家梅企上榜500强有哪些意义?
  • 茶座|小区有了党支部党群关系更密切
  • 客都议事厅|“开学第一课”——爱国主义教育
  • 国庆假期火车票已开售 多种购票方式看过来
  • 一个多月两起!梅城有工人为讨薪竟爬上80多米塔吊,结果…
  • 民生沟通丨条件不具备地区可推迟到7周岁入学
  • 民生沟通丨原毕业生户口如何迁回农村?
  • 民生沟通丨高中学校不接受中等职校转学生
  • 民生沟通丨原梅隆铁路路基600米路何时硬底化?
  • 民生沟通丨江南育才小学将开通安全应急疏散出口
  • 江南新城道路管廊将陆续竣工,至年底每月至少有1条建成
  • 一小时分拣16吨柚子,梅县金柚产业园“神器”了解下
  • 公安机关侦办“套路贷”案件1890起 抓获嫌疑人18651人
  • 中国发表首部核安全白皮书
  • 张爱军主持召开“南粤家政”工程建设工作会议
  • 陈敏调研城市交通管理工作:把“治堵”摆在更加突出位置
  • 外交部:奉劝美方停止利用涉疆等问题对中方指手画脚
  • 菲律宾各界高度评价杜特尔特访华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