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书法艺术与公共文化流弊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9-06-09 10:51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李锦让

  一

  与“书法”相近的一词最早出现在宋梁间论书的著作中,当时有“书学”“法书”“书道”之称,它既是汉字的书写方法,也是一种以汉字为载体、毛笔为书写工具的线条造型艺术,久而久之“书法”一词被沿用下来,也就成了约定俗成。

  古人对一门学问的研究,大抵可分为“道、法、数、器”四个层次。以此论中国传统书法艺术的话,笔者以为“书法”更应该称之为“书道”,因为书法与中国传统哲学、美学大有关系,仅仅用“法”的层面来论,似乎是降低了这门艺术的层次。但“书法”一词已是约定俗成,即便言不尽意,仍不失为对这门“国粹”的一个较好概括。

  中国书法起源于何时?笔者的查考是应可追溯至春秋时期。当时传统文字的艺术化现象开始出现,为求视觉上的美观,原有笔画开始被加上圆点、波折或鸟形装饰等,成为后世“鸟篆”、“虫篆”或“缪篆”的起源。正因如此,古人才有一种“书画同源”的说法。中华的汉字从图画、符号到创造、定型,由古文大篆到小篆,由篆而隶、草、真,在书写应用汉字的过程中,从而逐渐产生了世界各民族文字中独一无二的书法艺术。

  二

  书法,顾名思义,首先是要讲究法度的一门艺术。如果不讲基本法度,没有遵循千百年来历代书家所创造并传承下来的书写规范而随意为之的话,又怎能称之为“书法”呢?笔者以为,这充其量只能算是现在的一种“装饰艺术”或者是“行为艺术”罢了。古人云:“不以规矩,不成方圆”,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其次,书法作为一门传统艺术,必然有其审美上的价值追求。其实一切艺术都必须以“审美”作为价值取向,如果这门艺术的表现形式,已经脱离了审美要求而走向了另外一面,比如审怪、审丑、审狂、审躁等等,那么它就不能称之为一门艺术了。历代的书论作品和名家法帖无疑给传统书法艺术指明了发展方向,也奠定了书写规范,更提供了审美标准。如历代书论著作中名气最大的当属唐代孙过庭的《书谱》,可谓是中国书学史上一篇划时代的书法论著,其中提出:“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的著名观点,为书法美学理论奠定了基础。历代法帖集子中亦有宋之《淳化阁帖》和清之《三希堂法帖》极具盛誉,这两大法帖集子连同现存西安碑林博物院的众多石刻作品,均为当今习书者临摹传承和发扬光大书法艺术起到了最佳范本的作用。

  有人可能会提出质疑了,书法难道就不能“与时俱进”地创造吗?笔者的理解是:创造必定是基于历史传承之创造,任何创造都不能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离开继承来妄谈所谓的创造,只能是主观臆造,其结果亦是贻笑大方!历代书法大家不乏有推陈出新之创造,如东汉蔡邕所创“飞白体”,对后世影响甚大。唐张怀瓘《书断》评蔡邕“飞白体”书法可谓“妙有绝伦,动合神功”。此外,还有宋朝宋徽宗皇帝的“瘦金体”、清朝“扬州八怪”郑板桥的“六分半书”和金农的“漆书”等等,这些书法大家均是积数十年功,融冶篆隶草真各书体笔法,并在吸纳历代名家碑帖精髓之后,厚积薄发而自成一家的。如果离开了传统笔墨的继承,这些名家书体是不可能为世人所公认和推崇至今的。

  三

  当今社会上流行很多丑书、怪书以及刻意追求标新立异的各种书体,这些都并非传统书法艺术的“题中之义”。正因如此,笔者认为对书法艺术的评判还是要追踪溯源,回归到这两点:一是书法是讲法度的。打个比方,你写草书不能够天马行空、龙飞凤舞。草书是有草书规范的,如《草字诀》里面对偏旁部首怎么简化是有规范和传承的,亦有历代草书名帖可供临摹借鉴。如果你坚持认为写得“龙飞凤舞”,让人家看不出来就谓之“草书”的话,那只能算是亵渎艺术的狂客而已。二是书法是讲审美的。如果一幅书法作品,给人表现出来的不是审美,而且是审丑审怪审狂审躁,那么这个东西怎么可能会成为可供分享的艺术呢?时下很多“江湖书家”装腔作势、故作高深的种种表现,充其量都是“忽悠艺术”。如近年来有人在梅城某地搞了几丈长的白宣纸铺地,然后拿来大扫帚样式的毛笔在其上书写了一个“百转千回”的字,还邀请摄影师和观众全程记录见证,笔者以为,这更多是一种“视觉行为艺术”,于弘扬传统书法艺术并无裨益。

  一幅书法作品包涵了笔法、字法、章法,即使作为书法的辅助艺术如钤章、题跋、装裱等等,其实都是有讲究和传承的,亦有一定规范可循。别的不说,就以传统书法艺术的创作而言,笔者以为,以繁体字书写来作为创作规范,最好不用现代简体字书写,亦不提倡繁简混用,更不提倡由左至右横向书写。因为这就是一个艺术传承的问题,如果轻易地去改变了,那么这门艺术就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总而言之,书法作为一门传统艺术,它兼顾了文字学、书法学、审美学和哲学等方方面面的综合人文修养,只有精修此道者,方能登堂入室。

  四

  从历史发展大趋势来看,书法古质和今妍同样应该肯定,关键在于学古、崇质而能不背离于时代,趋今、尚妍而能不混同于流弊。

  今天我们大力提倡书法教育进校园进社区等公共文化场所,是因为书法艺术确实能够代表中国传统文化之精粹,也确实能够给人们在人文修养上带来潜移默化的熏陶作用。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在标新立异的时下,所谓的丑书、怪书和不规范字体已经充斥公共文化场所,不时会玷污我们“发现美、欣赏美的眼睛”。文化的影响是深远而广泛的,因为她渗透到了年轻一代的成长和生活环境当中。我们绝对不能忽视不规范、不地道的书写作品占领公共场所带来的种种危害。毋庸讳言,这些不规范的书写作品其实就是一种“文化流弊”,亟需彻底清除之,以免贻误子孙后代,亦不至辱没“文化之乡”美誉。

  曾记得很多年前一位清华大学教授组织过一场讨论,主题是:“汉武帝伟大还是司马迁伟大?”双方争论的结果是司马迁伟大!因为汉武帝即使是彪榜史册的千古一帝,但他终究只是影响左右了一两个朝代而已,而司马迁和他所留下的《史记》却成了中华人文历史的永恒印记,足以影响我们千秋万代!由是观之,文化之伟大影响!笔者深深以为,一切文化作品包括书法艺术作品,特别是“登堂入室”于公共文化场所时,必须经得起时间和历史检验,必须讲究基本法度和审美价值,唯有心怀敬畏,才能继往开来!

责任编辑: 张开帆

>> 精彩图文

  • 客场不敌上海农商银行,梅州辉骏无缘足协杯决赛
  • 广东2019年普通高考顺利结束 25日左右放榜
  • 寻访幸福
  • 无尽的忏悔
  • 非典型小城生活
  • 60分小镇
  • “爱国粽”
  • “满子”声萦忆母亲
  • “围龙风采”大画创作活动在梅举行
  • 浅说书法艺术与公共文化流弊
  • 陈敏会见中建六局客人——加强项目对接 实现共赢发展
  • 张爱军在高考网上巡考时强调:善始善终护航高考 营造良好应考环境
  • 我市召开会议研究部署2019年“广东扶贫济困日”相关工作
  • 温向芳到梅县调研乡村振兴工作时要求:发展特色产业打造示范项目
  • “增强责任意识筑牢安全防线”——省文化和旅游厅来梅调研景区高风险项目
  • 张晨到梅江区督查创文工作时强调:规范化标准化做好创文工作
  • 你们高考 我们牵挂丨高考鸣锣开考,各界倾力护航
  • 英“脱欧”边界事务“管家”去职
  • 特雷莎·梅辞去执政党党魁职务——继续留任首相,直到新首相产生
  • “洞察”号启用新方法“挽救”火星测温装置
  • 首届国际中医药大会在罗马尼亚召开
  • 法美纪念诺曼底登陆75周年丨两国元首在法国北部城市卡昂举行会谈
  • 从欧洲大规模押回电信网络诈骗罪嫌疑人,我国实现零突破
  • 与普京共同出席中俄能源商务论坛,习近平提出4点建议
  • 我国还是第一次!考古人员明确发现商代铸铜工匠家族墓地
  • 英脱欧党未首次进入议会下院
  • 习近平普京在圣彼得堡再会晤,共同登上阿芙乐尔号巡洋舰
  • 好不热闹!诗画梅江龙舟竞渡喜庆端午
  • 市民花式活动过端午:编色绳 射五毒 包粽子 酿苦瓜…你是怎样过节的?
  • 2019年普通高考昨开考,首日秩序井然考风考纪良好
  • 习近平接受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名誉博士学位
  • 学生升学资料等100个窃取用户个人信息恶意程序变种被发现
  • 两部门:优先采购贫困地区农副产品支持脱贫攻坚
  •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圣彼得堡再次举行会晤
  • 湖南通报6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
  • 内马尔到里约警察局接受调查
  • 西班牙警方将94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移交中国
  • 教育部:中小学教材中不得夹带任何商业广告
  • 美两党罕见抱团阻特朗普对沙特军售
  • 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三部门出台鼓励消费政策
  • 华为已获46个5G合同
  • 我国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
  • 外交部发言人:中俄有责任和义务维护全球战略稳定
  • 巴育再次当选泰国总理
  • 看丰顺“教授村”如何共建乡村文明
  • 五华交警严查“炸街党”
  • 丰顺新朝阳传媒有限公司蔡朝阳:用“半山人文”传播客潮文化
  • 梅县区松口镇志愿者端午节慰问老人
  • 深夜小轿车撞三轮车致一人受伤,留下满地的…
  • 民生沟通丨农村建房申请宅基地要符合哪些条件?
  • 民生沟通丨身份证到期了相关部门有无提醒?
  • 民生沟通丨导游资格考试怎样报名?
  • 中俄建交70周年纪念大会在莫斯科举行,习近平和普京出席并观看文艺演出
  • 蕉岭:“红色”土地的绿色崛起,亮点频出名声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