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香茗雅器与唐代梅县水车窑茶碾子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8-09-10 10:27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刘向明 刘向荣

  1984年1月,在对梅县水车镇的唐代窑址进行考古发掘时发现了瓷碾轮。瓷碾轮是茶碾子组件,而茶碾子是唐代茶器中极其重要的一种器具。梅县水车窑茶碾子是先人留给梅州的宝贵历史文化遗产,它折射出梅州曾经有过的灿烂辉煌的唐代历史文明。对它开展探索和讨论,可为世人翻开一幅深藏不露的唐代梅州茶文化、瓷文化繁荣发展的珍贵历史画卷,宜应引起各界的关注。

  晚唐诗人李群玉《龙山人惠石廪方及团茶》诗及茶碾子

  客有衡岳隐,遗余石廪茶。

  自云凌烟露,采掇春山芽。

  圭璧相压叠,积芳莫能加。

  碾成黄金粉,轻嫩如松花。

  红炉爨霜枝,越儿斟井华。

  滩声起鱼眼,满鼎漂清霞。

  凝澄坐晓灯,病眼如蒙纱。

  一瓯拂昏寐,襟鬲开烦拏。

  顾渚与方山,谁人留品差。

  持瓯默呤味,摇膝空咨嗟。

  以上是晚唐著名诗人李群玉的《龙山人惠石廪方及团茶》诗。这是他收到龙山人(隐居在衡山的友人)赠送的石禀峰(湖南衡山著名五峰之一)所产的方、圆形饼茶,并煮饮和品尝时即兴所赋的诗歌。诗中除盛赞石禀茶的独特品质,颇有些为鲜为人知的石禀茶鸣不平之嗟叹外,重点吟咏了碾茶的过程和意境。

  李群玉本是澧州(今湖南澧县)人,当身处异地而得到家乡人馈赠的石禀茶时,当然格外珍爱,连忙碾茶末、汲井泉、燃霜枝,亲自烹煮,以越窑青瓷茶碗,斟品一瓯,昏瞀顿消,胸中郁闷,亦一扫而空。如此形、色、香、味具备的佳茶,和顾渚的紫笋茶(浙江湖州,唐代贡茶)与方山的露芽茶(福建福州,唐代贡茶)比较,谁还会去留意它们之间品质的差异呢?手持茗碗,细啜慢品,而不胜嗟叹赞赏!

  在诗中,诗人既生动地描述了整个烹茶的过程,又对唐代饼茶与茶器做了简约的介绍。据唐代陆羽所著《茶经》记载,饮用饼茶是唐代的习尚,所以绝大多数茶叶是先制成饼茶形式,以便进贡、藏运、销售和煮饮的,不像现今的散茶,可以方便地拿取冲泡和饮用。而当需要饮用时,首先要将饼茶炙烤,待烤香的饼茶冷却之后,再用茶碾子把其碾成茶末或茶粉,然后入开水锅烹煮或煎煮,并在汤中加点盐、姜、葱等调料,而皇家烹茶还要加点胡椒粉等,以增香味。当煎煮成后则舀入茶碗内,然后连汤带茶末趁热一道吃下去,也可谓之“吃茶”。可见,茶碾子是唐代茶器中的极其重要的一种器具,是不可或缺的。

  而诗中“圭璧相压叠,积芳莫能加。碾成黄金粉,轻嫩如松花”,不但提及了流行于唐宋时代的饮茶器具——茶碾子,而且描绘了诗人亲自碾茶和烹煮,而茶香扑鼻而来的美妙情境。唐宋时代,不少诗人看来也十分享受这种弥漫着茶香的碾磨及烹煮过程,并被引以为风雅之事,而屡屡有如“满火芳香碾曲尘”“金槽和碾沉香末”“碾后香弥远,烹来色更鲜”等这样吟咏的诗句出现。这也不禁让人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们梅州曾经出土过如诗文描述过的器具——唐代梅县水车窑茶碾子,同时,也为我们解读这件出土千年香茗雅器提供了十分难得和重要的文献参考信息。

  梅州出土千年香茗雅器梅县水车窑茶碾子

  广东省博物馆可以说馆藏丰富,来源广泛,品类繁多,其中瓷器文物量多质高,尤为可观。不过,有一件精细妙美的藏品,却几乎没能跟观众见过面,长期处于封存和沉寂状态之中,它就是梅县水车窑茶碾子组件——瓷碾轮。该藏品于1984年1月,由广东省博物馆联合梅州市博物馆等单位,在对梅县水车镇的唐代窑址进行考古发掘时发现的。该窑址位于水车镇东北约1.5公里的瓦坑口,南临梅江,与水车圩镇隔江相望。窑址后面是高出江面约50米的杉山,左边是一条流入梅江的小溪,称为瓦坑,而在坑口就可见有丰富的瓷土存在。当站在此处的杉山上向远处眺望,平静的梅江河水从前面缓缓流过,正是这条古老的河流,不但孕育了古老的梅州文明,更将梅州文明的重要代表——唐代瓷器带向了海内外,而使梅县水车窑成为了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上一颗耀眼的明珠。

  该瓷碾轮在发掘后的第二年,即1985年,就在广东省博物馆和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联合出版的《广东唐宋窑址出土陶瓷》报告中公布。从标本图片看,瓷碾轮造型十分精致,状为圆形,边缘尖薄,中心厚实,直径为8.4厘米,厚约2.3厘米,中有圆孔,可用于穿置碾轴。从制瓷技术上看,瓷器胎质坚硬,胎釉结合紧密;外施青釉,釉色青绿,釉层均匀、晶莹,开冰裂纹片;轮缘无釉,略显粗糙,以利于碾切。如果与越窑、邢窑和长沙窑等出土唐代同类器物比较,此碾轮在制瓷、釉色和品质上均毫不逊色。

  据目前的考古发现分析,碾轮是唐人常用的饮茶器具——茶碾子的一部分。当然,现在已很少见了,所以许多人不知道它是一种什么茶具,也不知道它是怎样使用的。当然,类似于茶碾子的东西现今仍可以在中药铺中见到,称为药碾子,可以说茶碾子应该是药碾子的雏形,其造型基本相同,原理完全一样。按照唐代“茶圣”陆羽所著《茶经》的记载,茶碾子以橘木制作者为最佳,其次是梨、桑、桐、柘为之。茶碾子内圆而外方,内圆有利于运转,外方能防止它倾倒。碾槽里面恰好能容纳碾堕,碾堕的形状就像没有辐的车轮,当中有一个轴。也就是说,唐代茶碾子的基本结构为两部分,即由碾槽和碾轮两个要件组成,并相互配套使用。碾槽基座为长方形,便于支撑、稳定碾轮,中间为一条弧形凹槽,以备碾轮运行其中。而碾轮又称堕,外观圆形,中间厚,边缘薄,正中有一孔,用来安插轴木。

  通过以上陆羽《茶经》关于木质茶碾子的记载,以及从陕西法门寺、西明寺等地出土的唐代银质、石质、瓷质等茶碾子标本分析,虽然,唐代制作茶碾子的材料有所不同,但同一类材料制作的茶碾子,其碾槽和碾轮一定是同质的。据此可以推测,出土的梅县水车窑瓷碾轮是有配套碾槽存在,而且也应该是瓷质的,只可惜在窑址考古中没有被发现,这让后人深感惋惜。

  天圆地方:梅县水车窑茶碾子的造型意境

  瓷器与诗歌,一属具体器物,一属文学作品,看似无甚相关,但两者都与艺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瓷器产品无论是造型还是工艺,都蕴含着相当丰富的艺术内涵。所以唐宋许多文人在他们的诗歌中或直接吟咏,或间接涉及瓷器与瓷器生产和使用。同时,两者在唐代又都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因为茶在唐代已成为举国之饮,上到皇帝大臣,下至黎民百姓,普遍爱好饮茶,而且唐人饮茶,讲究品味,重在意境,把饮茶看作是一种艺术的欣赏、精神的享受,并通过观其形、闻其香、尝其味,使品茶在美妙的色、香、味、形中得到精神和文化的双重享受,所以不少文人在他们的诗歌中或吟茶,或咏瓷,也有既吟茶又咏瓷,而被后人称为“茶诗”或“瓷诗”,而晚唐诗人李群玉的以上作品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李群玉诗中:“圭璧相压叠,积芳莫能加。碾成黄金粉,轻嫩如松花”所说的“圭璧”,并非指我国古代礼器中的平头长方形,或上尖下平长方形的玉圭,或是圆形中有穿孔的玉璧,而是藉形称名,指的是仿圭璧形饼茶。也就是说,唐代饼茶有方形和圆形,方形饼茶被称为圭,圆形饼茶则誉为璧。如著名诗人陆龟蒙在《茶瓯》诗中说到:“岂如圭璧姿,又有烟岚色”,而另一著名诗人柳宗元的《巽上人以竹间自采新茶见赠酬之以诗》中则提到:“圆方丽奇色,圭璧无纤瑕。”当然,圆形饼茶也许更受唐人喜欢,因具圆形或月形,寓意于团圆之义,所以常常被诗人称为团圆月、月团或团茶,以至对后世饼茶的形制和名称也有相当程度的影响。

  在该诗中,诗人不仅藉方圆之形的圭璧以称饼茶,而同时还在吟咏另一个方圆之形的存在,那就是唐代碾磨饼茶的茶碾子,其形制也相当近似于圭璧,即以方(碾槽)和圆(碾轮)为基本的造型特征。虽然,陆羽《茶经》所描述的茶碾子是木质的,但从目前考古发现的情况看,唐代为了适应各个不同社会阶层使用者的喜好和趣味,逐渐衍生出包括银、石、瓷等不同材质的制作。而值得注意的是,茶碾子的造型并没有因为材质的改变而出现根本性的改变,仍然保持着 “内圆外方”的基本形制,所取的是那在我国有着悠久、深厚传统的“天圆地方”之象,只是在某些细部根据实际需要出现了某些局部的调整而已。

  所以,当人们需要碾茶时,把方、圆饼茶直接或裁块后置于茶碾子中,然后两手把住轮轴,轻推慢拉、优雅自得地让碾轮(圆)与碾槽(方)来回相压,并散发出阵阵芳香的过程,就是诗人笔下“圭璧相压叠,积芳莫能加”的碾茶意境,当然,诗人更重要的是要借助碾茶过程,传达出我国茶、瓷文化中“天圆地方”的意蕴和境界。这也不得不让人佩服和赞叹诗人有如此丰富的想象力和形象、贴切的比喻能力。当然,圭璧相压叠,或是方圆相济的结果,饼茶自然就被碾成了茶末。这也就是诗人所咏“碾成黄金粉,轻嫩如松花”的茶末了。

  由此可见,出土千年香茗雅器梅县水车窑茶碾子,虽是人们生活饮食所需的日常器具,但它蕴含着丰富和深厚的文化内涵,形象地体现了唐代人们的思想理念和当时的民风习俗,以及社会生产、生活等诸多方面的内容,承载着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的记忆。无疑,梅县水车窑茶碾子是先人留给梅州的宝贵历史文化遗产,虽然出土时残缺斑驳,但仍展现唐风,柔美依旧,更像一面镜子,折射出梅州曾经有过的灿烂辉煌的唐代历史文明。对它开展探索和讨论,也可为世人翻开一幅深藏不露的唐代梅州茶文化、瓷文化繁荣发展的珍贵历史画卷。因此,梅州有幸拥有这件珍宝,弥足珍贵,宜应引起各界的关注。

责任编辑: 张开帆

>> 精彩图文

  • 梅州客家音乐节29日举行 孙楠将演唱《五华之歌》
  • 梅县东山中学举行2018年教师节表彰大会
  • 【奋斗者的故事】张立泰:为办好专业 进厂当学徒
  • 大埔枫朗镇大埔角村:活化老遗址 打造红色村
  • 马云宣布明年将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 张勇接任
  • 蕉岭镇平中学工会开展“跳摸高”特色活动
  • 梅州日报小记者团将举办义乌购物乐活动
  • 感恩老师·节日快乐!
  • 高德儒指鸟为鸾
  • 送洋顾问进苏区
  • 唐诗、香茗雅器与唐代梅县水车窑茶碾子
  • 首届梅州日报艺术团文艺汇演青少年艺术团专场举行
  • 教练评球丨梅州客家领队李伟军:很遗憾输掉比赛
  • 评球丨主场折戟 球迷可贵
  • 梅江区“体彩杯”业余羽毛球赛落幕 江信集团队夺冠
  • 梅州全民健身运动会棋类比赛收官 梅江蕉岭分别团体夺冠
  • 本报记者专访歌手孙楠:足球与音乐碰撞让我更快乐
  • 马里建功难救主,梅州客家主场1:2不敌黑龙江FC
  • 梅州日报专访缪寿良尊:师重道兴科教 家国情怀总如诗
  • 东山学校举行开学典礼 激励学子跨越“三座大山”
  • 【我看教育】多形式渗透 法制教育
  • 先抓习惯,再谈成绩 家长勿“重”成绩而“轻”习惯
  • 现实版“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记者走进东中聆听他们的故事
  • 【新视界】奔跑吧, 公益健跑团!
  • 首届慈善拍卖主持大赛 我市一选手获慈善拍卖银槌奖
  • 侨胞魏基成向梅江区听障人士捐赠210套助听器
  • 五华商会奖励103名优秀学子 每人发放6000元奖励
  • 梅江区发放280多万元奖教 助推该区教育事业发展
  • 经济发展再添“强翼”!梅县获增城帮扶资金240万元
  • 无锡减税60亿元打造创新型企业集群
  • 劳动法律业务巡回讲座在梅城世界客商中心举办
  • 南京设科创基金助推新型研发机构发展
  • 【每周股评】政策底+估值底已开始显现
  • 【辣评】“黑心营养餐”折射校长陪餐制形同虚设
  • 【茶座】优秀教师要发挥 教育人才“领头羊”作用
  • 【客都议事厅】让文明因子在血液中流淌
  • 梅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在梅州城区试鸣防空警报的通告
  • 致全市广大教师和教育工作者的慰问信
  • 立心铸魂兴伟业——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情系教育事业发展
  • 我市深入实施铸魂立德工程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
  • 梅州市中共党史教育基地揭晓 首批19处革命史迹获命名
  • 我市网上中介服务超市建设运营工作正在加快推进
  • 嘉应学院“00后”新生报到 共录取4163名本科新生
  • 【奋斗者的故事】李俊庭:用耐心爱心“浇灌”学生
  • 我市金融系统形式多样宣传扫黑除恶 提高公众识别非法集资等能力
  • @梅州人 你关心的月饼质量抽检结果来了!不合格率为...
  • 云南墨江地震已致26人受伤 紧急转移群众近5千人
  • 北极科考队完成任务出北极圈 曾到达北纬84°48′
  • 财政部、应急管理部下拨1.55亿元中央救灾资金
  • 38万笔用户支付信息失窃 英国航空公司道歉
  • 尼泊尔失联直升机已确认坠毁 机上7人6死1伤
  • 北海道地震死亡人数升至35人 地震影响仍在持续
  • 希丁克入主国奥待官宣 沈祥福:会全力配合
  • 国青四国赛中国队获亚军 乌兹别克斯坦队夺冠
  • 【球迷评球】没人比穆里奇更怀念过去
  • 2018名人堂典礼举行 纳什基德雷阿伦希尔正式入选
  • 中甲第13轮补赛 梅县铁汉不敌青岛黄海
  • 评 优
  • 花开无痕
  • 我的“编辑”心路
  • 作文不见了
  • 你一定得让我后悔
  • 索要礼物的班主任
  • 套路
  • 败给的不是对手
  • “抓”人贩
  • 喝了一火车
  • 【民生沟通】工商部门抽查企业如何处理结果?
  • 大跌眼镜!家中的钱不翼而飞 竟然是自己的女婿...
  • 【民生沟通】在自己承包山林砍树要不要办理许可证?
  • 梅城五洲路“乱”象一箩筐 禁停警示牌形同虚设
  • 【追踪】本报救助对象4岁听力障碍男童赴穗手术成功
  • 【民生沟通】异地申领驾驶证要提交什么证件?
  • 【民生沟通】村里违法收回承包地应该如何维权?
  • 五华两兄弟因争地大打出手 一人入院一人判刑
  • 【整治城乡环境】梅县石坑龙塘村面貌焕然一新
  • 第九届客家山歌幼苗班开班 40名幼苗开启新征程
  • 梅州马拉松赛官方训练营在梅县区文体中心开营
  • 100%接通率!梅州12345服务水平全国排名第16名
  • “五策并举”强化村务监督
  • 扎实推动医学教育发展
  • 文化自信何以重要
  • 2018未来科学大奖在京揭晓 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等获奖
  • 开票仅需30秒!梅州中石化加油站启用电子发票
  • 梅州召开庆祝2018年教师节暨优秀教师表彰大会
  • 一传一射!梅州籍小将谢唯军U21四国赛中发挥出色
  • 塑料室友情!五华一工人竟将贼手伸向了室友...
  • 离婚后抚养费能随孩子一起“长高”吗?听法院怎么说
  • 是哪个九斤老太在刮“娘炮风”?
  • 美国新任朝鲜政策特别代表将访问韩、中、日
  • 北京演艺界承诺不用涉“黄赌毒”艺人
  • 两部门:10月后工资薪金所得按5000元起征点扣税
  • 习近平向第二十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致贺信
  • 习近平主席赴俄罗斯出席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前瞻
  • 云南普洱市墨江县发生5.9级地震,震源深度11千米
  • 人物志丨罗蔼其教育生涯摭拾:三执教鞭 作育人才
  • 大埔举办“开学第一课”税法宣传进校园活动
  • 曝光!梅县区广梅中路辅道积水难消
  • 铁皮悬挂电缆上!梅城梅正路市民盼清除“头顶隐患”
  • 【民生沟通】如何查询开发商有无预售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