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年前朱德女儿朱敏一行在粤搜集老帅诗词琐忆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8-03-12 10:16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下山途中,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吟哦起陈毅元帅著名的《赣南游击词》和《梅岭三章》。陪同的当地领导转达了群众的要求,朱敏和赵镕欣然答应。   从海南回到广州,诗词征集组圆满结束在广东的工作。朱敏特地送给我一部《朱德回忆录·人民的光荣》,还送给我一张她与朱德、康克清的合影。

  ●刘剑锋

  1979年冬,朱德元帅唯一的女儿朱敏,开国中将、原华北军区后勤部副部长赵镕和中央军委“元帅诗词征集组”的成员,来广东搜集老帅们的诗词作品和革命史料。从1979年12月至1980年1月,诗词征集组走访了朱德元帅当年战斗过或住过的包括梅州在内的约10个地市,搜集了朱德元帅的大量事迹材料和诗词书法作品……

1979年12月,朱敏(左3)等人摄于广州兰圃

1979年12月,朱敏(左3)等人摄于广州兰圃

  岭南的冬天,应当是最好的时节。不冷不热,空气干爽,万木葱茏,鲜花竞放。

  就在1979年的冬天,朱德元帅唯一的女儿朱敏,开国中将、原华北军区后勤部副部长赵镕和中央军委“元帅诗词征集组”的成员:时任军事博物馆秘书的著名书法家李铎,摄影家祁宝龙和北师大中文系古诗词专家王新文一行,来广东搜集老帅们的诗词作品和革命史料。奉上级指示,由广州军区政治部文化部负责安排元帅诗词征集组在广东的活动。时任军区文化部副部长、广东省文联副主席、老红军战士李章和我(时任军区文化部干事)具体负责接待陪同。

  朱敏(1926年~2009),原名朱敏书,1926年4月18日生于莫斯科,1949年进入莫斯科列宁师范学院学习,1953年毕业回国,一直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曾任俄语系教授、教研室主任。由于她生于苏联,并在那里长大,所以,她的俄语说得特别好。她曾跟我说:“我的俄语相当地道,但中国话说不好,常常词不达意,有时还闹点小笑话。”赵镕(1899~1992),1924年在云南拱卫军任参谋;1926年在朱德创办的南昌军官教育团任副官、书记长,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跟随朱德参加南昌起义、南下广东和湘南暴动,多年在朱老总属下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华北军区后勤部副部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从1979年12月至1980年1月,诗词征集组走访了朱德元帅当年战斗过或住过的广州、肇庆、韶关、汕头、梅州、湛江和海口、三亚、通什、万宁(海南岛当年属广东省管辖)等地,得到各地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搜集了朱德元帅的大量事迹材料和诗词、书法作品。几年后,诗词组参与编辑了《朱德诗词集》,此次搜集的诗词作品大多由中央文献出版社正式出版。诗词征集组在广东的活动,笔者有幸全程陪同,见识不少,受益良多。

@@67567@@_rb9b_zql8342

1979年12月,作者与朱敏合影于粤北

  (一)广州、肇庆

  从1954年到1970年,朱德几乎每年冬天都到广州冬休、过春节。在整个20世纪50年代,每次到广东,朱老总情绪都不错,留下了不少诗词和墨宝。1954年3月3日,朱老总建国后第一次到广州过冬,喜不自胜,当天即作《小桃红》词一首:“一江春水万支船,水映楼台见。士女无愁,频来往,喜晴天。花开红树英雄面,拖舟无桨,汽笛长鸣,惊起老龙眠。昔日疍家今上岸,欢歌解放,楼台新建。”1957年2月12日,登白云山,当天又作《上白云山》诗一首:“白云山上白云深,雨后春光一色新。珠江两岸琼楼现,净扫门庭迓国宾。”1959年1月,游完郊区罗岗,当晚挥就《游罗岗祠》:“罗岗山下罗岗祠,留有文山四首诗。忠心为国声名在,仪表堪称后世师。”2月,又兴致勃勃地写了一首《和郭沫若同志<春节游广州花市>》:“百花齐放遍城乡,灿烂花光红满堂。更有心花开得好,一年转变万年香。”

  在广州市区采访结束后,我们来到了风景如画的从化疗养院,在朱老总曾经居住的别墅和散过步的流溪河边流连,向有关人员了解当年朱德夫妇在从化的情况。

  1959年1月,朱德在绿树百花从中,吟哦出《从化温泉》一诗:“梅花开后桃花开,绿竹青松夹岸排。唯有荔枝园更好,林空喷出温泉来。”后又兴致勃勃地参观了流溪河水电站,写下《记流溪河水电站》一诗:

  锁住黄龙口,流溪水不流。蓄水三亿二,湖水绿悠悠。青山竖四围,孤岛有数丘。湖长四十里,蜿蜒绕四周。湖宽三十里,游人可泛舟。五百平方里,有雨尽归沟。四十二万亩,灌溉禾如油。两年半竣工,利用常不休。山内设电站,洞中建层楼。发电四万二,送电照广州。养鱼千万尾,适意任沉浮。桑田变沧海,社会主义优。岭南有天池,风景不胜收。水利真可宝,节节占上游。

  朱德在从化多次居住,情绪都很好,但1970年最后一次入住,却有点郁郁寡欢,经常到流溪河边沉思凝想。

  朱老总历来对兰花情有独钟。他每次在广州休养,都要到位于越秀山下的兰圃公园欣赏兰花,还向兰圃赠送了他亲手精心培植的银杆素兰。我们循着朱老总的足迹,也到兰圃参观。

  兰圃虽处闹市,但园中却异常安静。公园布局颇具匠心,溪流环绕,奇石林立,鱼翔浅底,鸟鸣啁啾,四处栽种或摆放着上百种中外名贵兰花,色彩斑驳,让人目不暇接。进入水上楼榭“同馨厅”,我们迎面看到了朱德的墨宝“同馨惠兰”。在树阴掩映的小径旁,我们别有兴致地欣赏镌刻在巨石上、朱德写于1961年3月的七言诗《游越秀公园》:“越秀公园花木林,百花齐放各争春。唯有兰花香正好,一时名贵五羊城。”公园的负责人是一位女同志,她曾多次陪同朱老总和夫人康克清在兰圃赏兰品茗。此时,她绘声绘色地回忆起朱德夫妇当时流连兰圃的情景。

  第二站,我们一行来到肇庆,入住七星湖畔的地委招待所——波海楼。时任肇庆地委书记后任海南省委书记的许士杰接待了我们。见面就座后,他便详尽地介绍了肇庆的历史和现状,也谈起诗词歌赋,大家开怀大笑,相处甚欢。下午,我们在七星岩公园的石壁上,见到了镌刻在山石上放大了的红字朱德手迹《游七星岩》:“七星降人间,仙姿实可攀。久居高要地,仍是发冲冠。开心才见胆,破腹任人钻。腹中天地阔,常有渡人船。” 此诗写于1959年2月17日,是朱德元帅参观七星岩后有感而作。这真是朱德诗作中难得的珠玑。于是,我们不约而同地在朱德诗作的摩崖石刻前大声朗诵起来,引来游客们的阵阵喝彩。

1980年1月,朱敏(前排右5)、赵镕(前排左4)等合影于大埔三河坝。后排左4为作者。

1980年1月,朱敏(前排右5)、赵镕(前排左4)等合影于大埔三河坝。后排左4为作者。

  (二)韶关、汕头

  第三站,是韶关。到了韶关,朱敏的兴致特别高,她说:“爹爹曾经在《我的母亲》的文章中说过,我们的祖籍就是广东韶关。现在我是回到老家来了!”

  到了韶关后,我们不顾旅途劳顿,赶往曲江县的犁市。

  犁市原名犁铺头。1927年12月,朱德等人率八一南昌起义军余部奉命赶赴广州准备参加广州起义。12月12日到达韶关,14日得知起义失败,部队只得留守韶关,旋又移驻犁铺头。为保存革命力量,朱德化名王楷,以471师副师长兼140团团长的身份进行革命活动。在留驻期间,朱德率领部队开展了著名的新式练兵运动。在犁铺头大坝仔的练兵场上,朱德改当时军队一字散兵线的行进队形为可以组织交叉火力的弧形散兵行进队形。还提出了“有把握的仗就打,无把握的仗就不打”,不打就“游”的游击战术思想。直至1928年1月2日,为了避开蒋介石的秘密追踪,朱德在范石生的帮助下借“野外练习”之机,率部队迅速离开了犁铺头。在犁铺头,我们兴致勃勃地参观了朱德驻军的旧址和文物陈列馆。

  翌日,我们继续北上,来到广东、江西接壤的梅岭。梅岭,就是著名的五岭之一大庾岭。这里的冬季比较冷,岭头上到处挂着冰凌,路旁还有不少残雪,倒是有点北国风光的意味。我们兴致勃勃地在屹立在梅岭古驿道上的梅关前合影留念。

  经南雄县文史部门联络,我们越过梅关,造访江西省大余县城。在大余县文史部门同志的陪同下,我们驱车赶往当年陈毅元帅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油山。这里群山逶迤,山高林密,我们一脚泥一脚水地徒步登山,追寻当年游击队员的足迹。好不容易找到了当年陈毅元帅藏身的一个简陋的山洞。那里杂草丛生,朔风凛冽,寒气逼人。可以想见,当年游击战争是何等的艰苦卓绝。下山途中,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吟哦起陈毅元帅著名的《赣南游击词》和《梅岭三章》。吟哦这般荡气回肠的诗章,我们顿时忘了北风的凛冽和跋涉的劳顿。

  完成了在韶关的工作,我们又取道广州,驱车向东,奔赴汕头。在汕头,我们参观了革命纪念馆,还观看了潮剧。第三天,我们赶赴潮州。稍事休息后,便又赶往饶平县(据饶平县档案馆记载是1980年1月23日)。尔后,我们在县委书记的带领下,前往上饶乡茂芝村。刚出县城,赵镕突然让车停下来,他指着对面的一座山说:“当年我们攻打县城时,就经过了那座山。”到了茂芝村,赵镕异常兴奋,回忆起不少往事。1927年10月5日,朱德和周士第率领剩下的2000余人撤出了三河坝,决定取道百侯,从饶平到潮汕与主力部队会合。当他们抵达茂芝村时,遇到了第三师教导团参谋长周邦采带领的从潮汕突围出来的起义军官兵200多人,方知主力部队已在潮汕失败。部队何去何从?朱德毅然召集20多位指挥人员,在茂芝的全德学校召开了一次重要的军事决策会议,定下了下一步行动的方案。在召开会议的全德学校校门前,我们和当地领导合影留念。

  (三)梅州大埔三河坝

  结束了潮汕地区的采访调查工作后,我们驱车前往位于潮汕、梅县地区交界的大埔县三河坝,梅县地区的领导同志和工作人员早已在当地等候我们。来不及休息,我们便提出抓紧时间参观。我们一行拾级而上,登上了位于三河坝东岸的笔枝尾山。赵镕当年已经81岁高龄,在陪同人员的搀扶下,硬是拄着拐杖登上了山顶。山顶耸立着15米高的纪念碑,用35种规格的343块密纹花岗石砌建而成。碑正面镌刻着朱德同志的亲笔题字:“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碑座上刻着第二十五师师长周士第撰写的碑文。我们围着纪念碑仔细观看,赵镕更显得激动不已。参观后,我们与当地领导在纪念碑前合影留念。

  站在笔枝尾山放眼望去,令人心旷神怡:远处,水雾迷离处,发源于福建境内的汀江,碧波粼粼,直流而下;发源于广东紫金、流经梅县地区的梅江,逶迤而来;梅江、汀江、梅潭河在此汇合而成的韩江,奔流南去,气势磅礴。53年前,就在三河坝这一水陆交通要冲之地,发生了一场异乎寻常的战争。1927年八、九月间,参加南昌起义的25师由朱德、周士第等率领,取道福建长汀、上杭南下,留驻三河坝。国民党钱大钧部一万多人奉命,企图围剿这支部队。起义军在三河坝与钱大钧部激战了三昼夜,最后向南撤离。赵镕还清楚地记得当年打阻击战的情景,他用拐杖不断地指点江面和山头,告诉我们敌军进攻的路线和我军挖工事的地方。

  下山后,我们寻访了当年朱老总住过的地方,后来是一所学校。我们赶到那里时,学校操场上已经聚集了数百名民众。他们听说朱老总的女儿和老部下来到三河坝,希望见他们一面。

  陪同的当地领导转达了群众的要求,朱敏和赵镕欣然答应。他们在操场的高台上与群众见了面。朱敏高兴地讲了话。她首先代表诗词征集组向大家问好,感谢老区群众当年对军队的支持,并祝愿当地群众日子越过越好。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朱敏和赵镕频频招手致意。

  (四)湛江和海南

  结束在梅县地区的行程后,我们驱车赶往湛江。在位于湛江市郊的湖光农场参观时,农场领导给我们介绍:上世纪50年代中期至60年代初,朱德曾两次到湛江视察。1957年1月27日,他曾来湖光农场,看望从部队转业来到雷州半岛种植橡胶的农垦战士,热情地鼓励他们把荒地全部开垦出来,发展热带亚热带作物,换取外汇买机器,为国家作出新贡献。朱老总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你们的担子很重,既要发展生产,又要保卫祖国的南大门。”

  我们一行继续往南,渡过琼州海峡,来到祖国的宝岛——海南岛。朱德于1957年、1963年曾两次视察海南,从海口到位于五指山深处的通什直至最南端榆林港、天涯海角,包括东线西线,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在视察中,他对海南的建设作了许多中肯的指示,还写下不少诗词。

  其一,《香草》:“海南有香草,久为世所珍。农园加工制,赠与世上人。”

  其二,《七绝二首》:“尖峰岭上产幽兰,古木林中草树边。多费专家勤采掇,新种移出任人观。”“ 幽兰吐秀乔木下,仍自盘根众草傍。纵使无人见欣赏,依然得地自含芳。”

  其三,《咏冬》:“解冻发新芽,芳蕊迎春见物华。浅淡梳妆原国色,清芳谁得胜兰花。”

  其四,《游海角天涯处》:“西沙至南沙,万里属中华。海角天涯处,红旗灿锦霞。”

  我们循着朱老总当年的足迹,收集当年的视察情况和诗词手迹。在万宁兴隆华侨农场,我们喝到了由农场工人培养种植的咖啡,朱敏高兴地说:“这里的咖啡,味道不亚于我在莫斯科和北京喝到的味道!”

  从海南回到广州,诗词征集组圆满结束在广东的工作。临行前,大家真还有点依依不舍。朱敏特地送给我一部《朱德回忆录·人民的光荣》,还送给我一张她与朱德、康克清的合影。直至今日,我还一直珍藏着它们——珍藏着这段难得的回忆,珍藏着我们之间的友谊。

  (作者系原广州军区宣传部副部长,广东省文联原副主席,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本文图片摄影者祁宝龙,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资深摄影家

责任编辑: 系统

>> 精彩图文

  • 38年前朱德女儿朱敏一行在粤搜集老帅诗词琐忆
  • 开征房地产税的初心与影响
  • 国内钢价每吨跌幅超百元 进口矿价连续下滑
  • 大学生求职需防“培训贷”
  • 股市仍以稳中有涨为主 中小创超跌滞涨板块有望补涨
  • 蕉岭镇山公园、长潭景区等地禾雀花竞相绽放
  • 梅江区委常委会召开会议:推动发展稳定工作再创新局
  • 文艺志愿者梁远祖:有责任用艺术回报社会
  • 【客都议事厅】“绿满梅州”让城市更宜居
  • 相聚万达广场!3·15消费者权益日活动邀你参加
  • 梅县区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凝心聚力建设生态富民强区
  • 历史性的庄严时刻——记宪法修正案通过
  • 人民日报社论:为民族复兴提供有力宪法保障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
  • 我市各地积极组织干部职工开展植树造林
  • 省考核组来梅开展2017年度扶贫开发成效考核工作
  • 全国人大代表李杏玲张晓:结合工作实际学习宣传宪法
  • 市委常委会会议:落实过硬措施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经投票表决通过
  • 商务部部长钟山: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各个国家的“大合唱”
  • 紧急扩散!梅州这路段又要禁止通行了,请注意绕道
  • 梅城多间学校“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你别不信,都是这事闹的…
  • 重磅!梅州村级巡察即将全面展开,重点是这些村!
  • 14000多梅州人现场见证!你的朋友圈也有这场比赛的直播吧?
  • 河北沙河:“中国玻璃城”引来八方客
  • 广东代表团审议两高报告 代表们建议:加强新时代司法队伍专业化建设
  • 商务部部长钟山:中美若贸易战没有赢家,只会带来灾难
  • 大动作!广东这18项省级职权有变动,梅州有这些变化
  • 广东:为全国全省发展大局担当使命多作贡献
  • 梅县铁汉俱乐部投资人刘水:以职业足球的好成绩回馈家乡
  • 两会今日看点:表决宪法修正案草案 举行两场记者会
  • 一起为家乡球队呐喊!梅州日报球迷助威团闪耀中甲赛场
  • 【中甲揭幕战花絮】“南北”球迷结下友谊
  • 【中甲揭幕战花絮】简朴低碳赢得“点赞”
  • 中甲揭幕战评论:场内场外都该“燃”起来
  • 新赛季首战失利,梅州客家队客场1:2石家庄永昌
  • 梅县铁汉主帅胡安:满意球员首轮比赛表现
  • 省足协主席叶细权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 梅州客家队主帅鲁斯米尔:很遗憾没能拿到分
  • 【中甲揭幕战花絮】“红装”球迷 助威铁汉
  • 2018赛季中甲联赛开幕侧记:客家元素突出、先进模范助阵
  • 小小大队长
  • 【纪实】热心大叔
  • 【纪实】海岛恋
  • 【虚构】精致结婚纪念盒
  • 【虚构】不是中邪
  • 【纪实】有妻自远方来
  • 【纪实】郁金香与苔藓
  • 【虚构】和阿妈捉迷藏
  • 【纪实】女徒弟
  • 【哲味斋】鬣蜥的光芒
  • 【人间真情】快乐的外卖小哥
  • 【若有所悟】败给一块碎玻璃
  • 【直抒性灵】抚动命运的琴弦
  • 我国科学家发现肠道新细菌群:有助于治疗2型糖尿病
  • 首批叙反政府武装人员撤离东古塔
  • 阿富汗一检查站遭武装袭击 至少18名安全人员身亡
  • “科学”号奔赴麦哲伦浅水海山:将进行多学科综合调查
  • 美佛罗里达州州长签署控枪法案 购枪年龄提至21岁
  • 白宫:只有看到朝鲜兑现其承诺,特朗普才会与金正恩会面
  • 当医生
  • 愿你看淡世事沧桑, 内心安然无恙
  • 红红火火小唐装
  • 难吃的“三碗面”
  • 我国首列时速350公里长编组“复兴号” 中国标准动车组开始型式试验
  • 不卫生!江北中山街现多处污水淤积
  • 志愿者在梅城剑英图书馆开展女生安全教育公益活动
  • 多国或反制美国贸易保护主义
  • 梅州市印制电路行业协会谋划打造百亿电子信息产业集群
  • 传统能源仍在 可见未来占主导
  • 深交所发布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
  • 梅州各大银行陆续上调房贷利率 银行购房贷款再上“紧箍咒”
  • “产假式缺员”!梅城部分小学教师紧缺
  • 五措并举加强“保健养生馆”监管
  • 遵循经济规律实现高质量发展
  • 五华李惠堂博物馆开工建设,现向社会征集李惠堂文物
  • 梅州市十大民生实事 “圆梦计划”圆百名工人大学梦
  • 《厉害了,我的国》上映 引发梅州市民热议
  • 南方日报评论员:以更宽视野更高要求更有力举措推动全面开放
  • 市第二中医医院通过三甲评审 成为梅州首家三级甲等中医医院
  • 2018中甲联赛在梅开幕,梅县铁汉揭幕战0比1不敌延边富德
  • 梅州市委、市政府发布2018年全民参与植树造林倡议书
  • 谭君铁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会议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 新赛季中甲联赛在梅开幕 梅县铁汉0比1不敌延边富德
  • 梅州客家队客场1:2遭逆转 主帅:很遗憾没能拿到分
  • 习近平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重庆代表团审议
  • 请绕道!205国道改建工程重新封闭施工
  • 黄润秋:因祁连山生态破坏曾发朋友圈 生态红线为保护自然生态提供制度屏障
  • 习近平到重庆代表团参加审议
  • 借款几万元赔掉一套房 小心踏入“套路贷”骗局
  • 罗伊斯同多特蒙德续约至2023年
  • 花样游泳世界系列赛法国站首日中国队摘得两枚银牌
  • 中纪委机关报谈“政绩观”:功成不必在我,建功必须有我
  • 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宪法与时俱进才有持久生命力
  • 两会今日看点:三场记者会 国资委主任等答记者问
  • 必读!习近平两会十大金句来了
  • 贵州草海:越冬候鸟陆续北迁
  • 梅州男子出行时因这事被民警拦下,他的一句神回复“亮”了...
  • 注意!梅城这个红绿灯正在进行优化改造!这份出行提示请get好!
  • 昼夜温差20℃!天气随机播放,梅州人开启乱穿衣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