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王国”的欲望悲歌——谢友祥《南汉国传奇》之主题一种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8-01-12 09:50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南汉是五代十国时期偏安于岭南的小朝廷,由刘氏建立,定都于今天的广州,前后共历五十年。《南汉国传奇》取材于南汉国覆亡前夕宦官当道的一段历史,开南汉国题材文艺作品之先河。小说以名儒之子胡琏入朝营救因《南汉志》而下狱的钟允章和促成南汉朝廷覆灭为主线,融进宫廷倾轧、军事斗争和多重爱情故事,情节曲折,波澜迭起,古代岭南风情掩映如画。其中皇帝之变态,权阉之奸狡,酷刑之血腥,对手间智力较量之惊心动魄,男女主人公之生死情恋,等等,无不引人入胜。

@@65397@@_rb7b_cjl81101

部分专家及文学爱好者出席谢友祥教授(前排右二)新书分享会。

部分专家及文学爱好者出席谢友祥教授(前排右二)新书分享会。

  □张劲松

  一

  钱穆先生曾在《国史大纲》中说:“历史上宦官擅权,与王室骄奢成正比。东汉、唐、明皆是。”而五代十国时期的南汉国可谓又一极端的典型案例。南汉国(917年-971年)乃地方割据政权,都番禺(今广州),管辖两广及部分越南北部。其被后世所记住的,可能主要就是那举世无双的太监制度与数量了。“学会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自古皆然。但在南汉国,凡想仕进做官,都得先阉割了再说,这真是闻所未闻。《新五代史·南汉世家》记载南汉后主刘鋹立下规矩:“群臣自有家室,顾子孙,不能尽忠,唯宦者亲近可任。”因此“凡群臣有才能及进士状元,或僧道可与谈者,皆先下蚕室,然后得进。”阉刀所指,虽进士、状元、僧道不能免。这样一项“学而优则阉,阉而活则仕”的奇葩国策,遂使南汉国被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

  “无家无室,无嗣无后,因而无私念,堪托以国”,于是南汉国男子的净身风气甚嚣尘土,朝廷上下就成了太监的天下。不但皇宫里用阉人,而且大小官员都得阉了才得以任用,甚至自阉投机的地痞流氓都被任用,而不阉的读书人就不得任用或至多担个虚职,甚至会成为阉党排挤打击的对象。君王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南汉人就此走进了这么一个“欲做官宦先做宦官”的逻辑怪圈。无嗣无后就能无私无欲?就能全心全意地为皇家服务?私心杂念是否能一阉了之?权力真能如此任性?对人性欲望的分析、推断与处理竟能如此简单粗暴?

  谢友祥的小说《南汉国传奇》(广东人民出版社2017),描写的正是发生在南汉国最后两年里的一段传奇之旅,一个小伙子冒死假阉并全力营救蒙冤入狱的父亲拜把兄弟的传奇故事。后主刘鋹登基之初,启用“二金刚”钟允章和胡宾王,力图改革除弊开创新局,但刘鋹很快失去革故鼎新的热情,并且把已被逐出宫廷的阉党头目龚澄枢召回委以朝政,中书舍人兼知制诰胡宾王愤然辞职,弃官归里,隐居韶州山林,专心撰写《南汉志》,书成后把其中一本转交给仍在朝廷的左丞钟允章。没料此书竟成黑锅,阉党以之为钟允章亲撰的罪证,于是钟允章被冤枉抄家入狱。胡宾王执意要飞蛾扑火营救好友,胡宾王之子胡琏临危不惧,毛遂自荐替父出征。于是,告别新婚燕尔的妻子素馨,胡琏就此展开一场以科举为名、以营救钟允章为实、融血腥宫斗与浪漫传奇于一体的兴王府之旅。人性欲望不外乎权欲、物欲和色欲三类,下文我们就跟随作者的生花妙笔与瑰奇想象来一路领略《南汉国传奇》里的欲望悲歌。

  二

  滥觞于隋唐的科举考试本是为国家选拔人才,但南汉的科举考试完全变质,只要贿赂送礼就能榜上有名。胡琏因为送了一对稀世珍宝“孟尝之珠”给主考龚澄枢而荣登榜首,但要被任命为掌刑太监还得在寺人院呆几天,装模作样通过副主考、也是胡宾王故交的郭崇岳安排好的假阉这一关。“在南汉国,掌实权的,大也罢,小也罢,大多数都是宦官。”出了寺人院的胡琏基本上为阉人所包围,围绕在皇帝身边的太师龚澄枢以及龚太师的左膀右臂郭崇岳与陈延寿自不用说,侍从古仔、副掌刑潘公公、牢头都是清一色的阉人。而同场考友、也是阉友的高节与夏传,名字就颇具讽刺意味,因为高节无节,夏传不传。据《资治通鉴·后周纪五》记载,南汉后期在册的太监多达两万人之巨。如按小说中的人口估计,全境人口约四五十万口,太监则占比高达4%-5%,南汉乃名副其实的“太监王国”。即使与拥有十万太监的明朝来比较相对数目,大明也只能瞠乎其后。据云北宋名将潘美杀入南汉都城兴王府时,单单斩杀阉匠就有500多人。

  政治的核心是权力,小说中的主要人物似乎都是为权力而生。中宗刘晟当年就是弑兄篡位,继而尽杀诸弟15人。后主刘鋹虽然不理朝政,但对于可能觊觎帝位的几位兄弟防范甚严。一上任就仿效乃父,先对一个兄弟下手,杀鸡儆猴。其他三个弟弟乖乖俯首称臣,谄媚表忠,才免遭荼毒,最小的番禺王还做了御林军名义上的统帅。为了加强自己权力的合法性,宣扬君权神授,利令智昏的刘鋹重用宣称当今皇帝是玉帝太子下凡的女巫樊胡子,而事实上樊胡子只是太监陈延寿敬州(宋以后改名梅州)老家的一个装神弄鬼、以画符咒水骗钱谋生的神婆而已。外廷宰相陈守中和外廷太尉王琦贪名贪位,为了保住自己的鸡肋位置而屈尊伺奉樊胡子登坛做法,丑态百出。

  至于对大权在握的太师龚澄枢,后主刘鋹也是防贼一样防着。龚澄枢胡作非为没关系,但他必须天天来觐见,还得随传随到,不得走出兴王府半步。龚澄枢前倨后恭,在“清除异己宦官时从不手软”,他“曾唆使皇帝诛杀邵延鋗,使人砍却吴怀恩,逼死潘崇乐”,后又醉杀李托。龚澄枢因拥有了“孟尝之珠”而欲图早点过把皇帝瘾,而郭崇岳和陈延寿则觊觎着龚澄枢的第一权臣之位。在胡琏顺风顺水做了太师后,郭崇岳则幻想着这位世侄能扶自己登上帝位。在胡琏被俘后,陈延寿挤掉郭崇岳,把刘鋹架空,做了南汉国事实上的掌权者。

  孟德斯鸠曾在《论法的精神》中说:“共和国需要品德,君主国需要荣誉;而专制政体则需要恐怖。”南汉国的统治基础除了女巫樊胡子描摹的君权神授之外,就只剩下恐怖的刑法了。对于违法乱纪者,南汉国的酷刑、虐杀可谓名目繁多、应有尽有。刑法之惨绝人寰可以与商纣王一决高下:什么挖目剜舌,烘炙水浸、刀山火海、烧煮剥剔、斗蛇搏象等一应俱全。行刑之日,刘鋹还喜欢带领嫔妃与亲信在楼上一边饮酒作乐,一边看得手舞足蹈,不似人君。胡琏就被迫陪刘鋹观看过人象战、蛇乐山等虐杀场景,自己被俘后还在荔园子斗兽场战败大耳夫人(即大象)。刘鋹还御手操刀,好亲剥人头皮。既然把百姓当任意宰割的家奴,官府又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百姓动辄得咎,只得道路以目,殷盼北方的明主青天早日南下。自汉以降的统治者皆尊奉的“阳儒阴法”统治术,已然蜕变成了图穷匕见、天怒人怨的“罢黜儒家独尊法术”,不过是这里的“法术”,既指女巫樊胡子的装神弄鬼,更指动辄得咎的严刑酷法。

  小说中韶州守将李延珙曾大义凛然地说:“汉国之帝或可恕,群宦必诛,殄灭丑类。”这其实与宋将潘美斩杀阉工一样,把问题简单化了。没有南汉之君,何来群宦?没有宦官制度,哪来的宦乱?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历史在循环中往复,百姓在桎梏中挣扎。在既有的专制传统里,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所有的吟唱都是悲歌。而刘岩之泽,三世而斩,也就不足为怪了。

  三

  南汉开国之君高祖刘岩,临死时对子孙很不满意:“奈何吾子孙不肖,后世如鼠入牛角,势当渐小矣”,后世果然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后主刘鋹时不但不理朝政,而且玩物丧志,喜用珍珠装饰宫殿,极尽奢侈之能事,“刘鋹本人有多物质,他办公的地方便有多物质”,其寝殿有三大特色即“地底通、柱子空、四沟红”,穷奢极欲,可见一斑。而其乳母七圣母卢琼仙的鹩舌之羹“只吃舌尖,一羹须杀上百只鹩哥”,“吃鲤仅取那两根长须,

  吃鳙仅取双唇,吃禾花雀仅取那颗小小心脏,吃笋仅取剥到尽处至嫩一芽”,暴殄天物,无以复加。她平时敛财,只进无出,“年年以生日为由,敲剥官吏及地方,贪渎无度,积财海量沙数”,也正应验了“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的《道德经》名言。

  古代有很多不务正业的皇帝,如球迷唐僖宗,千古词帝李煜,书画家宋徽宗,木匠明熹宗。而后主刘鋹心虽不灵,手却很巧。善于编结一些工巧的工艺品。如小说里写他用珍珠编结鞍勒,没编好的时候,经常随手用这个半成品来打人,“抓起他串缀的玩意砸向龚澄枢,砸在他头上,高冠应声落地”。而编好后的双龙珠鞍据说“堪称一绝,足以传世”。连宋太祖赵匡胤看了都感慨:“刘鋹好工巧,习与性成,若能移治国家,何致灭亡。”而为了采到深海优质珍珠,“官吏总是让采珠人在水下尽量待得再久些,死亡率自是节节攀升”。珠奴数目最多时达3000人,采珠的“疍人一有机会便逃亡,多数在营地附近被打死,或被捉送兴王府狱受最严厉的制裁”。

  以刘鋹为首的南汉官僚挥霍无度、入不敷出,于是只得巧立名目,横征暴敛,敲骨吸髓,竭泽而渔。如凡入城者,皆得纳一个铜钱,“先在都城为之,很快就推广至所辖全境各府州县”。小说开局就详细描叙了胡琏进兴王府时被敲诈勒索的一幕。胡琏初出茅庐,血气方刚,还爱打抱不平,结果不但被连拿带抢、掠走了4锭银子,而且还差一点被挖眼割舌。小说后半部叙述了阉党们最后的疯狂:抄家刘鋹乳母卢琼仙,洗劫暹罗国海船,抢夺域外番坊,最后连汉家富室,皆不能免。统治阶层的丑恶本性,暴露无遗。

  刘鋹荒淫无度,三十来岁就掏虚龙体,虽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但到刘鋹这里也不灵了。刘鋹于是病急乱投医,一度非常依赖樊胡子随口胡诌的太上老君乌丹与自己腋下所生的仙瓜。“因其性功能彻底丧失,肉瘾被强烈的心瘾所置换,常要观看群交比赛”,堂堂君主,竟有窥交之癖,其色欲的口味之重,无人能敌。于是宫内会定期搜罗白皙处女举行群交表演赛,还给冠军披红挂彩游行六市。古仔之妹瑞香就是被羞辱游行时投车(或跳车)自杀,后被胡琏救活。刘鋹还给服侍自己的十个异域波斯女子命名为“十媚”:媚猪、媚牛、媚羊、媚狐、媚狗、媚猫、媚驴、媚兔、媚猴、媚狮。格调低俗得令人咂舌与不齿。

  在风雨飘摇、战乱不断的南汉国末期,有情人难成眷属,美满的婚恋似乎是一种例外。在小说里没有出现一首有始有终的爱情协奏曲,有的只是各种不太圆满的爱情变奏曲。胡宾王夫人甘愿自焚去陪同先逝的夫君,同时以一种决绝的姿态成全后人的撤离。因为地理阻隔与音讯中断,天各一方的胡琏与素馨(与刘鋹已死的爱妃同名)之间的爱情有始无终,胡琏与救了自己的鳗娘在一起了,素馨则为了报仇而委身于马行远,马遇难后,素馨出家为尼,令人叹惋。高节与大燕的爱情曾经轰轰烈烈,差一点就是一个才子佳人的故事,但高节重利轻情,自愿阉割以开仕途,大燕也就成了另一个自尽的“杜十娘”。而杰仔与瑞香一波三折的爱情看似有始有终,但瑞香短暂的变心以及后来的遭遇却更令人同情与唏嘘。

  四

  读罢《南汉国传奇》掩卷沉思。笔者既被故事的跌宕起伏、荡气回肠所吸引,又为其主人公多舛的乱世命运而叹息,更为作者运斤成风的不羁才情所折服。读者在读到胡琏臻于完美的道德与过于戏剧化的人生,以及因辅助胡琏而常常神出鬼没、神机妙算的夭夭时,或许偶尔会联想到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评《三国演义》的譬喻之话,即“显胡琏之长厚而似伪,状夭夭之多智而近妖”。这其实是作者从上一本岭南传奇小说《血日苍茫——太平天国在梅州的最后传奇》就一以贯之的“英雄情结”的审美呈现。将“传奇性艺术化和放大”以致“高度故事性与可观赏性”,这无疑是一种对那段传奇历史之大善大美、大丑大恶的匠心营构与想象性把握。

  如果不是阅读《南汉国传奇》,相信许多读者与笔者一样,真没太关注在岭南大地上还存在这么一个维持了半个多世纪、且唯一被正史承认的南汉国。与另一个南粤小王国南越国(约前204-前112)相比,南汉国朝廷口碑“扑街”,政绩乏善可陈,而其残暴与荒淫却罄竹难书。历史自有公论,公道自在人心。现在关于南汉国的研究资料寥寥可数,而反映那段历史的文艺作品更是一片空白。历史用无情的数字充分说明了后世对待这个荒唐小朝廷的情感态度。200年前,清代嘉庆年进士、嘉应州人氏吴兰修撰写了一部简明而权威的《南汉纪》;200年后,大埔茶阳人氏谢友祥教授创作出该领域的第一部历史小说《南汉国传奇》。两位梅州乡贤一史一文,一简一繁。一个讲究 “无一字无来处”的钩沉稽古,发微抉隐,一个是史诗般的艺术虚构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引人入胜,但都寄寓深刻,发人深省。一位是历史研究领域空前绝后的集大成者,一位是文学创作领域开天辟地的始作俑者,但都在各自领域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文心汗青,传之后世。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应该可以完整看到作者苦心孤诣的皇皇巨著“岭南传奇三部曲”。

  马克思曾言:“专制君主总是把人看得很下贱……哪里君主制的原则占优势,哪里的人就占少数;哪里君主制的原则是天经地义的,哪里就根本没有人了。”可以说,南汉政权为马克思的名言做了一个绝妙的注脚。中国官僚机构变化的轨迹是“皇帝总是把大权交给身边的亲信侍从,以取代皇室以外庞大的官僚机构。”南汉国的宦官扩编,可谓是又一次荒唐而任性的血泪实验。不管如何,由无节制的人性欲望肆意演绎的那段历史早已落幕,而不把人当人的身体阉割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我们还没有彻底解开人这个斯芬克斯之谜前,制度的建设比人性的改变应该更具可行性与现实意义。但如何合理平衡转型期的理性与欲望?如何避免消费时代的商品拜物教与精神去势?如何在现代制度建构中体现“人是目的本身而不是手段”(康德语)的现代启蒙价值?——这,或许就是我们应从《南汉国传奇》这曲欲望悲歌中引发的现实思考吧!

  作品书简

  南汉是五代十国时期偏安于岭南的小朝廷,由刘氏建立,定都于今天的广州,前后共历五十年。《南汉国传奇》取材于南汉国覆亡前夕宦官当道的一段历史,开南汉国题材文艺作品之先河。小说以名儒之子胡琏入朝营救因《南汉志》而下狱的钟允章和促成南汉朝廷覆灭为主线,融进宫廷倾轧、军事斗争和多重爱情故事,情节曲折,波澜迭起,古代岭南风情掩映如画。其中皇帝之变态,权阉之奸狡,酷刑之血腥,对手间智力较量之惊心动魄,男女主人公之生死情恋,等等,无不引人入胜。

  点睛之论

  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山大学谢有顺教授:

  《南汉国传奇》将人们不熟知而又是广东历史不能忽略的部分,通过小说进行了成功的艺术还原,这是小说一个很大的贡献。这件事本来是广东其他作家要去做的,但是他们没有去做,友祥教授做到了,这很有价值。包括他接下来要写的《粤人抗清传奇》,我也非常期待。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学者写历史小说的优长,他能够找到一个点,通过他的考证、开掘,使它变得壮阔,变得非常重要。

  文学评论家胡磊:

  《南汉国传奇》以岭南五代十国时期的一段历史作为考察主线,以宏阔的视野、深邃的思想和历史性的叙事,书写了南汉国所处的时代背景甚至气候、社会氛围,展现了岭南历史发展和变迁的人文风貌。它对历史人物的理性反思和现实关照,体现了一个作家对历史人文和时代生活意义的新理解和新发现,为我们了解岭南历史文化提供了诠释和注脚。

  广东人民出版社编辑王湘庭:

  谢友祥教授虽然不是一个专业的文学创作者,但是作为一个专业的编辑,我可以很肯定地说,他的故事叙述能力和文字驾驭能力都远远超出了很多专业的文学创作者。《血日苍茫》和《南汉国传奇》是我编辑起来有成就感的书,它的文字风格,它的叙事艺术,它的整体节奏,它的人物个性,我觉得都把握得非常好。

  小说创作人介绍

  谢友祥,男,广东大埔县茶阳镇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其后一直在大学工作,从事中国古代文学、中国古代文化和岭南文化的教学和研究,曾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学术论文在《文学评论》《文艺理论研究》《鲁迅研究月刊》《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和《中山大学学报》等一流刊物发表,出版专著《幸福是一项成就》以及长篇广东历史小说《血日苍茫》《南汉国传奇》,其《客家民间歌诗对故事》获广东省第五届鲁迅文艺奖。

  (作者为嘉应学院文学博士)

责任编辑: 古九平

>> 精彩图文

  • 父亲患病女儿升学难望 高昂医疗费压垮一家人
  • 智障男车祸死亡因其智障可少赔?法院:生命是平等的
  • 丰顺县汤南镇一学校男教师涉嫌猥亵女生被拘
  • 相关部门对违规经营高度重视 查处缺斤短两柚档
  • 愤怒!梅州一小学老师涉嫌猥亵女学生!受害的还不止一人!
  • 天津引进人才将实行“租房落户”
  • 兰州房管局回应限购调整——落实分类调控因域施策
  • 变相拒购房者使用公积金贷款 梅城开发商缘何说NO?
  • 齐达内续约皇马 新合约期至2020年
  • 卡位战山东险胜辽宁 小丁23分哈德森仅12分
  • 中国前锋王楚首发未建功 科瓦彼达迪惜败
  • 梅州文玉幼儿园举办首届“园长杯”班际足球赛
  • 国际奥委会发布声明 欢迎朝鲜派团参加平昌冬奥
  • 恒大:不搞引援竞赛至2020逐步实现“全华班”
  • 中国足协聘请米卢任青训顾问
  • 美职篮NBA:凯尔特人与76人移师伦敦开战
  • 原中国男篮后卫李群:希望梅州培养出高水平后卫人才
  • 丰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推动生态富民强县
  • “太监王国”的欲望悲歌——谢友祥《南汉国传奇》之主题一种
  • 兴宁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第三届社员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决议公告
  • 去年我国汽车产销量比增超3%
  • 基金业资管总规模约53.6万亿元
  • 股海淘金(2018.1.12)
  • 去年梅州CPI上涨1.5% 上月医疗服务价格同比涨113.4%
  • 梅江区:开创“诗画梅江 文明客都”新格局
  • 【民生沟通】快递公司占道装货被责令整改教育
  • 【民生沟通】新圩黄坑电线改造将在近期进场施工
  • 梅县食药监局开展春节前食品进行安全专项抽检
  • 【民生沟通】兴宁大道春节前将实现双幅通车
  • 【民生沟通】城乡居民养老待遇资格认证何时结束?
  • 【民生沟通】农村自建房加高如何办审批手续?
  • 【民生沟通】兴宁城区已建设现代商贸物流城
  • 市人大常委会组织在梅省人大代表参加初任学习
  • 广东省雁洋公益基金会颁奖大会585名先进受表彰
  • 习近平: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从严治党引向深入
  • 五华严打非法采砂行为 2017年查处非法采砂案55宗
  • 市质监局开展春节节前民生计量专项执法检查行动
  • 东山中学校门口流动摊档频现 望相关部门加强管理
  • 中共蕉岭县第十三次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召开
  • 寒潮来袭“抱电”取暖 梅州用电负荷首次冬季创新高
  • 民警多方努力 助女孩解决15年“黑户”难题
  • 特朗普政府有意松绑核武器限制 研发新型核弹头
  • 第五届世界围棋名人争霸战李世石夺冠
  • 兴宁一养殖场污水影响环境 当地政府多次协调未果
  • 梅县区雁洋镇长教村:产村联动 村企互动 共建共享
  • 新时代,新作为!平远县政协十届三次会议开幕!
  • 平远收听收看全省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 高铁为啥不能等你?几分钟就可能影响全国路网!
  • 兴宁环卫工早晨5点开始工作 成街头“橘色”风景线
  • 兴宁公安机关开展“110宣传日”主题宣传活动
  • 快看!今年兴宁市政府要完成这十件民生实事!
  • 看重点!2018年兴宁市政府要着力做好这四方面工作
  • 兴宁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11日开幕
  • 丰顺县十五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十次会议
  • 丰顺收听收看全省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 丰顺县第十三届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10日上午开幕
  • 蕉岭县政协委员分组讨论政协和提案工作报告
  • 蕉岭县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举行预备会议
  • 蕉岭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举行党员领导干部、代表团召集人会议
  • 蕉岭组织收看收听省市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 大埔县政府工作报告:全力开创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局面!
  • 2018年大埔十大民生实事出炉,件件关乎民生!
  • 大埔县工商联召开十五届二次执委会议 熊锋松参会
  • 大埔县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举行预备会议
  • 大埔县第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召开协商会议
  • 大埔县政协委员对常委会工作报告等进行分组讨论
  • 大埔县政协十四届三次会议开幕
  • 范宜军参加政协委员界别座谈会寄语广大委员
  • 五华县开展“城区厕所革命” 新建34座城市新公厕
  • 周知!万豪国际酒店被立案调查!
  • 中国“申遗”之路走过30年 世遗总数稳居世界第二
  • 人社部发文确定128家全国人力资源诚信服务示范机构
  • 6部门:各类工程建设领域农民工纳入工伤保险制度保障
  • 广东结束阴雨天气 周六起气温将逐渐回暖
  • 市政府党组扩大会议:全力推动政府工作再上新台阶
  • 在梅全国和省人大代表集中视察 谭君铁参加座谈会
  • 股票价格大涨 亚马逊CEO成美国“史上最富”
  • 股票价格大涨 亚马逊CEO成美国“史上最富”
  • 韩国总统文在寅说解决朝核问题是任期内目标
  • 国际观察:韩总统敦促道歉 韩日“慰安妇”风波难平
  • 马克龙:“一带一路”倡议为法中合作带来众多机遇
  • 世界首座双层六线钢桁梁铁路斜拉桥在渝落成
  • 注意!这波流感来势凶猛,梅州有医院就诊孩子已翻倍!
  • 太狠了!高高兴兴去喝酒,梅州一男子却连抽三把刀欲砍朋友…
  • 痛心!冷雨夜梅州一小车冲入池塘,2条生命就这么没了!
  • 推动梅州生态文明建设!全面推行河长制,2020年将实现这样的目标!
  • 中央军委向武警部队授旗仪式在北京举行 习近平向武警部队授旗并致训词
  • 中央军委向武警部队授旗仪式在北京举行 习近平向武警部队授旗并致训词
  • 杨丽萍执导舞剧《平潭映象》福州首演
  • 三国艺术家联合创作百老汇音乐剧
  • 电影《前任3》票房破14亿 豆瓣评分却仅有5.9
  • 大型现代吉剧《黄大年》在吉林上演
  • 展现上海风貌 "欢乐春节·上海文化周"亮相纽约
  • 《太空救援》明日登陆中国 再现1985年真实太空历险
  • 球星皮蓬望儿子篮球方面超自己 小皮蓬今年15岁
  • 摩纳哥小胜尼斯晋级法国联赛杯四强
  • 天津女足退出职业联赛后续:两队员加盟长春女足
  • 德国前锋乌特将到沙尔克04 签约至2022年6月30日
  • 反绝杀!艾灵顿0.3秒绝命上篮热火客场险胜猛龙
  • 梅州客家俱乐部官宣:港超小将加盟梅州客家
  •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