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德楼与钟孟鸿世家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6-03-09 08:38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蕉岭新铺镇萱德楼,是素有“京华三支笔”、“铁笔御史”之称的清朝进士钟孟鸿的故居。这座并无半点奢华,古朴厚重的建筑,曾走出了“五代文武科甲”,可谓人文蔚起。近日,欣闻当地党委政府为保护历史名人故居,从有限的财力中拿出逾百万元资金进行抢险维修,让这座具有客家独特风格、文化积淀深厚的古建筑,重新焕发出昔日风采。

维修前的萱德楼外景

维修前的萱德楼外景

蕉岭县博物馆收藏的钟孟鸿行书七言联

蕉岭县博物馆收藏的钟孟鸿行书七言联

在蕉岭县博物馆二楼的钟孟鸿塑像

在蕉岭县博物馆二楼的钟孟鸿塑像

  □徐少同

   核心提示:蕉岭新铺镇萱德楼,是素有“京华三支笔”、“铁笔御史”之称的清朝进士钟孟鸿的故居。这座并无半点奢华,古朴厚重的建筑,曾走出了“五代文武科甲”,可谓人文蔚起。近日,欣闻当地党委政府为保护历史名人故居,从有限的财力中拿出逾百万元资金进行抢险维修,让这座具有客家独特风格、文化积淀深厚的古建筑,重新焕发出昔日风采。

  人文积淀深厚之萱德楼

  早春二月,我们一行人从梅城驱车前往采访。在钟孟鸿故居,我们见到了钟棠义、钟衍桓、钟纪泱、钟云可等人。此时,维修工人正在搭好的“蛇皮布”篷下的竹脚手架上,凿去墙壁的表面,为维修做前期工作。

  萱德楼,坐西北向东南,三横两层走马楼杠式布局,楼高8米,悬山顶,灰瓦面;沙灰夹石垒墙,厚25厘米。正大门上方题有苍劲有力的“萱德楼”三个大字,落款为“清咸丰六年进士贺寿慈书”,题匾者贺寿慈为朝廷一品尚书;东大门上方题有“耒经巢”,落款“清台湾巡抚丁日昌敬题”(丁日昌是丰顺籍客属名人);通屋为拱券式通廊住房结构,分上、中、下廊。上廊为敝廊厅,中廊为过廊,下廊为门廊;后有上铺三合土下砌麻石条的楼梯通往二层。左右次间为敝厅对称。穿斗与抬梁式木质梁架,木质楼板,护栏用木板和三合土墙混合构筑,有24间房,面积800多平方米,距今有220多年历史。

  该楼四周均是绿色田园风光,西边是滔滔东流的石窟河水,东面为秀丽的霭岭山峰。乡道四通八达,好一座阴阳相济、人丁兴旺、人居环境优美的古楼。

  “我们钟琅公后裔子孙世代繁衍生息,至今有800多人。”72岁的钟纪泱说。

  供职于蕉岭县民政局的钟云可介绍:“翻开历史,自清代、民国至现在,我们钟氏家族人才辈出,有文武进士2人,文武举人5人。在清朝刑部主政、御史大夫1人,知县3人,晚清驻美旧金山、纽约总领事1人,民国时期广东省政府秘书长、新加坡南洋文学院院长1人,中山大学俄文系、地理系主任各1人,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省长1人,大学教授、工程师、教育家、书画家、学者多人。”

  他接着介绍说,“蕉岭县志有据可查,自民国以来,孟鸿公家族中有大学生130多人,其中女大学生36人。他们学有所成,在不同的岗位上为国为民尽心尽责。其裔孙散居世界各地,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等地,他们虽然侨居异乡,仍然心怀祖国和家乡。”

  这座古楼,在漫长的岁月中,见证了历史的发展,也经受了岁月的沧桑和风雨的侵蚀。由于长期没人居住,又年久失修,西面厢房已崩塌,如不及时保护维修,不用多久,一座承载了历史荣光的老楼将不复存在……

  族谱、史料见证钟家荣光

  我们边看边拍照后,一起来到不远处的钟棠义叔家里,继续漫谈。

  现年86岁的钟棠义,拿出了家谱和其他资料说:“萱德楼是清朝乾隆年间的举人钟琅公修建的,他是我们钟氏第十七世,我本人是廿二世,纪泱、衍桓、云可是廿三世裔。这座祖屋一直到清朝同治甲子年,钟琅公的孙子钟孟鸿(进士、铁笔御史)等三代人才续建完成。此屋也是抗日将领钟岱将军的出生地。”

  76岁的钟衍桓述说:钟孟鸿的祖父钟琅,字昆圃,乾隆壬子科举人(1792年)。曾任电白县教谕。钟琅公在会试之后归乡心切,写下了《早行》一诗:

  唤仆吹灯束晚装,出门月色十分光。

  板桥霜重留人归,山路风寒客断肠。

  茅店未开休问酒,梅花不见只闻香。

  挥鞭马上催行急,一片归心在故乡。

  其科场已毕后归心似箭,星夜兼程赶回家乡的思乡之情跃然纸上。

  钟孟鸿的父亲钟李期,字仙根,嘉庆庚年科举人(1810年),官任博罗县正堂。在上京途经河北、邯郸的客舍里,也曾挥毫题壁写下“休论谁幻与谁真,富贵神仙总化尘。十二万年浑一梦,先生也是梦中人”的诗篇,足见其在赴京赶考遇挫后仍豁达乐观的性情。

  钟孟鸿之母黄氏,是蕉岭县霞黄村举人黄香铁的妹妹,是黄香铁撮合了妹妹与钟李期的婚姻。黄香铁是著名诗人和地方史学专家,一生著述甚丰。其《读白华草堂诗集》《石窟一征》《诗纫》《经馂》等,涵盖诗歌、历史诗话、地方志及经济领域。因文才了得,受到朝廷钦赐翰林院待诏。

  “铁笔御史”钟孟鸿

  钟孟鸿(1820-1888),字遇宾,家名博贵。他自幼天资聪慧,素有神童之称。有一次,嘉应州学台有意试学子们的文才,在课堂上出了一下联征上联:“双塔隐隐七层四面八方”。学子们均摇头摆手,不能应答。小孟鸿却幽默地说,同窗们已经答对了。学台惊问何故?孟鸿微笑说:“孤掌摇摇五指三长两短。”学台不禁赞叹:“好对!”

  清道光十五年(1835)秋,钟孟鸿参加广东乡试中举人,咸丰六年丙辰科中进士,出任福建省监察御史、刑部主政等职。他一生为官清正,刚直不阿,敢于直言进谏;办案必求审慎,以期无枉无纵。人称“铁笔御史”,朝野咸钦。有联句赞曰:“一肩行李,两袖清风。试问官宦场中能有几许?执法如山,刚直不阿。且看刑部主政孟鸿如何。”

  他能诗善联,在京城冰窖胡同镇平会馆寓所门联“地连珠市口;人在玉壶心”,用当地风光抒发冰清玉洁、高风亮节的情怀。厨房联“长安本是贵米处;天下当如宰肉观”,此联用唐代诗人顾况调侃白居易“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和陈平贫贱时分肉忧心怀天下的典故,抒发艰苦磨砺的情怀。他与寓京客属举人黄鸿藻(黄遵宪的父亲)、何如璋、邓铁香、龚蔼仁等交谊深厚。

  钟棠义向笔者感慨地说:“孟鸿公任职京城,也为家族成员营造了良好的读书环境。其二弟钟仲鹏中了举人副榜,三弟钟少鹓是贡生。长子钟颖阳,同治廩生。外甥陈展云、陈展骐兄弟都中了举人,他们在科场中均有不俗表现。他还扶掖家乡后进,像黄遵宪、胡曦、陈元焯都拜在他的门下。其母亲黄氏逝世后,即返乡丁忧三年,主讲潮州韩山书院,一心教书育人,著书立说。他还在宗祠上堂的两边写下了‘忠廉·孝节’以告诫子孙。”

  钟孟鸿于1888年在北京病逝,灵柩由京城运回乡梓,葬于今梅江区扎田村筝出子岗夫子弹琴之地。坟墓面积仅为一平方丈的小坟,其清贫廉洁可见一斑。

  麒麟家声文风蔚起

  孟鸿二弟钟仲鹏,博学多才,咸丰年间副榜举人。曾为其舅父黄香铁所著《石窟一征》刻本出版校对、注释。又为桂岭书院重作《序》及作《上梁文》。

  三弟钟少鹓,为人忠厚豪爽,咸丰庚甲贡生。

  孟鸿之长子钟颖阳,字子华,才华横溢,同治廪生,与黄遵宪、丘逢甲、梁诗五等人关系甚笃,常常交流诗文。颖阳的二子宝君娶黄遵宪之女为妻。

  次子钟宝喜字文南,是一位外交家,晚清驻美国纽约和三藩市领事。文南之子钟钧梁娶梁诗五之女为妻。

  三子钟应泰,光绪举人。曾任湖北莱阳、保康、宜昌等地知县。

  四子钟应彤,光绪举人,曾任安徽太和县知县。

  钟孟鸿之长孙颖阳之长子钟殿臣,光绪乙丑科武进士。公孙两进士是五代文科甲的第五代。曾任香山(今中山)守府等职。

  钟孟鸿之曾孙钟介民(1893-1964),黄遵宪的外孙,毕业于复旦大学,留学美国休斯顿大学法律系,是位法律学家。1947年当选国大代表、立法委员,1950年任新加坡南洋大学文学院院长,直至1964年逝世。

  孟鸿幼弟少鹓之子钟应熙是光绪清末贡生,与丘逢甲创办桂岭书院,出任蕉岭中学第一任校长;曾任孙中山大元帅府书记官,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纪念碑文即是其手笔。

  钟应熙之四子钟岱,黄埔军校燕塘分校毕业,1944年国民政府授予少将军衔,是一位抗日将领。日军占领香港后,他配合东江纵队抢救护送茅盾、夏衍等文化名人安全转移至大后方。解放前任广州市保安员警总队长,参加广州起义,为广州解放作出贡献,是广东省、广州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解放后任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组织部副部长、北京市政协委员等。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