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梅州对扫墓的不同说法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5-02-04 10:39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黄映琼

  客家人慎终追远,崇先敬祖,同时也希望通过祭祀祈求先祖庇荫后世子孙,并激励后辈奋发进取,光宗耀祖,因此,客家人极其重视扫墓。

  客家人的扫墓时间常定在春秋两季。“春祭”,一般从出年关(年初五)至元宵节期间,也有延至清明前后的,但最迟不过四月初八,因为民间认为从这一天开始,就闭墓门了。秋祀常在农历八月初一(俗称“大清明”)至中秋节前后,也有在冬至前后进行的(如丰顺)。可见,在物质贫乏的时代,客家人往往会选择过节的时候祭祀祖先,主要是节日食物比较丰富,人神共享,一举两得。

  现代社会客家人的扫墓时间不一。在家的按传统的日子扫墓,外出的则多利用长假(清明、国庆、春节)回家扫墓,体现了传统与现代的结合。

  客家人对“扫墓”有不同的叫法,在梅州地区,就有“挂纸、祀地、铲坟、铲地、割地、【vo3】地、上坟、打醮墓”等八种说法。

  铲坟、铲地、割地:客家人为祖上建造之墓多为交椅状的地堂式墓,俗称为“地”,也有个别地方叫“坟”,由于坟墓多建于山岗上,杂草丛生,因此祭拜时,需对周围加以清理,妇女们用镰刀割去灌木与杂草,五华、兴宁等地“铲坟、铲地、割地”的说法应是由此而来。

  挂纸:这一说法通行于梅县、五华等地。扫墓时清刷墓碑后,用石块将小张黄色草纸(俗称小脚)绕着半月形的墓周压紧划界,一共十二张,俗称十二敬神,代表年度墓祭,民间认为小脚有驱异鬼、隔小人的作用。然后,将一叠大张黄色草纸滴以雄鸡血(现常以红纸代替),放置于墓头,用石块压紧,部分悬空而成挂状,故称为“挂纸”。可见“铲坟、铲地、割地、挂纸”的说法均是扫墓过程中的一道程序,并以此来代指“扫墓”这一仪式。

  祀地:梅县、平远、蕉岭等地都把“扫墓”叫做“【sai1】 地”,《梅县方言词典》、《客家话词典》等相关辞书均写作“酾地”。扫墓过程中有给先人倒酒斟茶,拜完后将杯中茶酒洒在墓前的仪式,而“酾”在《广韵》中有“滤酒、倒酒之义”,因此认为是用“酾地”来代指“扫墓”。但“sai1”在梅县方言除了“【sai1】地”以外,还有“【sai1】七”、“ 【sai1】灶事”的说法,在丰顺丰良还有“【sai1】阿公、【sai1】老祖”的说法,这些祭祀活动都跟倒酒是没有关系的,可见“【sai1】”是表示跟祭祀有关的活动,结合各方言的表现和上古音韵,“【sai1】 ”的本字应为“祀”,表示祭祀之义(详见侯小英的《从民俗中发掘方言字词的特殊读音——以梅县客方言为例》)。

  【vo3】地: 兴宁、五华部分地区有此说法,“【vo3】”的本字待考,用作动词,有“祭拜”之义,如兴宁、五华部分地区有“【vo3】祖公”、“【vo3】神”、“【vo3】一下”的说法。

  上坟:此说法通行于丰顺地区,表示到坟前祭奠死者。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清明节》:“自此三日,皆出城上坟;但一百五日(指寒食日)最盛。”

  打祭墓:大埔常见这一说法,“打祭墓”就是“祭墓”的意思,“打”在此无义,相当于前缀。“祭墓”即祭奠于墓前。《周礼·春官·冢人》:“凡祭墓为尸”;《韩诗外传》卷七:“是故椎牛而祭墓,不如鸡豚逮亲存也。”

  一般而言,流行在同一地区的几种说法,其意义是基本相同的,如梅县地区有“挂纸”和“祀地”两种说法,这两个词基本是等义的,但在一些老人的观念中,“挂纸”和“祀地”还是有细微区别的,死后三年内的祭祀,或旧时因夭折而死不能做墓地的祭祀,都只能叫“挂纸”,三年后捡骨“二次葬”,做墓地后,才能叫“祀地”,但现在都常通称为“挂纸”,可能是因为在客家话中,“挂纸”与“挂祖”同音的缘故。

  五华的挂纸、铲坟也是不同的,“挂纸”一般是在入年关后,到祖宗的墓地前,烧纸钱、只以糖果为祭品,目的是将丰年喜事告慰祖灵,年关祈求祖上来年护佑,如咸丰《兴宁县志·风俗》载:“腊月二十四为小除夕,上祖茔以楮置坟上,谓之‘挂纸’” 。“铲坟”则在年后进行,常是宗族为单位的祭墓,比较热闹、隆重。一些大户人家在年后进行比较大型的祭墓仪式也叫“铲坟”,常会宴请亲朋好友。

  受普通话的影响,现在的年轻人把上述的祭墓仪式都叫“扫墓”,此外,还出现了“拜山”的说法,这应是后期受华侨或粤语的影响产生的。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