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罗芳伯研究的沉寂局面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5-01-14 11:51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李欣祥在印尼考察时在罗芳伯墓前留影

  ●本报记者 刘奕宏

  近日,梅州籍学者李欣祥推出了他的学术新著《罗芳伯及东万律兰芳政权研究》,以崭新的视角、坚实的新史料,对梅州先贤罗芳伯及其在印尼婆罗洲开创兰芳公司的历史,进行深入梳理、考证,提出一系列独特的观点。有学者认为,他的研究打破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罗芳伯和兰芳公司研究领域新成果寥寥的沉寂局面。

  《罗芳伯及东万律兰芳政权研究》一书的研究对象罗芳伯,是嘉应州石扇堡(今梅县区石扇镇)人。清代乾隆年间,他渡海南下,到达婆罗洲(印尼独立后称加里曼丹)西部,率领同胞于1777年建立了一个延续百余年的华人政权——兰芳公司。上世纪中叶,经著名客家学者罗香林研究介绍后,罗芳伯作为南洋客家杰出人物的创业历史才广为人知。

  记者了解到,作者李欣祥是一位企业家。他出生于梅县区石扇镇的华侨家庭,自幼喜爱文史,大学毕业后长期从事企业经营管理,仍勤于笔耕,著有再现梅北中学历史的《梅北演义》等作品。李欣祥注意长期搜集有关乡贤罗芳伯的历史文献,在退休后,他以业余历史研究者的身份,坚持以专业的精神开展罗芳伯及兰芳政权研究。期间,他自费专程前往印尼雅加达、坤甸和东万律等地,对罗芳伯和兰芳公司遗迹进行实地考察。此外,年过花甲的他不辞劳苦,在梅州的丙村、白渡、西阳、长沙、城东等乡村进行田野调查,历时有年,收集到一批与罗芳伯、兰芳政权其他成员有关的最新文献和信息。

  李欣祥发现的新史料包括1914年修编的《凤岭刘氏族谱》,理清了兰芳政权晚期领导人刘阿生的家世及后裔情况;公布了1939年肖肇川撰写的《罗芳伯传略》,学界可据此重新审视罗香林等人的研究路径;亲赴坤甸搜集到华人谢官友“罗芳伯于坤甸乌山象嘴登岸”等口述史料,确认罗芳伯祭神驱鳄之地——坤甸新埠头伯公沟;拍摄到同治十年(1871)兰芳公司在淡水港公馆所立的旗杆,发现了在东万律兰芳总厅遗址瓦砾中找到的“气贯九重”巨匾;确认了《兰芳公司历代年册》所说的石扇堡水口神坛——红宫子,等等。

  历史学者华南洋认为,作者就罗芳伯与天地会的关系、兰芳政权的领土面积、政权性质、机构设置等重要问题提出了自己独到的新观点,解决了兰芳公司研究中众多悬而未决的问题。最重要的研究突破有两点:一是根据光绪《嘉应州志》载“吧城博物馆藏有兰芳大总制衔牌”、《嘉应州志》志书参修者张煜南是兰芳公司后期事件的亲历者,和《兰芳公司历代年册》中记载“刘台二为兰芳公司大总制甲太”等三段史实,对十九世纪荷兰学者曾亲见的兰芳公司总厅和首领出巡仪仗等大量有关论述的分析研究,指出“兰芳大总制”是兰芳政权最高领导人的官衔,从而否定了罗香林等学者将“兰芳大总制”作为兰芳政权名称的观点。其二是作者对刘台二、刘阿生两位领导人在兰芳公司后期历史中所起的作用作出重新评价。

  读了这本著作的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副院长肖文评教授认为,作者的研究体现三个特点。一是对比考证扎实,论证逻辑严密;二是田野调查功夫做足,找到不少珍贵的文献,并进行认真的考究;三是能综合学术界既有的成果,在此基础上作出对罗芳伯符合历史原貌的最新评价。

  在开展研究之余,李欣祥先生还积极推动罗芳伯故居的维修工作。他对记者表示,罗芳伯故居的修葺(或重建)工作已经取得大岭罗氏家族、石扇旅外乡亲和石扇镇政府的大力支持,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展开,相信在今年适当的时候会动工。建成后将用来布置有关文物和史迹展览,相信这项工程能为海内外群众提供又一个展示兰芳公司历史和纪念罗芳伯的场所。

  当前,我市正在积极挖掘梅州与“海上丝绸之路”的密切历史联系,争取纳入国家“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这项研究成果和后续建设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