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山区水口多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12-10 11:21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松口元魁塔。从梅城坐船往汕头约9个小时,途经此塔下。

  所谓水口,是指水流的入口或出口,是古代风水(堪舆)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术语。我国古代最有名气的风水卜易大师郭璞在其奠定我国风水理论的《葬书》云:“风水之法,得水为上”;“未见山时先看水”;“有山无水休寻地,有水无山不可裁”;“山管人丁水管财”。可见水在风水学中的地位十分重要。风水学中将水来之处称天门,水去之处谓地户,通常就叫水口。天门宜宽大,地户宜收闭;并认为天门宽大来财多,地户收闭多聚财。这是古代汉民族讲究风水时对水口的认识。

  粤东北梅州地区客家先民在长期颠沛流离的大迁徙过程中,或在起伏的山峦之边,或在交错的坑垄之旁,或在逶迤的冈丘之中,或在相连的盆壑之内,或在纵横的河溪之侧,择地兴建房舍,最后成为村落。所以,这些村落必然群山环抱,众水围绕,水流山转,流水穿村而过,因而在江河溪涧的狭窄处一定会形成天然的水口。故往往水口与村口都是重合的。

  经过几百年一代又一代的实践,客家先民异常重视自然环境对自身的影响,并最终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行动准则。崇山敬水,讲究风水地灵,就成为他们择居安厝的精神选择。故梅州客家地区自古就有“入村看水口”之俗语。就是说,一个地方水口能决定一个地方(村落)的人气和财运的兴旺或衰败。加之闽粤赣客家地区风水大师杨筠松(唐末赣州客家人)的风水理论广为流行,他的风水理论形象地总结出水口的类型,把两山夹峙的河溪水口谓之狮象水口;把山势左环右抱的水口称罗星水口;把双峰高耸之间的水口叫华表水口,还要求把不够理想(即风水上认为有缺陷)的水口加以完善、改造,使之成为符合风水术要求的“好”水口。细想起来,这其实也是追求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种行动。

  据笔者不完全调查,梅州各地均有地域大小不同的水口。如:梅县区石壁塘南边;松口镇螺江村西南边,铜琶村梅江边;石扇镇象村河出口处邹屋;城东镇石下村松树窝西北边;南口镇益昌与车陂交界处刘屋;隆文镇以及雁洋桥溪村的村口也有水口。兴宁市最南端,与丰顺、五华、梅县交界处(亦是宁江、琴江与梅江交汇处),有古老的水口镇。大埔县枫朗镇、三河镇、大麻镇,平远县八尺镇毗邻寻乌县南桥镇处,蕉岭县蓝坊镇、高思村等等地方,可以说在梅州各地,地域大小有异的水口可谓星罗棋布。这些水口的设置虽然有浓厚的风水色彩,但也反映了客家先民对居住地山美水美的向往与热爱,他们是在为自己及子孙后代创建一个生态平衡、环境优美、适宜世代安居乐业的生存空间。

  梅州客家先民把水口的设置看得很重要、很严肃,所以如果一个村落水口的“风水”不够理想,兆意不好,他们就会千方百计请风水大师指点,然后加以营建、弥补或改造,使之符合要求。主要方法有造宝塔、建庙宇、架桥梁、筑水陂等。

  最典型的莫过于梅县松口镇铜琶村的梅江边、凉伞岃上的元魁塔。梅江流至此,有松源河汇入,南北各有一座山,从下游1公里处眺望,南边酷似狮子,叫狮山;北面仿佛如大象把鼻伸向江心,称象山,俗称“狮象把水口”。明末清初翰林李二何深感此处水口“山川文峰欠佳”,于是就在此处建造一座笔形巨塔。塔身九层、高50米,现仍矗立于此。为了祷告松口多出人才,又特地在塔下边兴建了一座弥补风水的庙宇“文昌阁”。兴宁水口镇亦曾建有宝塔,有晚清兴宁文人“小峰”的一首竹枝词作证:

  青山突出镇江边,宝塔临流峭插天;

  阅尽沧桑终不变,高昂两字倚云悬。

  原注又云:“塔在水口江边,气象雄伟,塔腰以砖砌成‘高昂’两字。”再来看梅县南口益昌与车陂交界处的水口,东北面的山上建有宝塔(因多次遭雷击而只剩塔身),水口不远处的河道上还筑有陂头。桥溪村村口处的水口,有“螺蛳吐肉将溪水挡住”之说——义安寨山脊酷似一只大海螺,整个山形好像螺蛳吐出的螺肉将溪水挡住,使之回旋流向西边,人们从水口看上去只见水来,不见水走,兆意极好——聚水藏财。

  另外像蕉岭高思、蓝坊,梅县隆文等地的水口,都建有大小高矮不同的宝塔。此处不再赘述。(张自中)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