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以及民国时期的嘉应州城防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12-03 14:42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十甲尾炮楼


梅县博物馆内的克虏伯大炮炮筒


民国廿三年(1934)驻县飞机停降在古塘坪


梅县三乡烽火台遗址

  □陈瑞玲 东方嘉俊

  导读:

  嘉应州在宋朝以前可谓无城可防。至于古梅州城始建于何时,清代乾隆《嘉应州志》称:“梅州城,宋以前建置莫考,宋皇佑年间(1049-1054)侬智高反,陷邕州(今广西南宁市),围广州,岭外震动,郡邑皆戒严,始筑土城为捍卫,周围四百五十三丈。”此即“梅州城”之始建。又载:“明洪武二年(1369)撤州为程乡县,隶潮州府。十月,知县樊思明乃自县治(更楼下)迁于州治(现梅江区政府)。”嘉应州城墙历朝加筑,最大规模为周长985丈,高2.6丈,厚2丈,城南临梅江,城东、北、西三面为城壕。

  外防通过烽火台预警实现乡村拱卫

  嘉应州地处山区,三省交界,历代《地方志》多有“寇乱”的记载,不光有山贼,还有海盗来袭。嘉应州的城防分外防和内防,外防以周边乡村自卫为链条。据光绪《嘉应州志·兵防》载:咸丰年间的《团练章程》第一条“……使乡自为守,民自为卫,且使乡相救援,民相卫护,然后可戢暴安良。”在地方团练下面再建立基层自卫防御网络——“乡约”的组织形式,传统的“乡约”成为实施团练和保甲的中介预备组织。温廷敬撰民国《大埔县志·教育志》载:“大埔县乡约以‘约亭’的形式标示其区域性特色,有所谓‘在城约亭’、‘枫朗约亭’、‘三河约亭’、‘高陂约亭’、‘同仁约亭’、‘百候约亭’等。”其实,现梅江区三角镇亦有“约亭”的地名。

  外防还沿袭春秋以来的防御方法,设立烽火台预警。梅州各地均有烽火台遗址,梁伯聪在《梅县风土二百咏》中有:

  传烽报警起城墙,十里遥连达四方;

  古戌荒凉犹有堠,梅江东下水头塘。

  并注明:“从梅江东下十里,曰头塘,江岸上尚有古传烽堠,立土墩上,如烟囱管焉。”

  头塘烽火台现被工业园开发已无存。现存的烽火台遗址尚有“三乡烽火台遗址”,位于梅县区雁洋镇三乡。全境有烽火台遗址5处,分别在甲坑村割田坪顶、小都村竹头墩寨顶、小都上村西洋坑口、四和村寨顶、四和村义安寨顶,可互相守望。据考证,烽火台原址为宋朝末年所建,台基由石块垒砌,台垣黄土夯筑,内有烽火池一口,以堆放燃料。

  筑城垣内防仍屡被攻破

  在内防方面,筑城自御。在热兵器发明以前,城垣对于主动防御有一定作用。但嘉应州城还是屡被攻破,据乾隆《嘉应州志》载:明洪武十四年,程乡县吏陈伏与县令有过节,便媾和海阳县的海盗饶海隆前来攻城,陈伏作内应,州城很快被攻破。

  又据光绪《嘉应州志》载:太平军曾二破嘉应州城:第一次在1859年,石镇吉率军攻打州城,知州文晟临危不乱,组织官民守城。太平军佯攻东门,却在西门挖地道,埋炸药,敲锣擂鼓,响声不断,以转移官军视听。“十六日黎明,地雷轰发,西城门坍缺三十余丈,守城者皆走,不知所往。”因西门坍塌,嘉应州城失陷。全城军民被杀4000余人。至今梅州民间尚有“东门唔开,西门逼坼(裂缝)”的谚语。后汪政出任嘉应州知州时,发动民众修复西门城楼。

  第二次在1865年农历十二月八日,太平军第二次攻嘉应州时,从石扇镇石峰径以当地农民为向导,星夜偷过伯公坳,迅速扑向嘉应州城。嘉应知州程培霖闻报太平军逼近,逃出州城,乘船往潮州而去。当时守城官军为潮州左营游击将军英秀,满族镶白旗人,奉命驻守嘉应州。他在西城楼见城外旌旗蔽日,烟尘滚滚,知城无可守,回到游击署,先将妻儿杀死,然后穿戴整齐官服,端坐于堂上。太平军涌入州署,康王汪海洋见英秀坐在大堂上,命抬枪齐射毙之。康王念他是个“硬汉子”,把他风光葬在署侧柚子树下。

  清季以降常驻守军备略

  嘉应州何时常驻守军,志书并不明确。《梅州市地名志》介绍“杨文岃”地名时载:“相传北宋名将杨文广征讨南蛮时,曾在此安营扎寨。”宋仁宗皇佑四年“女将杨宜娘,奉旨征讨侬智高,曾在此安营扎寨”。据传杨宜娘驰援杨文广,驻守城北明洋寨,后殉身寨顶。其时嘉应州尚未筑城,无城垣可守,只能驻守在明洋寨山上。

  嘉应州正式常驻军队有明确记载的是在清朝。据《梅县志》载:“清雍正十一年(1733),置直隶嘉应州后,驻军设左营游击1员,统领全州绿营官兵。下设随防千总1员,协防外委1员,分防把总1员,分防外委1员。有马兵、步兵、守兵等共305名。同治五年(1866),设左营游击1员,下属官佐4名,绿营兵263名。还分驻畲坑、水车、官塘、新塘、罗衣、张公渡、南华岭等地。光绪卅一年(1905)嘉应州保安团练总局改为巡防队,成为正规军,二年后改为巡防营,统300余官兵。”民国十一年为陈炯明部所驻,十四年东征时由张民达、叶剑英进驻。后国民政府军黄任寰师长驻梅城,历有替换。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民国的城防兼具有防御性和攻击性。民国廿一年(1932),经当时广东省省长陈济棠的批准,在梅城近郊西厢的古塘坪修建军用机场,并指派国民党第七师师长李铣及梅县县长彭精一负责督建。机场面积600亩,总投资17500元大洋,由梅县永安联合建筑公司承建。当时无机械化施工,全靠人力。经过两年多的紧急修建,于民国廿三年(1934)基本建成主体工程,跑道、简易机库、油库,兵营则未建。随即由粤空军某飞行队派来3架飞机驻防。当时是除广州外广东省的第二个机场。

  1938年日寇在进犯广州之前,派飞机轰炸古塘坪机场,由于多次轰炸,古塘坪一带弹坑累累,其中李屋后面竹林中的一个大弹坑,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尚未填平,人们把此地改称“炸弹坑李屋”,以便后人永远记住日寇的侵略罪行。

  德国造“克虏伯”大炮现身梅州城防

  嘉应州的城防在清朝以前并不为朝廷所重视,所以山贼海盗俱能迅速攻破城池。但自太平天国覆灭于嘉应以后,作为闽粤赣三省边界军事重镇的重要性凸显出来。在1871年李鸿章从德国进口328门“克虏伯”大炮后,着重安置了10多尊在嘉应州作城防之镇。梁伯聪诗云:

  铸字赫然克虏伯,卧苔原日尚多尊;

  城除炮亦归乌有,民教馆中仍一存。

  并注:城未拆前,尚留大炮十余尊,卧城墙上,铸字克虏伯厂造。城拆后移送汕头绥靖公署,仍留一对,现陈列民众教育馆中。

  “克虏伯”大炮的名声在全球军界几乎是尽人皆知,在中国名声尤大。在近代,克虏伯大炮几乎就是中国海防的代名词。

  自李鸿章一口气向德国克虏伯家族买下328门各种口径的大炮后,克虏伯大炮便成为了中国国防的骨干中坚。及至民国,已经在中国国防服役了几十年的克虏伯大炮老当益壮,依然活跃在军阀大战、抗日战争中。八·一三淞沪大战,吴淞口炮台上的士兵就是操着克虏伯老炮在抗击日军。厦门守军司令黄涛是我市蕉岭人,1937年9月,他指挥胡里山炮台一炮将日本驱逐舰拦腰击沉。

  梁诗中提到的克虏伯大炮现仍有一门存于梅县金山顶原博物馆内,炮身全长1.7米,其中炮筒长1.6米,口径为100毫米,重500市斤。虽在露天存放,但至今尚无半点锈蚀,仍露出乌黑光亮的炮筒,炮眼、膛线、后栓等仍完好无损,其中可见德国人所造军火之精良。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