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勤王与兴宁张氏开基祖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10-22 10:44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我们是否可以得出这样的推论:在某种程度上说,文天祥勤王,对梅州客家人口的迁入起了决定性影响?

  文天祥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南宋末其辗转南下抗元,1277年,在江西军事失利后,在粤东兴宁以城西郊为大本营,号召兴宁百姓勤王抗元。他誓忠宋室,每天五更便率众官向北遥拜天子。明亡后,兴宁人民支持南明政权抗清达七、八年之久,这里的地名因此命名为“朝天围”,当地百姓以此纪念文天祥至死不渝的爱国精神。由文天祥奋笔疾书的、每个1.5米见方的“忠孝廉节”4个大字(如图),就曾嵌在“朝天祠”内两边墙上。

  在客家围龙屋朝天围,我们可以感受到当年文天祥金戈铁马,率领众将士奋勇抗元的壮烈景象。惜乎朝天祠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被拆,所保存的兴城西郊朝天围原是兴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离西河桥侧的潮州会馆100—200米左右;而被拆除的朝天祠原址就在会馆斜对面,曾设为文山学校,现已经成为染织厂厂址了。

  客家先民南来之初,包括瑶民、疍家在内的本地土著众多。就是过了许久的明朝中期,即祝枝山编的《正德兴宁县志》所载:“瑶之属颇多,大抵聚处山林,刀耕火种,采山猎原,嗜欲不类,言语不通,土人与之邻者不相往来,不为婚姻。本县瑶民亦众,随山散处,岁收山粮七石正。”当时的水口还是畲瑶土著盘踞,由他们自己管理。以后才王化一统。而在宋末元初,这里自然是山高皇帝远的化外蛮荒之地。

  兴宁水口张氏,以张淑芳(字先腾)为开基祖。他是张化孙的七世孙,原籍潮州府竹篙山下,宋景炎元年(1276)任参军校尉,为抵抗元兵进攻,兵败于水口黄沙洋,后隐居水口圩。近年出版的国内最权威的《中华张氏大典》121页载:张淑芳“生一子瑛,瑛生应翌、应轸、应星,分别起字善士、处士、隐士。父子四人虽为元人,但都不仕元。”读到这,笔者依然心如潮涌:800年前,张淑芳将军视死如归奋死杀敌,与文天祥一起勤王。奈何天命难违,无力回天,在元军铺天盖地卷来之际,其全家毅然进入水口深山与土著为伍,宁可饿死也不吃元禄。如此说来,张淑芳及其裔孙是兴宁张姓里最有民族气骨的了。如今的水口张氏,已成泱泱大族,裔孙远布湖南、广西等许多地区。几年前我出席广西客家文化节,顺道去贺州市参加祭祖活动。其中一脉就是19世纪中期从兴宁水口迁徙过去的。

  有关兴宁水口张姓的来历,1990年我在当地田野考察时,张氏老族谱却有不同说法:说是南宋端宗(1276—1277)年间,张淑芳任潮州参军校尉,奉命往兴宁水口平寇,不幸被贼杀害,其子孙遂定居水口黎湖寨。但有一种可能,此中“被贼杀害”的“贼”,其所指者就是元军!如果此论能成立,则其开基祖就更加壮烈了。

  再说兴宁北部罗浮张氏。南宋末年文天祥部将张元模随主帅南行,兵败后亦坚守气节,逃往罗浮深山老林避难。而当地居民也十分同情这位落难的民族英雄,并乐意接纳他,后与萧氏女子成婚而传张氏一派裔孙。

  写到这里,我们由此可想见文天祥对粤东客家民系形成的巨大影响!但今天我们对文天祥在兴宁朝拜天子及勤王的重大史实、及其深远影响甚少提及,真令人万分遗憾!

  兴宁张氏另外三脉开基祖,分别是张启源、张启达、张启远兄弟。他们是在元定鼎江山以后落基兴宁的。其中张启源还是元朝贡生,官至判循司马。他们表面上和文天祥抗元没关系,其实不然。他们是闽杭开基祖张化孙的9世孙。在宋元交替、风云大变幻之际,张化孙爱国爱乡,其情怀必然影响后世子孙,支持文天祥勤王。据传张化孙和文天祥有密切交往,这就是至今流传张氏的、他为张化孙所作的《像赞》:“公之丰彩,气宇轩昂;公之品行,正直端庄;诗书博览,忠孝名扬。作牧汀州,合郡群黎……德泽开基杭邑,一门父子沐恩光。纂修族谱,报本不忘;钟灵毓秀,桂馨兰芳;绵绵世泽,长发其祥。”如此又可见兴宁张氏三兄弟也与文天祥颇有渊源。

  还要补充的是,元代因战争残酷,人口急剧下降。如《清·光绪嘉应州志》载:“(梅县)松口卓姓八百人勤王,兵败后只存卓满一人。”即使过了相当长时期后的明朝初期,一经战乱,兴宁就只剩下20多户人家,只得并入长乐县管辖。如此看来,从元初到明初,兴宁的确是地广人稀的战后蛮荒之地。元军去后亦鞭长莫及,杂处在土著里面,安全系数更大。所以,一批文天祥的勤王将士和其后的闽赣客家迁入,是顺理成章之事。

  兴宁市目前的张氏人口,上述几脉占了绝大部分。至于由此往外迁出的,更是不可胜数。由此,我们是不是可以得出这样的推论:在某种程度,南宋末年的文天祥勤王,对梅州客家人口的迁入起了决定性影响? 希望专家们就此尤其在其他姓氏方面,再作深入的挖掘与研究。(文/张长兴 图/连志城)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