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遵宪与何如璋襄赞使日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9-24 10:35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郑少斌

  黄遵宪被称为我国晚清时期最有文化、最有教养、最有风度的外交官。提起他的外交史,我们不得不提到另一个重要的人物——何如璋,中国首任驻日公使。光绪三年十月二十三日(1877年11月27日),黄遵宪作为参赞随何如璋出使日本,开始了他的外交生涯,这个清廷派遣的首个驻日使团有30余人。黄遵宪有诗《由上海启行至长崎》生动地记载了当时的盛况:

  浩浩天风快送迎,随槎万里赋东征。

  使星远曜临三岛,帝泽旁流偏裨瀛。

  大鸟扶摇搏水上,神龙首尾挟舟行。

  冯夷歌舞山灵喜,一路传呼万岁声。

  黄遵宪得以在日本任职,乃出于何如璋的荐举,他在《日本国志自序》中说得很明白:“丙子之秋,翰林侍讲何公实膺出使日本大臣之任,奏以遵宪充参赞官。” 黄遵宪出使日本的四年多,是和何如璋在一起的,所以他在这期间的活动与何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何如璋(1838-1891), 字子峨,我市大埔县人。咸丰十一年(1861年)乡试中举,同治七年(1869年)进士。1876年被任命为清政府驻日副使,但未赴任;1877年改任为公使,同年11月26日赴任,1882年3月1日回国;1883年被任命为福建船政大臣,中法马尾战争惨败后被革职充军查办,戌边五年;1888年放还后主持潮州韩山书院,1891年病逝于该院。

  黄遵宪比何如璋小11岁,又蒙何奏请担任参赞官,所以不忘知遇之恩。无论在赴日前,还是在日本使馆任中,甚至在何如璋因马尾战败而受贬斥以后,黄遵宪都十分尊重何如璋。1888年,黄遵宪自香港回国,又恰逢何如璋遇赦自新疆回福建,他缘悭一面未见到,以诗纪之:“公正南归吾北上,欲论近事恨无缘”,表现出相当的知音之感。黄遵宪 1890年写的《岁暮怀人诗》36首中,第一首就是怀何如璋的:

  三年秉节辉英荡,万里持戈老玉门。

  太息韩江流水去,近来心事共谁论?

  1891年何如璋病逝,黄遵宪挽联写道:

  心事向谁论,岂料竟随流水去;

  平生知己泪,为公滴到九泉多。

  在日期间,黄遵宪得到了何如璋的高度信任。“或代公使起草奏稿,或与日方据理力争。”(见王晓秋《黄遵宪<日本国志>初探》)梁启超的《饮冰室诗话》云:“何如璋与清总理外国事务衙门争论的文牍往返数十函,其出先生之手者十七八也。”钱仲联《黄公度先生年谱》曰:“先生在日本参赞任,使馆中事,多决于先生。”可见,黄遵宪在驻日使团中具有很高的地位,在对外事务中的决策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日本四年多,黄遵宪同何如璋一起策划的最重要事件有著名的琉球交涉和朝鲜策略,据记载,彼时重要的外交文献《琉球三策》和《朝鲜策略》均由黄遵宪手撰。

  《琉球三策》是针对当时日本政府吞并琉球的侵略行径提出的,包括上、中、下三策:“一面辩论,一面遣兵舶责问琉球,征其贡使,阴示日本以必争,则东人气慑,其事易成”,“据理与争,止之不听,约球人以必求,使抗东人。日若攻球,我出偏师应之,内外夹攻,破日必矣”,“言之不听,时复言之,或援公法,邀各使评之。日人自知理屈,球人侥幸图存”。力主采用上、中策,也即对日本采取强硬的态度。

  《朝鲜策略》主张朝鲜“亲中国,结日本,联美国”,自强自立,以抗拒俄国的威胁。当时在朝鲜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同政治派别之间展开了空前激烈的争论,对朝鲜历史乃至东亚历史都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它恐怕是最早具世界视野,且残酷而明确地显示了近代东亚的新国际政治地图,并悲剧性地预告了东亚此后所要上演的国际关系史。因此,即使说黄遵宪的《朝鲜策略》是决定近代东亚历史命运的书,一点也不夸张。”(平野健一郎撰,张启雄译:《黄遵宪〈朝鲜策略〉的异本校勘及其政治意义》)

  黄遵宪在著述和日本观方面,也受到了何如璋的影响。何所撰的《使东杂咏》,乃是黄遵宪写《日本杂事诗》的契机之一,黄遵宪还说:“《日本志》,仆与公(指何如璋)同为之,卷帙浩博,可为三十卷,姑未清草。”何如璋的《使东述略》,记载了自北京启程至日本横滨的沿途经过,以及抵达东京后所见所闻,如日本的政治、兵制、学校、国计等;后面附有《使东杂咏》七言绝句67首及其注释。在日本学人公岛诚一郎来访时,何曾问到修史馆的编撰情况等,对修史问题很是关心。所以有学者推测:黄遵宪的《日本杂事诗》及《日本国志》的撰著,有可能是对何如璋《使东述略》及《使东杂咏》的继承。

  总之,黄遵宪在外交生涯和日本观形成的过程中,受到何如璋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