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远差干河:“黄金水道”现“万木漂江 ”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8-27 11:08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1978年木排放运队通过差干河时的情形。(供图/李程)

 

81岁的谢良凤老人挥舞着当年的放排工具,向记者讲述制作竹排的工序。 (林翔/摄) 

 

   见习记者 刘晓娟 特约记者 朱双玲 通讯员 陈慧平

  “哟嗬!放排咯……”平远县差干镇最东端的湍溪村,处于广东和福建两省的交界点上,排工响亮的号子在湍溪、下坝这条“黄金水道”上回荡了几百年,“万木漂江”的盛景更是常常出现。据了解,建国后至上世纪70年代,经湍溪、下坝的差干河仍有三五十艘船航行其间,每年放运竹木排近万立方米。

  一直以来,连绵青山加上温湿的气候,让平远成为了“森林王国”,其中差干镇和泗水镇的林木资源尤其丰富。上世纪80年代之前,平远每年都有大量木材需经水运送至潮汕地区。而这“水运”指的就是把木材搭成排,靠差干河的水流和人力导向往下流“漂”去。

  不久前的“镇村行”采访活动,记者在湍溪村见到了当年的放排工之一、今年已经81岁的谢良凤老人。当年,湍溪村许多粗壮汉子为谋生计,当排工走汕头。谢良凤是湍溪竹岭村人,由于水性好又会放排,他和亲弟弟一起被竹岭生产队安排去放木排。“我们整个放排队有20多人,都是属于平远县差干镇森工站的。放运木排通常在差干河或下坝河(湍溪河)扎排,每排约40米,四排为一练。”谢良凤老人告诉记者,起初因滩多水浅,每排均有2人,每练有8人,每练长约160米。过险滩时,以排为单位通过。“到水面宽阔的河道,比如蕉岭长潭、梅县松口这些河段,人数就逐渐减少到每练4人或者2人。”

  排工都是带足粮食,吃住排上,一直到目的地潮州、汕头,全程大约费时18至25天。一次放排到沙坝圩的经历让谢良凤印象深刻,“那是在沙坝圩过夜,第二天起来发现河水很浅,竹排被搁浅。先行的几个人又走了,两个人根本挪不动竹排。心想只能等到‘五月天’下大雨才能再次起航。没想到那天正是五月节前后,第二天下午就开始涨洪,停在河岸的排一夜之间被冲走200里水路,一下子就到目的地了,都是老天照顾啊,不然就完成不了任务了。”

  “在排上的日子非常艰苦,经常要忍受叮、冻、饿。”谢良凤回忆当年的日子说,冬天时需要把厚厚的外套挂在棚子两端用来挡风,夏天挂了蚊帐还被蚊虫咬,常年浸泡在水中的双脚更是经常溃烂;有时候着岸休息时错过了卖菜的,就要饿上好几天。“讲起撑排正孤凄,秆荐准蓆笪准被。脱掉衣衫日头晒,背驼哔叭像拖犁。”年复一年夏去秋来,排工的生活之艰辛,由这首据说至今还在平远流传的客家山歌《排工自叹歌》中可见一斑。

  而更令放排工人时时担忧的则是途中的各种意外和危险。“做这种工作,真是生死天注定。”1976年,谢良凤和一个同村的人放排到松口时遇上大雨,他们把木排绑在岸边的树墩上防止被冲走,然后谢良凤就去上岸买菜,顺便拿些竹篾来绑船。“我们的排当时停在梅东桥,一个人在船头,一个人在船尾,在我将竹篾传给同乡时,突然‘轰’一声,同乡就被雷给劈死了。”谢良凤老人至今心有余悸,“当时我就在旁边,耳朵都差点震聋了,还好我命不该绝,活下来了。” 放排的生活辛苦危险,但放排人也能苦中作乐。“我们一路唱山歌往下走,沿途有人和你驳山歌,很风流。”

  谢良凤老人回忆说,到1978年,蕉岭兴建长潭水库,河道封水,放木排森工站被“关转并停”,而他只好回家种田。随后平远的公路开始通车,木材运输由“水道”转为“陆运”,放排由此成为了历史。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