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之康王汪海洋在嘉应州墓葬之谜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8-13 15:04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位于现在梅城西郊的仁风楼,是当年太平天国康王汪海洋的梅州总指挥部。


由谢友祥著的长篇历史小说《梦断嘉应州》,在尊重史实的前提下展开想象,讲述的正是太平天国天京失陷后,南方的最后一支部队在康王汪海洋的带领下,从闽西进入嘉应州(今梅州市)后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该书于2009年在本报连载。


我市文史作家邓锐所著的《太平天国梅州征战记》,是一部全景式呈现康王汪海洋率领大军征战梅州的的史学著作。 (供图:邓锐)

   □丘祥昌

  骁将康王汪海洋(1830-1866;下称康王),安徽全椒人,在石达开部下,因赫赫战功被封为康王。1865年统率近十万兵力,从江浙至江西福建进入嘉应州后,被清军派兵重重围困。1866年1月28日(同治四年十二月十二日),为冲出重围从嘉应州内带兵出击清兵,在梅县城东指湖顶被叛徒告密其身份,清军集中火力进攻。在激战中,康王不幸头部中弹坠马后,抬回嘉应州城,抢救无效,在死亡后不久,多备空棺分四门出,声言葬康王。传闻金打棺材银打盖,棺内陪葬有大量的财宝。在康王葬后近一百五十年间,据民间流传有五次“改(挖)康王”(即盗其墓),却没找到,一直成为墓葬之谜,还被有关报刊说成是清代以来100个之不解之谜之一。

  康王战死后第一次“改康王”的情况。据光绪《嘉应州志》载:“逮丁卯(1867年)秋,肖孝廉国香,偶遇平远贼中逃妇,为言汪毙后,为地道于署东放生池,凡三折乃瘗,棺中财宝无数,垫棺亦四金砖,肖涎之,力言于刺史周公士俊,请得而戮之,订得金,肖取其二,一为挖费,一充公用,刺史初许之,继不谓然,偏告绅耆,议止之,肖不可,遂于中秋夜后开挖,不得又屡易其处,至二堂亦至六七尺,见古石础二乃止……”如文中所述,嘉应州孝廉肖国香,无视制止擅自挖掘,当然是一无所获只好作罢。

  第二次“改康王”是在上世纪30年代初。当时民间流传着一首歌谣:“梅县县长石扇彭,日日食里喊拆城;南门当作康王窑,殊知挖尽都是零”。这首歌谣唱的正是民国梅县最出名的县长彭精一欲“改康王”的情况。彭精一为啥会认为康王葬在南门墙下呢?传说是这样的:梅城某商号驻穗办事员梁某,听一位自称是太平军后裔者说,他听先人说,康王是葬在南门口,梁回梅后将自己所闻讲与人听,辗辗转转传进彭的耳朵,因而彭便有“拆南门”这一举。当然,彭精一县长拆城是为了老城改造,民间歌谣不过是附会之说。

  第三次“改康王”,是在解放初时。有梅县干部甲某出差至湖南长沙,遇当地干部某乙云,其先人系康王汪海洋的亲兵,知康王葬于嘉应州城梅江河对岸不远的地方,某甲回梅县后,将所闻向上反映,有关领导据报按址(在今梅南街南边中间龙王宫、火神庙附近)挖掘,但同样一无所获。

  第四次“改康王”,大概是在1964年。有一个来自四川省的人,自称其祖先是康王的厨师,康王死后下葬后,其祖先绘有一简图标明葬处。有关部门按图来到城东书坑乡艾子坪(佛子高)坳顶左边挖掘,但又扑了个空。

  第五次“改康王”,则是在1974年。当时有人在梅县松南大黄乡,发现一坟墓与众迥异,且在附近发现有琉璃玻,是宫廷用物,有人认为可能是康王墓葬,后经有关部门组人挖掘,仍然没有找到康王墓穴。

  人们“改康王”之因,都是为了想找到藏在墓穴中的金银财宝。对于棺内随葬的大量金银财宝也被受到种种质疑。据民间传说,康王死后“金打棺材银打盖”,还有许多珠宝去陪葬,是有一定可能性的。但当时作为“流动式”的行军打仗,是不可能携带大量金银的,加上死后短暂停留就匆匆下葬,是来不及打造的。所谓金打棺材银打盖,这只不过是泛指棺内装的贵重财宝如此之多的意思。

  其实,据载太平军在“嘉应州一带……将清军勇丁截杀,夺取清军犒军银物”【邓锐著《太平天国梅州征战记》第234页;下称《征战记》】。在当时是应该有相当数量的财物在康王手中,而追随康王的胡永祥、谭体元对康王有深厚情感,“封建正纯观念强”,为图个吉利,让康王到阴间地府后,用这些金银财宝去收买大小鬼保佑太平军打胜仗,让太平天国今后能有昌盛之心理,因而把相当数量财宝陪葬在康王棺木中,也是有可能的。

  对于为什么五次“改康王”之墓而不获的原因,也是众说纷纭。由于“怕死的康王疑心重、心计多,每次出行必有七个经过化妆与他一样者相伴”【《征战记》第215页】,从这一心理状况来说,是不可能声言葬礼的公开举行。而追随康王的胡永祥、谭体元等高级将领,也怕康王葬后被盗或被鞭尸,“而埋葬者则皆全被杀”【《征战记》第216页】。故让人至今不知其埋在何处。有资料显示,康王下葬时弄得声势甚大,所谓“四棺出四门”,一般认为这是为了迷惑人们的,然而这一悬谜还有待人们拭去历史的迷雾慢慢揭开。

  当然,不管康王墓之谜案如何,作为太平天国最后一支大部队在梅州境内全军覆没,曾经引发史学界太平天国研究者的巨大兴趣,其中正如清军名帅左宗棠在上奏清廷时说:“太平天国兴于嘉应(指太平天国领袖洪秀全祖籍是梅县石坑人),灭于嘉应。”这一句话也被史学界有关人士认为“嘉应州客家人在晚清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此当是不刊之论。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