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个“吾田”何其苦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7-30 10:24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胡希张

  我经常读到“吾田”、“盲田”这样的词,如“今日吾田见到你”、“吾田得失就无行”、“盲田嬲够就喊归”、“话哩盲田就盲田”。

  “吾田”、“盲田”这两个词,曾经让我不明就里。读得多了,捉摸得多了,才幡然悟出,原来是“今日唔曾见到你”、“唔曾得失就无行”、“吂曾嬲够就喊归”、“话哩吂曾就吂曾”。

  接着,我又有了新的迷惑:为什么要将“曾”写作“田”?莫非连“曾”字都不认识、不会写,才写一个白水字“田”吗?应该不至于,肯定不至于!

  与各地山歌手交往多了,我注意到有的地方说“唔曾”“吂曾”的口音是“唔田”“吂田”,我终于明白了,那“吾田”“盲田”是按口音写的。如此忠实地守护他那一方水土的口音纯正,真不知说什么好了。而按口语写的白水字,又何止这一个“田”字。

  同是客家话,各县有不同的口音。如若都按口音写字,譬如“真金必须火来炼”一句,兴宁人就要写作“真弓不须火来炼”;“官僚主义高高在上”,大埔人就要写作“官僚主义哥哥在上”了。真这样写,那可就太搞笑了!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一个笑话:某部队参加抗美援越大游行,一路振臂高呼口号,连指导员忽然听到领呼口号的班长高喊“美帝不败!越南不胜!”跑步上前制止,回到营房,立即找去连部谈话。好得有位兴宁老乡排长赶紧去说他喊的就是“美帝必败!越南必胜!”兴宁口音“必”字读“不”,他没有喊错口号,这才无事。他好得只是喊口号,如果是写标语也按口音写作“美帝不败!越南不胜!”,那就成“反革命了”。

  总之,明明白白而偏要按口音写白水字,何其苦呢!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