灶前生火工具一瞥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5-07 11:30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客家人称厨房为灶前,旧时是没有煤炉、煤气灶的,都是用土灶烧柴草来做饭。一般客家人的土灶有两个口,一个是放大锅煲水炒菜,一个是放小锅蒸饭、红薯、芋头等。


灰铲和火钳

  客家人称厨房为“灶前”,旧时是没有煤炉、煤气灶的,都是用土灶烧柴草来做饭。一般客家人的土灶有两个口,一个是放大锅煲水炒菜,一个是放小锅蒸饭、红薯、芋头等。在灶头上面放油盐酱醋、瓶瓶罐罐等。而位于灶口的正前方,距灶膛口一米开外,围着的是堆放柴草的地方。靠灶头前则放置着几件生火的用具:吹火筒、烧火棍、火钳、火铲、火叉等。烧火是件麻烦又讲究技巧的活儿,点火、添柴、拨弄、吹气、疏通样样有学问。过去土灶不通风,要想火不熄灭,火势合适,就离不开这几件宝了——

  吹火筒:是一截不到两尺长的竹筒,一般有三个竹节,前两个打通,第三个钻一个小孔,一头吹气另一头出气。做饭时,一个人既要在锅里炒菜,又要给灶膛添柴,总有衔接不好的时候。如果柴禾接不上火,明火自然会熄灭。要想火重新燃起来,得在添加柴火后引火;还有,有时只需要用小火,有时又需要大火。将吹火筒有眼的一头凑近火苗,一头接在嘴唇上,深吸一口气,鼓着两腮用力猛吹,吹得火星熠熠生辉,靠着的柴火自然就燃起来了。吹火筒在以前,是人们做饭的好帮手,底部的那端常被烟熏火燎得发黑,并带有残缺,而接嘴唇的那一端,却被手摸得油光滑亮的,竹皮纹理清晰可鉴。

  烧火棍:是人们从干柴堆里随手取的一根木棍,烧火棍大约一米来长,多选用拇指粗细且较直的木棍,只要用着顺手就行。烧火时用烧火棍将柴草挑起,火就会很旺。需要小火时,就用烧火棍把柴草压在灶底。烧火棍用的时间久了,会越烧越短,短到不好拿了就当柴火烧掉,再找一根。烧火棍不但是客家人做饭不可少的工具,也是各家各户用于自卫的最方便武器。半夜鸡叫,外面有动静,随手从锅台边拎烧火棍就可以撵出去;孩童淘气了,挨烧火棍打也是最多的;院子里,狗咬猪,猪粘狗,轰它们大多也是用烧火棍。烧火棍可以说是一个绝对服从领导、听从分配的好家庭成员。

  火钳:主要是在烧火时用来添加柴火。烧水做饭要用火钳不断地往灶膛里添柴火,火才不会熄灭。钳一般由铁匠打成,样子像剪刀,分成两部分,由手柄、钳肩、钳臂组成,在钳肩处相互交叉点安装一螺栓便于活动。钳的一头是两个豆瓣形的把手,中间有铆钉将其连接起来。另一头就与剪刀不同了,是长长的铁脚,打铁师傅将其顶端打成薄薄的圆形,这样更容易钳牢各类东西。这两根铁脚一定要长,不然手就得往灶坑深处伸,火就会烫伤握在把上的手。在上世纪80年代,好多人烧起了煤,烧煤最常用到的就是火钳,换煤时既不会夹烂煤,又可以减少煤逐块夹出时热量的损耗和煤灰的撒落,非常方便实用。

  火铲:主要是用来掏灰,如果灶膛锅洞里积了灰,火力就不猛,就得用火铲掏灰,可以用火铲伸入灶膛锅洞里掏,也可以从灶膛锅洞底下的灶坑里伸上去掏捅。它的铲头由铁或钢制成,类似平底锹,前头为平直的利刃,后面根据用途安装长短不一的木柄。其中长木柄多用来掏灶坑里面的灰土,而短木柄则用来掏火炉里面的炉灰。

  火叉:除了具有烧火棍的作用外,“U”形的样式上有一铁箍连接木把,两齿锋利,人们在烧火的同时,常常还会烤东西,穿上两个玉米或是红薯,放在灶膛里烧熟,烧的同时要不住地翻动,才不会烧糊。烤出来的玉米、红薯又香又好吃。

  弹指一挥间,在城乡一体化和新农村建设中,乡村也电气化了,煤气灶、电磁炉毫不客气地把土灶挤出了人们的生活。土灶、烟囱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这些客家人灶前的生火工具,从此就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难觅踪迹。

  (蓝辰)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