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客家话的书面语 与胡希张先生商榷(两则)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5-02 09:52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A 也说“须菇(菰)”与“须古”

  看了“漫说客家话白水字”第25期胡希张先生的《话说“须菇”与“须古”》一文,对胡先生主张把“须菇”写成“须古”的主张,笔者并不赞同,个人的意见认为:

  一、客家话把“胡须”叫做“须gu3”,应该是出自一种形象的称谓。

  有一种植物叫“菰”(音gū),禾本科,菰属,多年水生高秆的禾草类植物,茎中因寄生菌的作用而形成笋状结构,称茭白笋(客家人又叫做“禾笋”;如图), 可做蔬菜,可供食用。凡是见过菰的人都知道,一大片的菰看起来就跟浓密的“胡须”一样。

  二、胡先生把“牯”叫作“古”来作为此字的例证,似有些牵强。众所周知,在客家话中还有把“发霉”称为“生gu3”, 同样应该是一种形象的比喻,如果写成“生古”的话则说不通了。

  三、有时菰又同“菇”,如香菰、草菰等。把“须gu3”写成“须菇”应为通假之作,且“菰”字较僻,为方便表述应说得通的。若真要考究,则写成“须菰”较为准确。

  不知此陋说是否正确,提出来仅供商榷。(邹家皿)

  B 胡希张先生:

  你好。阁下在《梅州日报》发表“漫说客家话白水字”的专栏文章有20多篇了。中肯之见不少,有纠偏作用。不过,其中的两个字,我有不同看法。

  一、在《同是水溢,说词有别》一文中说:“pu2”就是“鋍”。“pu2”我不懂。从你的释义中,我理解是“潽”。然“鋍”毕竟是“江苏俗”。《辞海》说:“潽(pū)液体沸腾溢出。如:稀饭潽了。”可见“潽”才是“梅州俗”。因而可不用“鋍”。

  二、在《“公式掞揞”的艰难选择》一文中,你认为客家话“yam4”胡椒,应写作“揞胡椒”。又说《实用汉字字典》对“揞”的释义:①掩藏。②用药面儿或粉末撒在伤口上。

  我从《辞海》看到的却是:“揞(ǎn)①掩藏。②用药面儿或粉末敷在伤口上。”《现代汉语词典》也说是“敷”。同是“揞”字,释义却有别。这只能说是其中一种释义有误或不够准确。假如《实用汉字字典》释义错了,“揞”字岂不也成了“白水字”吗?当然,也不排除客家话在形成、传播的过程中会发生读音、本字、释义三者之间的不断变化的情况。

  另外,有三个字我觉得可以用起来。

  一、馣字。《辞海》说:“馣(ǎn,又读yǎn)芳香”。《康熙字典》说:“馣,集韵衣检切音奄。博雅馣,香也。”

  我认为,客家话读“馣”与“腌”同音。现时市面上众多小吃门店摊档里,有“腌粉”、“腌面”字样。然而,粉、面不是“腌制品”。如改成“馣粉”、“馣面”,会否更贴切呢?毕竟,馣粉、馣面闻着香,口感也香。

  二、胣(同“公式”,现代汉语写作“肔”)字。《辞海》说:“胣(chǐ)裂腹,刳肠。”《古汉语常用字字典》说:“胣chǐ把腹破开,掏出肠子。”据此我认为客家地区流行的语言:“胣鸡”、“胣鱼”、“胣猪”等等,就是这个“胣”字。然而有许多人写成“公式”字,电脑上打不出不说,还有生造之嫌,建议用“胣”或“肔”更好。

  三、堙字。《现代汉语词典》说:堙yīn(书)① 土山。②堵塞。《古汉语常用字字典》说:堙(陻)yīn①填塞。②堆土为山,用于攻城。《辞海》说:堙(陻)[yīn]①堵塞。②堆土为山。

  因此,我认为“堙”也是小土山的另一种表述。

  梅州市内有些山被称作“堙”。如:长岗堙、天字堙、赤堙岗等。可是,许久以来好多人都将“堙”写成“岌”或“岃”。譬如市内公共汽车经过赤堙岗时,车内用普通话报站名说“赤岌岗”(音jī),用客家话报站名说“赤堙岗”(音yìn)。由于站牌上写的是“赤岌岗”,不能把“岌”读成“堙”。于是,普通话和客家话都念成是“赤jī岗”。口语和站牌上写的是对符了,可该地名却“被”改了,我想,假如站牌上写成“赤堙岗”,可就什么话都不会念错。假如书刊、报纸、荧屏、广告等涉及梅州人所称的某某“岌”时,都“岌”“岃”改写成“堙”,就不会出现“本地人半看半猜,对外地人不知所云”的情况了。

  以上仅是我的个人看法。不知读者诸君认同度如何。(蓝晓天)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