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喙码”与“喙嫲”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4-09 11:15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胡希张

  我曾经为客家话“zui3 mɑ2”两个字怎么写苦思过。那是由一首五华山歌引起的。这山歌唱道:

  好久唔曾搭船下,吂知河里咁多沙;

  咁多阿叔公式唔识,莫怪阿二妹无zui3 mɑ2。

  “无zui3(载) mɑ2(麻)”这句话我听得懂,就是“无嘴巴”,意思是嘴巴不乖巧,不会喊人打招呼,不懂礼貌。问题是“zui3 mɑ2”两个字怎么写?“zui3”写作“嘴”或“喙”倒无所谓,反正客家人通用,争执放在“mɑ2”字,有人主张写作“嫲”。有人不同意,认为“嫲”没有什么实质意思,主张写作“码”字,“无喙码”表示嘴巴不知分寸,不会喊人。最后,大家都同意写作“无喙码”。

  多少年来,我也一直这么写着。近年来,我越来越觉得这么写有点问题了。“嘴巴不知分寸”是指说话不看场合,不看对象,不看时间,说出的话不得体。而“无zui3 mɑ2”说的是没有跟大家打招呼,既然连话都还没说,那就根本不存在说话“不知分寸”“不得体”的问题嘛。还有,如“个只细人哩zui3 mɑ2咁乖”这句经常听到的话,如果写作“喙码咁乖”就更显出不妥,因为“码”是论长短分寸的,何论乖不乖呢!所以,不应该写作“码”,还是应该写作“嫲”。

  说“zui3 mɑ2”是“嘴(喙)嫲”,是有例可循的。客家话将鼻孔叫“鼻公”,将耳朵叫“耳公”,将舌头叫“舌嫲”。既然“五官”中的三“官”都附加有一个性别后缀词,那么,同是五官之一的嘴巴也附加有一个性别后缀词“嫲”,不是极自然的事情吗?客家山歌是口头文学,应该不会采用生僻的文绉绉的“嘴码”一词,应该是随口唱出“嘴(喙)嫲”这个日常生活用语来的。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