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帅故乡师友鲜为人知的故事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4-09 11:15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青年叶剑英戎装照


  李煮梦像(李煮梦,字小白。是叶剑英在丙村三堡学堂求学时的国文教师。)

  导读:故乡是人生启航的港湾。在叶帅光辉的革命生涯中,他在故乡生活的时间跨度仅19年,却对他的革命思想有不可估量的影响。记者在工作中,从搜集到的历史文献里发现不少叶帅故乡师友的轶事。这些与少年叶剑英关系密切的历史人物,不但在中国历史上留下可圈可点的轨迹,也对叶帅人生之路产生影响。

  本报记者 刘奕宏

  提示:此文讲述的与叶帅关系密切的师友,大多英年早逝。林修明被清廷杀害时年仅26岁;李煮梦病逝于28岁;卢耕甫活到60多岁,去世于1943年——他们都没有看到叶帅参与建立的新中国。

  近日,记者到梅县区松口镇横西村采访,见当地正在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同时积极搜集叶剑英元帅在这里生活的童年逸事,维修、保护他当年就读的钟傲泉私塾——孔圣棚、父辈做生意的协益店铺、横西小学旧址以及古榕码头等古迹。旨在让游客来这里赏金花茶、体验乡村旅游的同时,缅怀叶帅精神、了解叶帅青少年时期的成长历程。

  在横西梅江河畔虬龙般的古榕下,记者听当地群众讲述叶帅童年随做生意的父母在横西(当时叫横山,后分成横西、横东)的故事。叶帅曾在这里接受启蒙教育,也曾在完成中学学业后回横西短暂任教,嗣后才下南洋、考入云南讲武学校,开始波澜壮阔的革命人生。

  三堡学堂:同盟会老师们的革命轶事

  叶剑英是在1908年入读丙村三堡学堂的。过去介绍叶帅这段求学生涯的传记和文章,也会提到学校的老师谢鲁倩、林修明参加黄花岗起义,以及叶帅参加驱逐潮勇的故事。

  记者从一些历史文献中发现,三堡学堂当时其实是岭东同盟会的重要活动据点。这些历史文献虽然呈现碎片化的特征,但拼接起来仍能还原不少历史事实。

  在叶帅毕生珍藏的三堡学堂毕业证上,列明了一串老师的名字,其中有三位教师的名字引起记者的注意,他们分别是:江柏坚、谢鲁倩、林常拔。江柏坚、谢鲁倩曾相继担任三堡学堂的校长,然而这只是两人的公开身份,他们的秘密身份是同盟会员;另一位不为人注意的体育教师林常拔,其实就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林修明。留日学生于1919年编印的《嘉应五属留东同乡章程》通讯录,明确记录林修明早年使用的名字是“林常拔”,还可以看到林修明在日本留学期间曾加入大森体育会,这个组织的部分成员加入了同盟会。

  三堡学堂创办的关键资助人,是雁洋堡长教村的印尼侨商丘燮亭。他是一位具有爱国情操和改革思想的华侨富商,早在1900年就曾参与上书清廷反对慈禧废黜光绪皇帝的企图。丘燮亭在1908年还作出一项重要的决定,出资支持谢逸桥等人在汕头创办《中华新报》,参与办报的梅州人还有松口梁千仞(少慎)、陈迪予,丙村林百举,黄竹洋曾勇甫,梅南古直等人,并由来自江浙地区的同盟会员陈去病、叶楚伧担任主笔。

  叶楚伧是江苏昆山周庄人,毕业于江苏高等学堂,当他南下广东的时候还有两位同学同行,分别是李煮梦和冯馀生,其中李煮梦悄悄来到三堡学堂任教。李煮梦的祖籍地在今天的梅县区隆文镇,他的祖父李修梅早年跟随丰顺籍的江苏巡抚丁日昌,官至扬州甘泉县知县,从而在扬州定居,已历三代。李煮梦毕业于江苏高等学堂,时传统科举已废除,仍因成绩优异被清廷授予举人的头衔,《民国甘泉县志》的科举部分就记录着李才(即李煮梦)的名字。从繁华的江南回到偏僻的祖居地,李煮梦绝不是仅看看祖上留下的隆文“琪花别墅”或游山玩水,而是以教师的身份做掩护开展革命活动,同时参与岭东同盟会机关报《中华新报》的撰稿工作。1911年,黄花岗起义失败,发表消息和言论支持起义的《中华新报》被查封,作为主笔的叶楚伧从汕头乘船溯韩江而上,来梅州躲避风头,先在松口籍同盟会员温靖侯家暂住,随后来到好友李煮梦所在的三堡学堂潜藏。叶楚伧在丙村期间,有没有与年少的叶剑英撞面不得而知。后贵为国民党中宣部长的叶楚伧在与李煮梦西窗剪烛、高谈阔论的时候,恐怕预料不到,老友在这里培养的一位学生,日后参与推翻了他所效命的国民党政权,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帅。

  李煮梦在三堡学堂期间,发挥诗歌和小说创作的才华,他的小说《新西游记》等作品应该就是在丙村期间创作的,其诗文对叶剑英产生重要影响。与此同时,他与林修明、卢耕甫建立深厚的友谊,据叶楚伧在《一万里山水美人记》回忆:“林修明烈士气质严峻,善饮,丙村之粟酒其烈不让汾酒,行杯斗酒之际,常连饮六七碗。亡友李煮梦素以酒闻吴下,见修明饮,始有虬髯羽士(虬髯客)见褐衣公子(李靖)之叹(形容甘拜下风)。三月二十九日之役,弃三堡教席赴义。”卢耕甫则是西阳堡白宫人士,家乡与丙村相邻,他与江柏坚是两广优级师范传习所的同学,1908年至1909年,又与谢鲁倩分任嘉应教育会的正副会长,因此在三堡学堂内创建梅东中学堂。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卢耕甫出任光复后的梅州州长,后担任民国梅县首任县长(一度称民政长),是与他在革命党人中树立的威望有关的。卢耕甫与叶帅之间的师生渊源今人较少被提及,事实上,卢耕甫任梅县县长期间,推动梅东中学堂与务本中学堂、嘉属官立中学堂、东山初级师范学堂合并,在1912年成立梅州中学,其开学训词就是由已在梅县县政府行政厅任职的李煮梦撰写,叶帅所在的三堡学堂毕业生及梅东中学堂学生得以进入梅州中学就读。直到1913年,东山中学成立,叶帅才转入该校就读,后来担任梅县县长的彭精一,也曾经历丙村梅东中学堂—梅州中学—东山中学的求学生涯,而且未领东山中学的毕业文凭,选择在上海复旦公学毕业。

 


  林修明像(林修明,字德昭。在三堡学堂担任叶剑英体育教师时所用名为“林常拔”)


  卢耕甫像(卢耕甫,原名卢文铎。曾在辛亥革命前夕、叶剑英就读三堡学堂期间创建梅东中学堂。)

  冷圃与南社:或隐或明的人生交汇

  有些书籍提到:叶帅晚年得到一部《南社》集刊,诵读之余,回忆起当年向李煮梦老师请教《诗经》的情景,在书的封面上意味深长地写下这样两句诗:“说部我输李煮梦,小戎离黍出诙谐。”其实,叶帅当年找到的《南社丛刻》第五集,上面刊登有李煮梦的大量诗文,回忆起往事是肯定的,但所谓“回忆起当年向李煮梦老师请教《诗经》的情景”则出于揣测,因为这两句诗摘自叶楚伧的诗作,叶帅借以表达的是他人生中与南社诗人们一段或隐或明的人生交汇。

  冷圃诗社是梅县同盟会员建立的一个革命文学社团。南社则是由江南的同盟会员陈去病、柳亚子、高旭发起成立的革命文学社团,后来发展成全国性的社团,吸纳了冷圃诗社的大部分成员。

  叶帅并未参加这两个社团,为何到晚年仍念念不忘?首先是他的不少师尊就是其中的成员。谢鲁倩是三堡学堂的校长,他就参加了冷圃诗社的活动,与冷圃的成员曾伯谔、钟动、李季子、曾勇甫等人保持密切联系。1910年,冷圃社主李季子病逝,谢鲁倩曾撰挽联:“一角圃,冷清清,我尝过从,兴酣时,也指挥钟王,叱咤李杜;终古天,都梦梦,君遽大解,肠断处,是春风话旧,秋雨怀人。”概括出之间的交往。

  李煮梦是南社的成员,虽然早逝,留下的作品在南社成员中确属上乘,以至叶帅晚年还能背诵他的诗作“调高泣风雨,笔健走雷霆”,“剑气纵横盘北斗,箫声凄咽拂南天”等佳句。叶帅有两首诗作就化用李煮梦《小楼》、《无题》的句子,显示出这位“善七律”的诗人的诗学渊源。

  1916年,叶剑英来到马来亚谋生,面临人生转折的选择。当年云南都督唐继尧作出决定,云南讲武学校从第十二期开始,改变原来只招云南籍学生的规定,向省外以及华侨学生开放。唐继尧之所以作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在云南护国军发起讨伐袁世凯的护国战争得到海内外的支持,尤其是南洋华侨在经费上的支持。

  护国战争中至少有两位梅县籍人士发挥重要作用,凑巧的是两人既是冷圃成员,又是南社成员。第一位是护国军第二军司令部秘书长的钟动,早年留学日本期间加入同盟会,与李烈钧、唐继尧相识,回国后曾发起成立冷圃诗社,推动梅州光复,二次革命期间曾随李烈钧举兵湖口。1916年,护国战争爆发,护国军的讨袁檄文就是由钟动草拟。

  第二位是古直。在钟动的推荐下,古直应邀担任宣慰使,到南洋寻求客籍华侨的支持,包括张耀轩、张步青在内的广大华侨踊跃捐资,舒缓了护国军在军费上的困难。客家人士的热情感染了云南政府当局,在放开招生的限制后,几年间,梅县就有叶剑英、曾举直、赵一肩、李英宗、李秉钊、曾樾汉、曾劲民、曾其清、谢度宏等人考入云南讲武学校。钟动后来在云南省担任教育司司长六七年,跨度涵盖了叶帅在云南讲武学校读书的时间,两人在昆明有没有直接交往和见面的机会,值得进一步的研究。

  还需一提的是,叶帅后来参与广州起义失败后,在香港避难期间,曾得到同乡王锡民的帮助。王锡民是雁洋鹧鸪村人,也是南社的成员,曾参与同盟会在南洋募捐活动,民国后辗转日本、香港经商。喜爱诗文的叶帅,戎马倥偬中与南社人士的密切接触,使他对南社产生深刻的印象。所以到了晚年怀念老师的时候,还专门寻找《南社丛刻》阅读。

  旧中国战乱频频,政局动荡、生活医疗条件较差,上述提到的与叶帅关系密切的师友,大多英年早逝。林修明1911年参与黄花岗起义,被清廷抓捕杀害,年仅26岁;李煮梦1914年在苏州因肺结核病逝,年仅28岁;谢鲁倩1920年在汕头病逝,年仅40岁;江柏坚1922年在广州的省议员任上病逝,享年53岁。只有钟动、卢耕甫活到60多岁,同在1943年去世。他们都没有看到叶帅参与建立的新中国。


  ▲图为李煮梦(字小白)的南社入社履历表。表中清楚地显示他的入社介绍人为叶楚伧。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