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豺”是“肚斋”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4-02 11:37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胡希张

  “三荒四月肚正豺”——客家话“肚sai2”的“sai2”,通常(包括客家话字典词典)都写做“豺”。曾有人问我“翻译”成普通话应该写哪个字?我想了好久也想不出一个理想的字,觉得“馋”字还可以。后来,时而能见到“肚豺(馋)”这种写法。

  近年来,愈来愈觉得“sai2”写作“豺”是白水字,“译”作“馋”也不准确,便回头再对“肚sai2”一词做了一番推敲。

  客家话“肚sai2”应该不是“肚子饿”。肚子饿通常叫“肚饥”“肚饿”。山歌“隔远看到禾标枝,望你救饿吂得时。”“听到公式儿哇哇噭,心肝公式肉肚饥哩。”这两段歌词里就用“救饿”“肚饥”,而不是“救豺”“肚豺”。饥饿,一两碗饭就解决;“肚豺”,撑饱饭也不顶事。

  客家话“肚sai2”也不是“馋”。馋是贪嘴。《客家话字典》:“馋〔cɑm2蚕〕①贪吃,专爱吃好的:嘴~。~涎欲滴。②贪,羡慕:眼~。”显然,“肚sai2”不是这种状况。

  客家话“肚sai2”既不是“饥”“饿”,也不是“馋”“贪”(个别地方例外),而是严重缺乏油水,是“搦肠刮肚”,是“豺削”,一个字,是“斋”。《客家话词典》:“豺 sai2 指长时间没吃肉引起的嘴馋:好久无食猪肉,~死欸。”有山歌唱道:“萝卜豆叶sai2对sai2,公式唔撩你你撩公式。” 萝卜豆叶无所谓“饥饿贪馋”,“sai2对sai2”当然是“斋对斋”了。蔬菜有荤(如葱蒜韭)、素(斋)之分,素菜中又有比较吃油和不太吃油(如芥蓝、油荬)之分,萝卜和豆叶都是很吃油、很斋削的,因此,“sai2对sai2”应是“斋对斋”。由此看来,“肚sai2”很可能就是“肚斋”的转音。不管实际情况是否如此,客家话“肚sai2”写成文字,最好写作“肚斋”,又近音,又明白。即便写作“肚豺(斋)”,也比“肚豺(馋)”好一些。

>> 精彩图文

梅州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