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党50余载,两颗红心跟党走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1-08-14 11:03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夫妻俩同时被省委授予“南粤七一奖章”。

  【梅州儿女】

  ●特约记者 朱双玲

  在平远县东石镇锡水村,有一对入党50多年的八旬革命老夫妻,丈夫参军入朝进藏保祖国,妻子既坚强持家又当好村官。最近笔者发现了这对老党员,专程拜访聆听他们讲述战争故事——

  发现曾令才、黄玉兰夫妻有点偶然,“七一”前夕,省委对党龄50年以上的老同志授予 “南粤七一奖章”。于是,这对党龄双双超50载的党员夫妻便“浮出水面”。丈夫曾令才今年82岁,妻子黄玉兰86岁,分别于1954年和1955年入党。采访过程中,丈夫曾令才思维清晰,声音响亮,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军人的气质。妻子则始终在旁边微笑看着丈夫,不时为我们翻译一些难听懂的话。他们身上的革命激情在这和平年代更显得淡定从容。

  好男儿入朝又进藏

  1949年,年仅20岁的小伙子曾令才经人介绍与大4岁的邻村姑娘黄玉兰结为夫妻。一年后,大女儿出生。此时,抗美援朝战争全面爆发,血气方刚的曾令才积极响应祖国号召,“抛妻弃女”当兵进朝,成为抗美援朝大军中的一员。

  曾令才回忆说,1951 年随部队坐火车跨过鸭绿江入朝参加战斗时,“不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唱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战歌过江的。”他还记得当时的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无联系,不熟悉地形,所能依靠的只有不十分准确的战斗地图,隐蔽向南前进。

  曾令才说,战争是艰苦残酷的。当时战场上食物缺乏,吃的全是国内运送过来的压缩饼干,水成了战士们最奢侈的食物。在一次战役中,他们打完仗后发现不远处有水,便立刻跑过去喝水,待喝完水后才发现水里浸泡着尸体。想到喝了浸泡尸体的水,大家都受不了,把胃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在抗美援朝战役中,曾令才参加过大小战役20多次,子弹曾无数次在身边飞啸而过,也曾多次亲眼目睹司令员彭德怀上前线视察工事防御。曾令才说,参加过那么多战斗,最让他难忘的是1953年抗美援朝战争最后一次战役——朝鲜金城战。在守住412高地时,他所在连128人上战场,最近时跟敌人打到仅300米的距离,待战争结束时,全连仅12人幸存。

  金城战役结束后不久,抗美援朝取得了全面胜利。曾令才也从陆军第103师309团3营8连的一个战士一步步提升为副连长,并于1954年在朝鲜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直到1958年,曾令才才随部队回到国内,驻扎在四川雅安。之后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北培步兵学校学习自动枪、重机枪、轻机枪等使用知识,成了一名指挥官。

  1959年3月,正当曾令才在军校如痴如醉学习之际,部队一纸调令又把他调去参加西藏平叛。曾令才说,在进藏路上,很多战士因高原反应恶心呕吐,但大家还是克服重重困难,不仅要背负百斤重的物资爬山,还要艰苦作战。在随部队进军到昌都时,部队遭遇叛乱分子伏击,曾令才差点被敌人击中。在平叛中,部队一方面剿匪捉土司,一方面放了很多受压迫的农奴,并将土司被没收的土地和牲畜分给农奴。当时部队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听到藏民们说“金珠玛米,米扬米扬迪”(藏语:解放军,真棒)。

  1961年,经历了近三年西藏平叛的曾令才回到四川雅安。1963年,因部队抽调干部到商业战线,曾令才便复员回到家乡。

  铁娘子持家当村官

  从1951至1963年12年间,黄玉兰的丈夫曾令才入朝进藏出生入死,期间只在1955年和1957年两次请假回来探亲。维系夫妻的,只是每月断断续续的家书。黄玉兰说,有很多次因为收不到丈夫的信,以为丈夫牺牲在战场。当时很多人劝黄玉兰改嫁,但她毅然拒绝大伙的好心,留守在家照顾公婆等待丈夫回家,并在丈夫第二次回家探亲后生下小女儿。

  丈夫上战场保家卫国,黄玉兰则在家乡默默奉献。虽然身为女人,但她不甘落后,于1955年光荣入党,在村中任妇女主任,组织带领农民进行土改,成立扶助合作社。黄玉兰说,当年由于交通不便,国家每推行一项政策,公社、大队便要反复开会宣传贯彻。作为妇女主任,她白天带领群众搞农业生产,推广良种良法,兴修水利,晚上常常步行几十里路,或参加各种会议,或挨家挨户宣传土改政策,或组织妇女姐妹上夜校,号召妇女争取解放,获婚姻独立自由。

  老夫妻痴心念党恩

  “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如今会过上这么好的日子。”采访中,黄玉兰一遍又一遍地念叨。1963年曾令才复员回乡后,先后在锡水村和东石镇担任村干部和工厂厂长,直到1990年才退休回乡。黄玉兰则留在家,相继生下两个儿子。现在小儿子还成立了洪兴铸造公司,让全家生活逐渐好起来。

  “跟过去相比,现在真是生活在天堂里,吃得好穿得好,政府每个月还有补助。每年的春节和七一,县镇村的领导都会来看望慰问我们 。”黄玉兰说。虽然年纪大了,老党员夫妻敬党爱党之心依然火热。每年的党费两人都按时上交,而且专门用一个小罐子储存党费。

  如今,在家安享晚年的两位老人对党的事业和工作依然关心,也从未向党和政府提出任何要求。曾令才告诉记者:“我的很多战友在朝鲜战场牺牲了,我有幸活下来见证我们伟大祖国的繁荣富强,所以对今天的幸福生活尤为珍惜。”

>>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