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草根情 山歌一唱55载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1-08-02 11:38   来源: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 2301111 13411225588 [报错有奖] 2278888


  陈昭典在指导青少年学唱山歌。

  ●特约记者 曾仕谦 叶志明

              通讯员 刘小勇

  【凡人写真】

  他没有得过任何奖项,却在民间享有极高赞誉;他奔走在田间地头,歌声早已远渡重洋——“瘦哥”陈昭典,自13岁登台献艺开始,历经55年的农村演艺生涯,把乡村当成自己演唱客家山歌的大舞台。

  “山歌一唱打哦嗨,山歌迎接贵客来,柑子来寻橘子料,有缘有分企前来……”刚到陈昭典家,他正陪一位客人在聊天,看见我们进门,他便起身来上了那么一段山歌以示欢迎,这也让我们知道,眼前这位一袭白衣、满头黑发、精瘦干练的老人就是今天我们拜访的对象——梅城山歌传承人陈昭典。

  之前,曾经从长辈的口中听说过“歌仙”陈昭典的事情,当他们还是半大小子的时候,陈昭典就已经非常出名了。在“客都”农村,无论举行什么活动,只要是有山歌表演的,人们总会自然而然地想到陈昭典,没看到他和他的梅花秦琴,总会觉得缺少了什么。如今,陈昭典已68岁,在乡村舞台上唱了50多年山歌的他,依然精神抖擞、充满朝气,活跃在城乡大小舞台上,用自己酷爱的客家山歌给人们带来欢乐。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客家山歌让他忘却了生活中的烦恼,更加热爱生活,永远保持一颗年轻的心。

  13岁代父务工,初次登台献艺

  少时,陈昭典家住金山街道芹洋村,在读小学的时候就表现出曲艺方面的才干,学校各种文艺活动,都少不了他的声音。然而,就在他读5年级的时候,轰轰烈烈的大炼钢铁开始了,由于父亲体弱,母亲要操持家务照顾弟弟妹妹,身为长子的他便挑起担子,辍学代替父亲参加炼钢。工厂负责人看着他的小身板问:“伐木炼钢的活儿你干不了,你会唱歌不?”“我会唱山歌 !”年幼的陈昭典自信地回答,并当场来上了一段客家山歌,嘹亮的歌声博得了大家的掌声。负责人如获至宝,让他加入了杨文钢铁厂文工团,每天进厂上山,现场构思、即兴演唱山歌,给工人们加油鼓劲。从此,陈昭典开始了他的山歌表演生涯,那一年,他13岁。

  艰难生活咬牙过,客家山歌常相伴

  16 岁那年,陈昭典结束了文工团的工作,回家继续学业。然而,由于家境贫寒,第二年他又再次辍学回家务工,每天起早贪黑、翻山越岭到清凉山挑煤补贴家用。“一开始很不适应,一担50多斤就受不了了,回到家累得要死,后来100多斤也不在话下了。”即使是从事繁重的劳动,也没有减少陈昭典对山歌的热爱。每天白天挑煤,他总是唱着山歌上山,伴着山歌下山,与村民对歌,为同伴找乐;晚上空闲之时,还经常参加当时的农村文化室活动,与人对歌切磋,取长补短,完善自己的技艺。终于,在他18岁的时候,被选中参加了汕头农村文化骨干培训班。在培训班里,他虚心向钟志诚、张照英、陈丙华等请教和学习竹板、梅花秦琴等乐器演奏手法,认真研究他们的唱法、发音,融合自己的歌唱特点,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山歌唱腔、韵味。培训结束不久,陈昭典加入了梅县山歌剧团,继续追寻他的客家山歌梦。即使在文革期间,他也坚持沉浸在山歌艺术之中,别人在外面文攻武斗,他却在静静地学习、研究,不断完善自己的唱腔、技法。

  从未参加比赛,乡间田头当舞台

  上世纪70年代后期,正值壮年的陈昭典因当时的种种原因,“被迫”离开梅县山歌剧团。回到家中的他并没有放弃酷爱的山歌,而是在农闲之余,拿起梅花秦琴,走到乡间田头,为农民们表演,让他们听到正宗的客家山歌。这一唱就是40多年,陈昭典带着他的梅花秦琴几乎走遍了梅州的山旮旯,为农民唱山歌,受到农民群众的欢迎。在农村,提起陈昭典可能有人不认识,但是提起唱山歌的“瘦哥”,还真是无人不晓。在农村演唱的时期,是陈昭典事业的高峰期,他和他的梅花秦琴上过电台、出过国,录制发行的200多张唱片和 VCD 还漂洋过海,如五句板说唱 《梁四珍与赵玉麟》、山歌剧《养育之恩不可忘》等曲目,在旅外客家人中广为流传。直至现在,还经常有老华侨回乡的时候到处打听陈昭典的下落,老歌迷非得亲眼见上一面唱片上的真人不可。然而,说起事业,陈昭典最自豪的还是在乡村舞台上的演出,“那时候啊,演出一台接一台,为了不让乡亲们失望,我曾经一个月赶了30多场演出,上半场东家,下半场西家,一场场唱下来,嗓音一点都没变,大家都叫我‘金嗓子’。”

  陈昭典把一生最美好的时光留在了农村。在55年的演艺生涯中,他从未参加过任何比赛,只是默默地行走在村与村之间,伴着劳动的号角,走家串户为农民群众表演客家山歌。

  客家山歌唱不完,传承发扬最迫切

  在表演之余,陈昭典也非常注重客家山歌的传承,每到一个村子,他都会认真调查挖掘当地唱山歌的幼苗,努力培养好的苗子,对上门请教的山歌爱好者,都会不遗余力地指点、教导。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曾经受邀分别到肇庆、河源指导和培养了一批年轻山歌手,他们至今还活跃在两地各旅游景点,为游客们表演山歌。

  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 人们的娱乐方式不断增多,村子里会唱或者喜欢唱山歌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少。对此,陈昭典大为担忧:“老一辈的山歌手已经六七十岁了,应该多创造年轻一辈山歌手上台表演的机会!这样才有助于年轻人形成自己的演唱风格,更好地传承客家山歌。”他对当前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客家山歌传承,开展客家山歌手培养战略工程和客家山歌创作战略工程,积极培养山歌幼苗和年轻山歌手的举措非常认可,认为是非常及时的,对保护和传承客家山歌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政府重视比什么都重要,希望能培养更多唱山歌的年轻人,让客家山歌能够不断传承和发扬下去。”

>> 精彩图文